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丈夫的正义之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九日】无论在什么场合,我丈夫(未修炼法轮功)都能证实法轮大法好。我聊天时问他:你为什么不怕警察呢?他说:因为我心里有底,我知道你没干坏事,所以我不怕他们。

我是九八年得法修炼的大法弟子,得法前脾气暴躁,吃喝玩乐样样好,骂我丈夫就象唱歌,打麻将都成了我的职业。尽管如此,我还是觉得活的很无聊,因为身体多病,高血压、心脏病、风湿、肾炎、血稠、神经官能症等痛常年困扰着我,年年都得住医院,在家不是骂丈夫、孩子就是吵婆婆。对人生失去了希望,活的很苦很累,曾几度夜晚趴在凉台琢磨着怎样从楼上跳下去。

正在我迷茫之际姐姐给送来了《转法轮》,让我一定看看,因平时我是非常固执的人,既不喜欢看书也不相信什么,姐姐苦口婆心劝我,为了不伤害姐姐的一片苦心,应付姐姐一下,很勉强的拿起了书,没想到这本书就象磁铁一样吸引了我,看完这页就想看那页,我如饥似渴的看完了,在这里我找到了人生的意义,确实象有的同修说的那样这就是我人生要找的。就这样毅然决定走入大法中修炼。

得法后我把自己当作修炼人,按照大法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用大法归正了所有的恶习,遇事向内找,真的是身体健康,家庭也冰雪消融,和睦了,我们家是在大法中受益的典型例子。

让我丈夫最感到大法美好的一件事,那是我刚得法的时候,我们和婆婆一起生活,当时我在浴池卖票,工作时间很长,早六点到晚八点。家务活还得我一人承担。一天婆婆说要吃牛肉馅的包子,第二天上班我便请会儿假,买回了牛肉。晚间回家做好饭吃完饭后,就开始剁馅、发面。次日早晨四点就给婆婆包包子,蒸好后叫婆婆起来吃包子,她竟然说她不吃了,想吃饺子。我说:“妈不是你说要吃包子的吗?”婆婆回答:“那是昨天,今天又不想吃包子啦,想吃牛肉馅的饺子。”我说:“行,那得明天啊。”她说现在就想吃,我心平气和的说:“妈,我马上就到点上班,时间来不及啦。你把这包子吃了我明天再给你包饺子。”她高兴的吃了。当天又买了牛肉,和昨天一样弄完很晚了,第二天还是起早给婆婆包饺子,煮好叫她吃,她又说不吃,我说:“不是你又想吃饺子我才给你包的吗?为什么又不吃啦?”她说昨天是想吃饺子,可今天她想吃烀的牛肉。我与她商量把饺子吃下去,怎么都不行,我真的有点动气了,可转念又一想,我不是修炼人吗?这是帮我提高心性的,一定要抓住这机会,气一下就消了,耐心的说,吃啥都可以但得明天。她又说现在就想吃,我态度温和语气平稳的说,我要不上班挣钱怎么能给你买牛肉啊,快吃了,我好上班,再给你买牛肉……最后终于商量通了。当时我儿子都急了,说奶奶你这不是诚心折腾人吗?太过份了。我劝儿子说奶奶岁数大了,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丈夫看在眼里,非常感动,说我媳妇要不是学法轮功,就她那脾气,能这样对你吗?

从那天以后,我丈夫非常支持我炼法轮功,并把大法的书全看一遍。九九年邪党迫害法轮功时,他们单位领导找他谈话,问他你媳妇还炼不炼了,他回答:炼!领导说那你就写个保证不闹事。他说我写什么保证?我媳妇炼功前脾气暴躁、张嘴就骂人、打麻将、跳舞、身体不好经常住院。自从我媳妇炼功后,麻将不打舞不跳,既不骂人,脾气也变好,也不住院了。你说这功是好还是不好呢?把领导问的哑口无言,当时就说,让你媳妇好好炼,上面若问你就说我们找你了。他们单位没做过任何污蔑大法的宣传。

刚迫害的时候,法轮功是个热门话题,一次他在麻将馆打麻将,五、六桌人,有一个交警污蔑大法,他猛一拍桌子站起来,大声呵斥,你了解法轮功吗?不了解别乱说。我告诉你!在座的赌徒没有一个法轮功。吃、喝、嫖、赌、坑、蒙、拐、骗的没有一个法轮功,法轮功的人都是最好的人。因为我媳妇炼法轮功,所以我最了解法轮功、最有发言权。有力的震慑了邪恶。屋里一片寂静,那人一句话也没了。

我儿子因为害怕邪党迫害,对我说你们功友再来我就给撵出去,我丈夫听到后说,你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说那话,你妈是好人,来的功友也都是好人,你应该尊重才是。我二哥受邪党毒害很深不认同大法,打电话说:“她(指我)还炼,你就给我使劲打。”我家丈夫说:“我可不能打,她又没干坏事,炼功做好人又祛病健身多好。保护还来不及呢。”

二零零零年我俩坐出租车,我给司机真相光碟,被司机诬告,把我俩都抓进派出所,他给警察讲大法如何好,警察说我看你象是炼法轮功的,他说我不炼。警察说你若真不炼你就骂某某某(提师父的名字)。他说我不能骂,我又不认识他,他(指师父)的书我都看过,都是教人做好人的,他又没害我,而是让我家和睦了,你们让我骂我就骂,那我也太没头脑了。警察说,那你怎么不炼?他说,你以为什么人都能炼吗?那是毅力,我可没那毅力,天天早起,还不能打麻将,我可不行,我媳妇买东西人家多找她钱她要给人送回去,我做不到,你们警察我看也做不到,只有法轮功才能做到。

二零零二年我与姐姐去外地发放真相资料被非法抓捕,十来个外地恶警气势汹汹的到他单位:一是想企图非法抄家,二是问我姐的下落,并恐吓他说你要不说不配合就是包庇罪。我丈夫不配合,说:“我媳妇也没有罪,我包庇什么罪。”恶警又说他妨碍公务,他说:“真正妨碍公务的是你们,你们没看见我正在工作吗?这么大个单位交给我看护,我不正在履行公务吗?你们找我问事,那得明天我下夜班,还得我愿意接待你们,我媳妇又没犯法,不就是炼个法轮功吗,纯属个人信仰,你们给抓去了,我还没找你们,你们反倒来找我。真是岂有此理。”

僵持了两个多小时,他们把单位领导都找来了,领导劝他,他说,我没干坏事,我媳妇也没干坏事,我凭什么配合他们。恶警的嚣张气焰也没了,一看硬的不行,就来软的,最后说到我家看看。我丈夫说看可是看,干别的不行,(暗示不能抄我家)别吓着我老妈。到我家后当着警察的面就和我婆婆说:“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别瞎说。”然后对警察说看完了就走吧,警察四处看,盯住了我家阳台里一个上锁的箱子说:“有钥匙吗把这个箱子打开让我们看看。”我丈夫明知道里面没有大法的东西,说:“钥匙倒有,但不能开,这是我家的私人东西,能随便给别人看嘛?”其他警察一听全都过来了,越不给开他们就越想看。我丈夫说你们实在想看我家有锤子你们可以砸,但我不能给开。又僵持近一小时,最后我丈夫说你们看完箱子还想怎么折腾我?一警察说不折腾了,看完就走。我丈夫说:好!开了箱子,他们一看什么都没有,灰溜溜的走了。我家还真有我没送完的真相资料。被我丈夫保护下来了。

过了几天,这群恶警又来了,问我丈夫要钱。我丈夫说:没有!他们又说至少也得拿五百元给你媳妇做伙食费吧?我丈夫说我媳妇在家呆的好好的,你们硬是给抓去了还要伙食费?不给。警察说,那就给你媳妇饿死。我丈夫说有本事你们就给饿死,钱是一分不能给。他们很没趣的走了。

我被非法劳教三年,我丈夫单位有的同事说:“你媳妇又不漂亮,干嘛那么虔诚的等她,干脆离了再找一个,等她回来,孩子都两岁了。”我丈夫说:“我媳妇既没干坏事又没背叛我,只是个人信仰,××党不让做的事,不一定是坏事。百年修的同船度,千年修的共枕眠。我媳妇遇难了,说明我没保护好她,我很惭愧。不仅不能离婚,而且还得对得起她。”

我在家时他最爱玩麻将,我被非法关押三年他一次都没玩。他怕我晚间打回电话找不到他,而且三年没喝酒,他说:“我媳妇没干坏事,是被冤枉的,她正在承受迫害,我在外边怎么能有心吃、喝、玩、乐呢?等她回来一块吃。”就连他们单位分的鱼都没吃。晒成干给我留着,三年后我回来那鱼就象木屑。

有时别人用藐视的眼光看着他,认为他媳妇坐牢是一种耻辱,他不但不生气,反而走路腰板挺直了,他说我觉得我有这样的媳妇是我的荣耀。工作更是兢兢业业(他也开始按照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个人利益看的很淡,不争不斗,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帮助别人不图回报。单位都管他叫法轮功,领导说交给老某(指我丈夫)干的事我最放心,如果要都象老某那样我这领导就好当了。我丈夫说:是受我媳妇法轮功的熏陶。得到同事和领导的一致认可与好评。几年连续被评为劳模。直至现在。他说我要让别人看看,法轮功被迫害,家属是怎么做的。他说:我才是证实大法呢。

我被非法关押的这个劳教所很邪恶,去接见的人必须骂大法才能让看,否则一律不许看,我丈夫从没骂过,他说探视必须骂人是谁规定的?我只知道可以探视是国家规定,没听说探视必须骂人,劳教所不是教育人的地方吗?怎么来接见的人都得被教会骂人呢?谁规定的?我不能骂,还必须得看。一身正气非常坦荡的进去了。从此再去见我没人问他,劳教所管接待的人说:来接见的人对我们都是笑脸相迎,唯独你敢和我们横,我们得对你笑脸。他说我媳妇又没犯法硬是让你们给抓进来,我凭什么给你们点头哈腰。所以他去见我没有人刁难他。

二零零五年我回家后,辖区派出所让去报到,他说不许去。一天晚上有人敲我家门,他扒门一看是个女的随手就把门开了,那人说她是居委会的,你媳妇在家吗?(我正在屋里)他没等那人反应就给其推了出去随后把门关上。片警在楼梯下面,马上跑上来使劲砸门,一边砸一边说,我是片警你快开门。他在屋里说,开门干什么?片警说看你媳妇。他说不在家。片警说不在家你也把门开开,我进去看看。他说:这是我的家你凭什么想进就进,我欠你房费?还是欠你什么吗?片警说什么也不欠。我丈夫说那你就赶快走吧,我工作一天了现在需要休息,不要骚扰我。片警说:我是警察。他说警察有什么了不起,我没犯法,我家也没人犯法。我说不给开就不给开。砸了一个多小时,最后警察说:明天早上我们来,你能给开吗?他说看我心情吧。

第二天一早来了三个警察,他把门开开,警察进来就把证掏了出来说他们是警察。他非常藐视的说:赶快收起来,不就是个证件吗?它只能证明你的工作性质。同时也把自己的工作证拿出来说:证件我也有,只不过咱们的工作性质不同罢了,你那证到我家啥用都没有,警察是抓坏人的,我家又没坏人。一个警察说昨天晚上你怎么不给开门?他说,这是我的家不给你们开门这是我的权利。没等警察再说什么,他紧接着就说:你们想干什么?看我媳妇吗?行!可以看,进来看吧,不就是看媳妇吗?等你们看完后,我就跟着你们去看你们的媳妇。看吧。三个警察面面相觑,谁也没敢往屋里走。一个警察很尴尬的问:有相片吗?他说:照片是有,但不能给。警察说:我们要照片登记。他说:偷摸抢劫、贪污腐败……你们不管,净整那没用的,照片有但不给。几个警察灰溜溜地走了。

有一次他到派出所办事,警察刁难他,并说到你家你都不配合,他很风趣的说:配合你们把我媳妇抓起来,你们去给我做饭哪?在座的警察都笑了。

一次他上夜班,一下摔倒在门上,把门砸了一个窟窿,从此后多年的头疼病好了。他上班是要经过地下道的,地下道坡度很大,还有一次骑自行车上班快要到地下道口时,突然自己煞闸了,他觉得很奇怪,下来一看,大梁眼看就要折了。是师父保护了他。不然这要放下去那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零八年我突然有个想法,我想他们单位领导这么认同大法,怎么能让他们得救呢?我丈夫是工人,我去吧,又接触不上领导,让他们来我家打麻将?又一想人家怎么能到我这工人家来玩呢?就这样,两个月后的周五晚间他说明天我们领导要来咱家玩麻将,当时我很激动,因为我明白是师父安排他们来得救的。周六一大早领导就来了,寒暄几句后,便讲起了法轮功劝其三退,没想到我丈夫大发雷霆,我当时一点都没动心,平稳的说,干嘛发这么大脾气?不喜欢听咱就换个话题。何必呢?又对他们领导说,看看你的下属,男子汉大丈夫主义多强啊。并乐呵呵的说,我去买菜,玩完后尝尝嫂子的手艺。我丈夫带他到我家小区的麻将馆去玩麻将。我发出强大的一念:玩完后再来两个他们单位同事,我好给他们三退,闭上他那被魔利用的嘴,解体清除阻碍众生得度得救的一切邪恶、黑手烂鬼、共产邪灵与共产恶党在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

下午回来说,你准备多少菜,我们单位又来俩人。我当时就笑了,又一次领悟到师父讲得“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我一边端菜,就听到他说大法如何好,在单位做得好都是受我媳妇法轮功的熏陶,才能让领导放心的,等等。上午那个恶劲一点都没了。我给他们讲三退,他们都非常接受,三个党员都退了,并且说嫂子,你讲得太好了,能不能把我们的媳妇领来你也给讲讲?我说能。走后,我丈夫说,这哪是来玩麻将啊,是来退党的嘛。我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