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额头湾洗脑班近十年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六日】(明慧通讯员武汉报道)武汉法轮功学员张清秀、丁玉洁、李祖含、肖映雪于近日分别被硚口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新安派出所警察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遭受迫害。

位于武汉市硚口区额头湾张公堤外灌木丛中的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黑窝。这个洗脑班直属硚口区政法委、区“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近千平米的高墙院落,己成为中共迫害善良的铁证。

一、洗脑班凸显中共的邪恶本质

99年“720”中共迫害法轮功初期,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设在额头湾的硚口公安分局拘留所内。2001年中共用纳税人的血汗钱近百万,修建专门用于迫害坚持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中共美其名曰“法教班”﹚。

十多年来,数以百计的法轮功学员在这里惨遭各种酷刑折磨与精神摧残,仅2001年迫害顶峰时期这里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一百多人,有的被非法判刑、劳教、拘留,有的被迫害致残、双目失明,有的非法关押在洗脑班一年多。2000年底,洗脑班的恶人们在毒打一名男法轮功学员时,法轮功学员一起制止。他们立即调来防暴警察,十辆警车载着40多名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冲进洗脑班,加上在场的20多名警察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当场就有2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打伤,3人被打昏。

该洗脑班的头目李为曾叫嚣说:“进了学习班,谁不转化就休想从我手里出去,除非死在里面。”至今已知在此遭受过残酷迫害而含冤离世的法轮功学员有:黄曌、闸远清、蔡曦、陈荣耀、高爱华、蔡良国等。

二、运作手段黑帮化

这个所谓的“法教班”为掩盖其罪行,从2001年建成使用以来从未挂过牌,加之其位置较为隐秘,所以很少有人注意该机构的详细情况及其所作所为。里面设有大铁门,并每天用大锁锁住,窗户也用铁条封锁,跟监狱一样。其工作人员做事极为隐秘,从不出具法律文书,并经常对被绑架人员动用各种酷刑,手段残忍。

被绑架到这里的人从未获得过任何法律文书,也不允许家属探视。被非法关押的学员离开这里时,一些家属还要被逼迫缴纳五、六千元的“教育培训费”及伙食费。“六一零”人员行事手段均与黑社会无异,动不动就对被迫害人员拳打脚踢、施以吊铐、罚站、禁止睡觉等各种刑法,逼迫法轮功修炼者放弃信仰。他们在中共邪党的保护下身穿警服干着比土匪与黑社会还罪恶的勾当,绑架、抄家、抢劫、罚款,无恶不做。

2010年3月29日晚杨维芳女士在家被绑架到这个洗脑班,家被抄,十三天后,杨维芳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4月30日又将她劫持到硚口额头湾洗脑班。5月7日,杨维芳家人找到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里面的人却撒谎说:人不在。5月25日七十多岁的老母在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门前亲眼目睹女儿杨维芳被警察铐走,被劫持到武汉市何湾劳教所非法劳教。整个过程与黑帮社会行事手段如出一辙。

三、迫害手段尽显中共流氓本性

早期,这里的工作人员大多是从公、检、法、司等区机关及各街办事处抽调而来的,一般为三个月一轮换。中共首先对这些工作人员洗脑,要求他们写“决心书”以达到共同犯罪、共同行恶的目的。“610”恐怖组织对洗脑班工作人员除了物资上的优待之外,在精神上进行“火线入党”、“评先”等“奖励”,加剧了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劲头。2006年以后,中共“610”为掩盖其罪恶雇佣一些社会闲杂人员充当迫害的帮凶。在这里常驻的帮凶有4--6人,现在只有余友珍(女)、王少华(女)两人,均是拿了中共邪党发的所谓“证书”的。中共还威逼利诱社区“吃低保”的保安队员、闲杂人员充当包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帮凶。这里的工作人员及雇佣人员都是受中共毒害、欺骗,被中共利用。早期洗脑班从各派出所抽调警察充当警力,2006年以后洗脑班在余友珍、王少华认为需要时,会向对面的硚口区公安分局拘留所要求警力支援,对方的警力马上会到场。迫害更为隐秘。

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方法:让犹大散布洗脑谎言、精神折磨、太阳曝晒、上吊铐、不让睡觉、罚站等残酷手段。夜间由男的监视女性法轮功学员。当家属要求接见时,首先要经过他们洗脑,并强逼家属配合对法轮功学员洗脑,否则不能接见。2002年6月20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6月10日他们开始24小时监控,每个学员都有二、三个包夹人员,全天监控学员的一举一动,不准学员间讲话,每天从早上6点到晚上2点,一刻不停,轮番给法轮功学员灌输自欺欺人的谎言进行洗脑。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迫害更残酷。李友云,60多岁的老太婆,他们为了让她放弃修炼信仰,白天逼她站在40多度高温下曝晒,深夜强迫她光着脚在草丛里不停来回走,让蚊虫叮咬,不准她喝水、吃饭、洗脸、洗澡、上厕所。当她昏倒醒来后,又被他们拖回来继续罚站。另一学员被连续8天不准睡觉。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用了各种凌辱、酷刑。

2002年8月底,法轮功学员颜克俭被警察从其工作单位——农业发展银行汉口支行绑架到洗脑班。在其绝食近20多天的情况下,洗脑班头目李为亲自动手,野蛮灌食、灌药,还连续几天几夜不让该学员睡觉,并强逼其面壁而站,站不住就拳打脚踢,往死里打,直打到该学员遍体鳞伤,浑身抽搐,大小便失禁,仍不放过。第二天又将其双手反绑,双腿跪下,悬吊在铁窗上,然后又将其四肢呈“大”字形死死捆绑在窗户上,连续几天几夜,被他们折磨得死去活来。据里面的工作人员讲,直到颜克俭最后被他们迫害成植物人,他们还说他装死,仍不让其家属接走。

另一个法轮功学员黄咏梅于2003年11月4号被硚口区汉中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到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后,他们连续10天10夜不让她睡觉,其中5天6夜是吊铐在两张铁床上,将二张铁床对着把她的手往两边使劲拉,如同五马分尸般的折磨她,大小便经常拉在裤子里,几乎是晕死过去。结果导致50多岁的黄咏梅双手、脚残废,生活不能自理。见此情景,武汉市“610”成员胡绍斌却说:“死了往火葬场一甩,就说你是自杀。”

十多年来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从未间断过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目前张清秀、丁玉洁、李祖含、肖映雪等四名法轮功学员正在这里遭受迫害,罪恶仍在这里发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