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法轮功 血癌患者绝处逢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七日】我是湖北省武汉市人,家住汉口。一九九八年秋天因工厂效益不好,被厂方以“两不找”(即工厂不再发放工资以及各种福利,不报医药费;职工也不向厂方交钱,只保留厂籍)的方式下岗回家了。靠出租房屋来维持生活。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俗话说:“祸不单行”。我回家没两个月身体发软无力,到医院检查医生说我血液有问题。我不相信。于是我找来当医生的亲戚帮我看一下医院的诊断结果。他看完后很惊讶:你这已经很严重了。不过还是再到医院检查一下吧。接着我又到武汉最具名声的同济医院检查身体。其结果确诊为血癌一一白血病,并要求立即住院治疗。当我得知这一消息后人的精神都垮了,那年我四十九岁,人到中年孩子还未成家,本人又下岗生活无来源,却得了绝症。妻子看到我绝望的表情,她流干了眼泪。

为了治好自己的病,我不惜钱财。当医生问我是公费还是自费时我回答说:只管用药。医生很高兴把进口药都给我用上了。一般人都知道一旦这个病人确诊为癌症时就等于医院宣判此人死刑没法医了。

我很清楚自己的血癌病医生是医不好的,只是想尽量延长自己的寿命。当家住武汉大学的姐姐(她是武汉大学法轮功炼功点的学员)来医院看我时讲了炼法轮功可以祛病健身。还讲了几例身患绝(癌)症病人炼法轮功后绝症不翼而飞,完全变成了无病一身轻的好人。我听后很受鼓舞,增强了活下去的勇气。当姐姐劝我也炼法轮功时我当时半信半疑的答应了,心想死马当作活马医,反正医生救不了我的命,不如炼法轮功试一试。于是我在医院就开始跟姐姐学炼法轮功的五套功法。姐姐还为我请来师父的讲法录音放给我听。我一边学法轮功,一边接受医院的药物治疗。

药物治疗对我的身体摧残很大,一米七几的大个子萎缩成一个老太婆的身子,脚缩成了老太婆的三寸金莲。有一天医生为我注射一种德国进口药,要求体温正常情况下才能使用,可我当时体温在39度以上高烧连续四个小时不下,医生当时没有办法,一个小护士在那拿着进口药不停的晃动着,一旦凝固就成了废药,她们焦急的眼神在盼着我的体温快点降下来。当时我也很着急,人也很难受,就大声喊:“师父快救我。”瞬间一个大法轮在我身体左侧大腿处“呼…呼…”飞转,象工厂用的大排风扇“呼…呼…”直响。当时我的眼泪直往下淌,流个不停。只五分钟的时间我的体温完全降下来了,医生都感到很神奇,马上给我吊针,很快我就进入梦乡,两个小时后针打完了人也醒来了,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高烧过。

有了这次神奇的经历,使我更相信法轮功的威力。更增强了炼功的信心,只要有时间就炼动功,听师父讲法录音更专心了。当医院给我做化疗时第一个疗程进行了一半时,我提出要求出院不治疗了。医生不解并要求我继续做完一个疗程再说。一个疗程完后我整个人完全脱像了,一头黑发脱掉一根不剩变成光头,连眉毛都掉了。邻居街坊见了我象见到鬼一样吓的赶快离开我。

回家后我就开始每天学法轮功。九九年三月份找到我家附近的炼功点每天早上参加集体炼功,还参加集体学法。不长时间我的身体完全康复了,头上长满了黑发,人也精神了,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感觉真好。还帮家里料理小副食商店的生意。同济医院的医生还打听我转到哪家医院。当得知病人没有转院而是在家炼法轮功并且痊愈了,医生摇摇头感慨的说:不可思议。

我这一段死而复生的神奇经历在周围的邻居街坊中引起了巨大的反响,人们都在议论说:他真是命大福大,法轮功真神哪,法轮功真的能救人的命哪!

我真诚的希望那些还被中共毒害的善良的人们脱离邪党,明白法轮功真相,记住“法轮大法好”就有福哪。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