法轮大法救我走出绝望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四日】我今年五十八岁,退休前是总会计师。我和丈夫一同受聘为中层管理者,后来又分别进入各自单位的领导层。我的亲属中有很多都是文化程度很高,在社会高阶层任职的,他们经常跟我讲中共邪党为迫害法轮功倾尽国力,高压强制,同时害怕将来被追究,从来不敢留下文件,都是口头传达,他们做的事都是违法的。一位法律界的家人几年前就说:“现在就是不许为法轮功辩护,否则一辩一个赢,法轮功根本就是合法的。”

我从小个性倔强,争强好胜,工作上兢兢业业、一丝不苟,是人们眼中的女强人。我看不惯社会上的不正之风,又不能生活在世外桃源,内心矛盾重重,很累也很苦,多年来身心疲惫,积劳成疾。我患有八、九种病:肾盂肾炎、风湿、妇科病、神经衰弱、失眠、心血管病辐射的前胸后背疼、剖腹产手术后遗症肠轻度粘连,只要工作累了大小便就不正常;双侧乳腺大面积增生,北京肿瘤医院医生建议每半年检查一次,以防癌变;尾骨骨折后遗症,每到春秋季节,尾骨神经压迫大腿,上公交车都困难。

一九九四年,正当我事业有成,家庭和美,一切蒸蒸日上的时候,丈夫得了恶性脑瘤。经北京协和医院、吉林省部队医院、白求恩医大二院专家会诊,认为肿瘤已经超过伽玛刀手术范围,伽玛刀手术已经不行了;人工手术目前尚不具备手术的指症,手术后果不确定;再就是保守治疗,中西结合吃药打针,有临床指症时再手术。丈夫选择保守治疗,但隔一段时间就抽搐一次。

丈夫的病对我的打击又加重了我自身的病。那段时间,我们家整天两个药罐子熬中药,我俩一人一个。医生悄悄跟我丈夫说:嫂子的病比你重,要得精神病。医生说的不错。我一直向往白头偕老的浪漫爱情,视之为毕生追求的幸福。丈夫突如其来的重病象晴天霹雳,刺激的我头脑一片空白,感觉人生到了尽头。没有阳光、没有欢乐,只有悲伤和哀愁。我找不到自我,精神到了崩溃的边缘。

身体的病在表面,心里的病看不见,精神垮了,身体也不行了。有半年时间,我经常在心底呼喊:我在哪?谁能救我!谁能救我!

因为痛苦,所以要找个出路。我找人算卦,找气功师调病,学练气功,能想的办法都想了,都试了,就象溺水的人拼命抓住一棵救命稻草,可是都没有效果。

一九九五年四月的一天,我丈夫下班拿回两本书,一本是《转法轮》,一本是《法轮功》修订本,说是同事送他的。当晚,他看《转法轮》,我看《法轮功》修订本。我心想:反正失眠,前半夜睡觉费劲,不如把书看完。没想到,看了七、八页,困意袭来,眼皮发沉,只想睡觉,倒头就睡,多年的失眠症从那一刻起不翼而飞。

一周后,两本书都看完了,我们俩就到炼功点开始炼法轮功。每天清晨,穿过雾气和露水,沿湖边来到炼功场。身居闹市却没有尘世喧嚣,没有人世间的尔虞我诈,只有真诚、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伴随着悠扬舒缓的音乐,静静的、祥和的炼功。这是一片净土,纯洁无瑕,朴实自然。

炼完功,我身心轻松。公园里露水落了,小草青青,小鸟欢唱。我迎着旭日去上班,心情愉悦、轻松、超然。

不知不觉中,全身的病痛都消失了。我原来皮肤发黄,还有黑斑,整日面带忧郁。炼功后皮肤白里透红,天天心情愉快,精力充沛。每次到食堂吃饭,都会受到职工的关注,同事们都说我变漂亮了。我亲身体会到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

我丈夫修炼后,身心变化也非常大。原来严重的腰椎盘突出,有三次炼功时腰部激烈疼痛,他忍痛继续炼功,之后,多年的腰椎盘突出彻底好了。脑疲劳的现象没有了,医生都说这是奇迹。他从此精神起来了,皮肤白里透红,精力充沛,工作成绩显著,九五年末被评为优秀工作者,获得唯一一个机关年末特殊贡献奖。

看到我和丈夫修炼后的变化,我公公、婆婆、我丈夫的兄弟姐妹和他们的家人,我母亲、我的兄弟姐妹和他们的家人,我丈夫的同事和朋友、我的同事和朋友,都知道法轮功好,其中很多人开始修炼法轮功,我们两家亲属中就有二十多人一直在修炼法轮功,深深受益。

看完《转法轮》,我如梦初醒,世界观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我明白了一个理:人各有命,谁也代替不了谁,茫茫人海中,返本归真才是自己的归宿。在个人利益面前,我努力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

修炼以前,我们利用丈夫的工作关系得到一套旧房,以备拆迁换新房。修炼后,我们主动提出不要了。以前从单位拉到妈妈家里一些旧家具,我都把钱如数交给财务。不该报销的出租车票子、药票子我全撕掉了,不该报销的学费也交到财务了;私人请客用餐我主动自掏腰包;拒绝包工头的送礼等等。

修炼法轮功以后,我们能够自觉自愿的不谋私利,在个人利益面前不争不斗,这是以往任何时候都做不到的。在制定每年的《经营管理承包方案》的时候,我尽量替单位和职工着想,平衡双方利益,心底无私天地宽,不为个人得失去迎合任何不合理的做法。同事叫我“把家虎”,意思是说我公正无私,表示对我的信任。二零零零年单位管理层分工,我主管财务部、人事部、商品部、采购部和保管部,就是单位的人、财、物都归我管。

二零零零年末,单位老总给我主管的部门开会说:“法轮功我不了解,咱们单位炼法轮功的人比好人都好!”其实他很了解法轮功,因为单位有不少炼法轮功的,当时迫于压力,他只好这么说。炼法轮功的人比好人都好,法轮功能不好吗?

我去北京上访,以我的亲身经历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回来后,在邪恶势力的恐怖压力下,我离开了原单位。这十多年来,我经历过流离失所,被邪党利用的人监视、骚扰,有家难回;我修炼法轮功的姐姐、弟弟被绑架、关押进劳教所、洗脑班。

在迫害中,我仍然坚信法轮大法好,因为法轮功给予我的太多、太好了,没有法轮功,我也许走不到现在。我的亲人们也始终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而且不断的在善意的讲述着法轮功真相,使世人能够不受邪党谎言蒙蔽。

我在邪恶的迫害中变的坚强了,现在有了稳定的工作。虽然到了退休年龄,却身轻体健,精力充沛,思维活跃,家里家外,独当一面。经历了法轮功被迫害的这十多年,我更深刻体会到:法轮功对人身体的改变,思想境界的提高是持续不断的。无论在任何形势下,只要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都会解开心中的迷惑、走出困境,走向光明。

我发自内心的想要告诉大家:法轮大法把我从绝望中拯救出来,给我开创了一片崭新的生活天地。是法轮大法使我知道了人生的意义,给了我做好人的幸福,法轮大法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