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执着自我 修出宽容的境界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五日】我想和同修们交流的是最近一年多来在修炼中的一点体会,即:学会向内找,去掉为私为我的私心。

二零零八年年末,我们当地协调人和两名资料点同修被绑架,随之我们面临营救同修的问题,大家到一起说的最多话题也是营救同修。可结果是说的人多,做的人少,揭露当地恶警恶人的文章不断在明慧网上发表,明慧网的编辑们还给编辑好了真相传单,可我们并没有出去大量散发。这期间不断传出被绑架同修遭到严重迫害的消息,于是有的同修认为形势严峻,自己先稳一稳再说。我自己也有类似的心在浮动。在各种执着心带动下,同修们有时见面都很难,一时在整体上形成了很大间隔。

随着时间的拖延,被绑架的同修被恶党判以重刑。听到这个消息,我和同修们都感到震惊,这时才真正看到自己修炼的不足,看到了保护自我的那颗私心。同时认识到:法轮大法学员所做讲清真相的事没有触犯法律,修炼法轮功没有罪,是邪党利用不明真相的人给大法学员非法判刑,对大法犯罪。要挽救这些不明真相的人,唯一的办法就要我们讲清真相。

同修们积极找家属、请辩护律师讲真相,同时搜集有关办案人员的信息,过程中发现恶人的不法行为就随时上网予以曝光。这样做的结果,的确使一些办案人员的思想有所改变,不去积极做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了。案件一直拖了三个多月的时间。但最后迫于“上边”的压力仍维持原判。

结果是我们不愿看到的。家属的悲伤,律师的无奈,痛心中使我认识到作为大法弟子的我的责任。我认真思考:我在整体中起了什么作用?听到同修被绑架开始为什么不动心?延误了营救同修的最好时机的原因在哪里?通过这件事我看到了我自身隐藏很深的执着--私心。我含泪问自己:如果我要营救同修的心早动一些,我的腿勤快一些多跑一些路,会是今天的结果吗?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为自己的修炼负责了吗?为整体负责了吗?我在助师正法了吗?

一次和同修交流,甲同修直言不讳的说:我很不愿意和你在一起,因为我感觉你很高傲,有时感觉你也不尊重我。听了同修的这席话,虽然意识中还有一念知道修炼人遇到什么事都不是偶然的,可身体已有了一种紧绷不舒服的感觉,心中有一种憋着气的压抑感,表面忍着不和同修争执,心里却在强烈的为自己找理由辩护,不停的想:你不在这些事情当中,你要象我遇到这些事,你做的还不知比我差多少呢!有些事你怎么不参与呢,还挑别人的毛病。以后有些事我也不管了。资料你在等现成的,还说这种话……,这些不好的想法搅的我几日静不下心来。

后来请乙同修来我家,我象诉苦一样对她叙说且越说越来劲,表面上说的条条是理,实际是发泄内心的不平。乙同修听了我连珠炮似的高腔诉苦,平静的说:咱们都是大法学员,有些事不能分我的你的,在一起交流应该起到互相促進作用,不能因为对方对自己有看法就封闭自己,那样谁高兴呢?把我们都间隔起来不能很好配合,那不就是邪恶因素所希望的吗?不是它们在起作用了吗?我们不但不能封闭自己,还要找甲同修多交流,把看法都说出来,看一看她对你为什么有那种看法,关键问题在哪里。我们都用法去衡量,谁的言行不符合法,不在法上,谁就要改正。

乙同修走后,我静静的坐在那里,师父的慈祥面容浮现眼前,师父讲的法和谆谆教诲萦绕耳边……。对照法理我审视自己:首先我是修炼人,那么遇到的事就是让我修的,让我提高的。从人的理去看有些事是帮别人,那我是修炼人就要从修炼角度考虑问题,对证实法有利的事就应该做。既然是应该做的,为什么还要讲条件呢,做了点什么就认为了不起了,别人就都要来说我好,那不是带着有求之心在做事吗,师父要的是我们能在各种环境中修出无私无我的正觉来,我带着有求之心在做事,做事中看不到自己的不足,只看自己的付出,滋养那颗不平衡的执着心,那不是真修啊!

这时我想起来两年前一同修在文章中写到的:“一粒沙里尚有三千大千世界,一个修炼人的心里得有多少三千大千世界,一个装有无数三千大千世界的修炼人心里还有什么装不下的呢!”我知道这不仅是同修写出来的,那是同修真正修出来的,是修炼人的慈悲,是修炼人的境界。和同修相比我的境界在哪?我的慈悲心还那么小。

我认识到,在今后修炼中,我必须严格要求自己,不执着自我,修出宽容的境界,修成师父所要的无私无我的正觉的生命。只有这样才能做好讲真相的事,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