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修大法 任何时候都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九日】我今年六十四岁,九八年得法,十多年的修炼,使我体悟最深的,那就是“坚修大法心不动”(《洪吟二》〈见真性〉),任何时候、任何环境下,都不忘自己的使命救人。师父讲:“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不做,你就没有完成你大法弟子的责任,你的修炼就等于零,因为叫你当大法弟子不是为了你个人圆满,是身负重大使命的。”(《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得法前,我百病缠身,多次住院治疗,医院却不能确诊我得的是什么病,浑身没有舒服的地方,我痛苦万分,生不如死。后来我叫着两个女儿,安排后事,做好一切准备,就等着死了。一九九八年大女儿向我介绍法轮功,让我学。当时我一心想死,啥心情也没有,也不信。可是我看见大女儿看书不离手,出于好奇,我翻开了《转法轮》,翻开第一页看着李洪志大师的像片,既感到亲切又感到很熟悉,我一口气读完了《转法轮》,太好了!我对女儿说:“我要学”。学《转法轮》一周的时间我的百病不翼而飞,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无病一身轻的滋味。我流泪对师父说:“师父,谢谢您,我一定坚修到底!”

在被迫害过程中讲真相救度世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看到电视新闻污蔑大法、污蔑师父,我非常痛苦。我想,不能让人污蔑这么好的师父,污蔑这么好的大法,我要去北京信访办,我作为人证去讲法轮功的真相。当时我到北京信访办时是星期五的晚上,高高的大牌子立在那,但已下班,一个门卫说你星期一来吧。等到星期一我到信访办的时候,那个牌子已经不见了,被摘了。我不知道到哪里去说理,万分沮丧的来到火车站,在火车站,恶警无故抓捕我到铁路派出所,两天后,当地派出所把我接回直接送到我们当地看守所,二十六天后,从家人那勒索了三千五百元钱才给我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邪党邪恶的十六大召开期间,他们害怕大法弟子及有冤屈的常人去北京上访,全抓到看守所里,在被非法拘留期间,恶警逼迫我写保证书并按手印,我严厉的指着他们说:“我就不写,不按手印,你带枪了吗?你有你就拿出来对这儿(我指着自己的头说)打”。恶警吓的不再让我写保证书和按手印了。被非法拘留一个月(估计差不多,具体多少天已经记不清了)被放回家。当时恶警想向我的家人勒索钱,家人没配合他们。

我深知我们的真相资料来之不易,我都是白天贴标语和发真相资料。一次我正在路边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标语,被我们当地派出所的警察撞见了,恶警立刻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审我资料哪儿来的,我说:“你们这是白问,我不会出卖任何人。”恶警看问不出啥就把我送到了看守所,我绝食抗议,时刻不忘讲真相。一周后,看守所所长对我吼:老太太,今天我要给你灌食,灌浓盐水,让你在自来水旁站一宿喝水。果真来了四个大小伙子,盐水和米糊都拿来了,我指着他们严肃的说:“我是大法弟子,看谁敢动我。”他们全被震住了,一个个灰溜溜的都走了,这时所长伪善的说:老太太,我想给你灌食,你得在自来水旁站一宿喝水,我也舍不得您这一把年纪了。于是我又進一步对他讲真相,被非法拘留的第十七天,身体演化出严重腹泻,他们一看我奄奄一息了,就放我回家了。

当地派出所不计其数的骚扰我,但是不管怎样,他们也阻碍不了我救度众生,讲真相。二零零七年大年底,当地派出所的恶警骗我说:去派出所去取被他们抢去的书和讲法磁带。我信以为真,到派出所后他们把我绑架到县公安局政保大队(当时据听说,有人反映公安局和派出所不管我,我整天随便贴和发真相资料,所以他们才迫害我),政保恶警审讯我资料的来源,我不理他,这时一个高个子的恶警拿着一个大皮包(不知里边装的啥)打我的头,我并不感觉疼,最后他打不动了,自嘲说:这个老太太你把她打死能怎的,啥也不说,不打了。这时另两个恶警拿着他们整理好的材料让我签字和按手印,我把那材料撕了,这两个人气急败坏的拽我说:把她扔楼下摔死。我当时想:我师父还没回来呢,我还没看见师父呢,我不能死。我就拽着桌子不放,他们累得呼哧喘气拽不动,这时一声巨响,桌子两半了,他们也吓了一跳,松开了拽我的手,只听他俩小声嘀咕:一个干巴老太太,咱俩整不了谁信呢,别往外说。之后,他们象变色龙一样变的和颜悦色说:大姨,夜里九点了,饿了吧,我们给你买面包和饮料。果真买来了,我说:谢谢你们,我不饿。第二天早晨我被送到看守所。

到了看守所,所长说:看见你就头疼。我开始绝食,第一周后我的小腿浮肿得老高,已经是青色了,常人叫来狱医,狱医要给我打针、吃药,我说:我没病,我会好的。第三天我的腿已经恢复正常一样(狱医每天来看我),我对他说:医生,我没吃药没打针,我的腿好了,大法好不好?他说:好,很神奇。那你快退出邪党吧,我说。他说:行。把两个护士也劝退了。

正月十六时,法院来,说要给我判刑,这时看守所里的警察所长及常人们都对我说:老太太,到那可别啥都说呀,别这个态度。到了法院,屋子里检察院的人坐一排,法院的人坐了一排,还给我指派了辩护律师。我问:这是哪里?有人说法院。我又问:法院是干啥的,我没犯法为啥来这里?你们谁是第一说了算的。一个人说:我说了算。我说:那好,今天让我说话不,让我说话我就参加,不让我说话我不参加。那个人说:让你说,等我说完你再说。他指着墙上挂着的彩色照片(内容是法轮大法好,世界需要真善忍)问:这些是你贴的吗?他又问我:你为啥这么做?为啥天天背个兜子到处去贴“法轮大法好”?我说:法轮大法让人做好人,对社会、对人的道德回升起到很大的作用,电视说是都是谎言。我们大法弟子冒着被抓、被罚的危险去讲真相,发真相,就是为了救你,让你及你的家人有个美好的未来。这时我看见有的人在流泪,我含着眼泪说:咱在场的人你们听好,退党保平安,咱得做呀。这时院长说:得了,别说了,休庭。一周后我堂堂正正回到了家。

到部队去救度有缘人

我家住在部队的附近,有一次我在给部队军官讲真相时,被举报到国保大队,因此被非法拘留,我绝食抗议,身体又演化出严重腹泻,恶警让犯人把我带到一个有多种刑具的屋子里要给我打针,当时两名男犯人把我按倒,我不忘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他们都退了。我拒绝打针,这时一名警察来了说:老太太,你不愿在这打针送你去医院。到外边我看见了接我回家的女儿,被拘了十七天后我堂堂正正回到了家。

回家后我继续在部队贴法轮大法好和发真相资料,一天屯子头来了两个士兵,我迎上去给他们讲真相,他们拽着我说:我们就是来找你的,和我们去部队。我说去可以,但有个条件,你们在路上看见有人就喊大法好,否则我不去。他俩说行。果然碰到人他俩就喊:“大法好!”

到了部队,一个军官模样的人说:老太太,你包里是什么?我说:正好,你们快看看吧。我一边给他们发一边说,别自己看拿到连队给大家分着看。我发完了,那个军官说:把她送回去。我说:不用,我自己回去。我想这是师父安排我到部队救度有缘人呀,这之后我又先后被他们两次带到部队,发完真相资料又安全回到家中。

在马三家劳教所讲真相

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二日早四点多钟,我起床后正准备要包饺子,突然来了四名派出所警察,他们说:老太太,带你去大医院检查身体。我说:我没病,不去。他们连拉带拽把我拽上了车。我看见车没有去县医院才明白他们要送我去马三家。我问:你们要送我去马三家。邪党派出所指导员说:老太太,你说对了。我又问:那还把我拉回来吗?那个指导员说:老太太,那就看你自己了。

我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无论走到哪里,就证实法,救度众生。一路上我不停的发正念,铲除马三家黑窝里的一切黑手、坏神、乱鬼。到了马三家说是院长不在,要等院长。我又把院长加入发正念的对象,检查身体时我先后走了五个屋,每到一个检查室我就拉着医生的手说:医生啊,我来一趟不容易,我也不会再来了,你要记住法轮大法好,三退保平安。检查完,在走廊里等着,这时我看见一个躺在椅子上的老太太,我就走了过去问:大姐你知道法轮大法好,退党保平安吗?这时我们一起来的恶警大吼:老太太,你干啥呢?那个躺着的老人不让了说:说话你还不让吗?什么世道不让人说话。恶警不吱声了。这时走廊里走过来一个小伙子,我说:小伙子,你知道法轮大法好,退党保平安吗?你喊法轮大法好。

这时奇迹出现了,屋里的五个医生,和我同来的四个警察,老太太、小伙子一同喊法轮大法好。然后我们就开始等待院长的回话,这时院长来电话了,让我们回家,在回家的路上,恶警卖好说:老太太,多亏我们和院长说好话才没留你。你告诉我们,资料从哪儿拿的?我就是沉默不语。恶警大吼,快说,不说就还给送回马三家。我不语,心里想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等他们不说话了,我又开始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四个人有二人三退了。

回到屯子时,我说:不用送了,我自己回家。恶警象霜打的茄子说:不行,一定要把你送到家。我说:正好,早晨不是要包饺子吗?咱们回我家包饺子。他们说不用了。离开了我家。

我深知,只要坚信师父和大法,时刻记着师父要求我们的三件事,救度众生就没有过不去的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