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两岸老人不同遭际说明什么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一日】七月二十八日,明慧网上有两篇文章正是报道两岸老人的老年生活的,我们不妨拿来比一比。我们不和其它国家的老人比,单就我们中国来说,尊敬长者应是我们整个中华民族的美德。老有所养、有所安、有所乐应是衡量一个社会文明程度的标尺。那我们就看一看大陆与台湾两岸的老人的生活有何不同。

写台湾老人生活的这一篇文章的标题是“老当益壮的学法组”。这个学法组其实就是修炼法轮功的老人在一起的学法会,读的书当然就是法轮功的相关经书了。建立的初衷是为大台北地区一些不识字的或只会讲台语的老年法轮功学员能有个学法的环境而设置的。这个学法组一周一次,周日下午一点开始。有三、四十名老年人参加。老人们平均年龄七十多,年纪最大的八十几岁。

在朗朗读书声中,乐以忘忧
在朗朗读书声中,台湾老人乐以忘忧

每周日下午可以比学比修的学法组,是这群老年法轮功学员共同的期待
每周日下午可以比学比修的学法组,是这群老年法轮功学员共同的期待

每到周日下午,老学员们陆续来到,他们戴上老花眼镜,恭敬地翻开书,用手指着书上的字,一个字、一个字认真读着,朗朗的读书声,充满夏日的校园。

主持学法组的李幸伶是位退休的小学教师。她说,刚开始这些老者只能用台语一个句子、一个句子慢慢地跟着她念,几年下来,这些不识字的老者,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已经可以把整本《转法轮》念下来,有的甚至把《论语》也背会了,现在都能用国语整段、整段地带着班上的人一起念了。

七十五岁的林胜一说,这个为老年人量身定做的学法组,让人每周时间一到就想来。这个比学比修的学法组,是这群老年法轮功学员共同的期待。

林胜一修炼前又是高血压、高血糖的,肝不好、胃不好,心脏也不好,摄护腺也有问题,浑身都不对劲。因为有躁郁症,家人不放心让他一个人出去,每天二十四小时都需要有人盯着他,连累孩子每周必须要轮流带他上五、六次医院,而且每两个钟头要吃一次药,活得非常痛苦。修炼以来,七年都没用过健保卡;以前吃安眠药都无法入睡,上了法轮功九天学习班之后,每天都睡得很香;以前连骑脚踏车都没办法,现在成天骑着摩托车,载着太太到处去景点弘法、讲真相、参加学法组。从前生病时全身软绵绵的,现在在烈日下,举横幅,一站几个小时都不碍事。弟弟看到他的转变,也加入了修炼法轮功的行列。现在林胜一全家都是法轮功的修炼人。

因为修炼法轮功全家受益,林胜一每天忙着到景点弘法讲真相,他会用不太流利的台湾国语真诚地对来台的大陆游客说:“记住法轮大法好,退党保平安!”因为时间排得满满的,现在孩子们要回来看他,都要预约时间。他的女儿欣慰地说:“老人健康,全家和乐。”

这些迈入古稀之年的老者,原本应该在家享受含饴弄孙之乐,但他们却舍弃这份安逸,在周一到周六的时间,相约到台北故宫博物院、士林夜市、国父纪念馆、士林官邸和台北一零一大楼等著名的景点,向世人展示法轮功的真相。他们一再表示,能在风烛残年的困顿中,喜得大法,是他们人生中最幸运的事,但是,因为还有许多人对法轮功不理解,尤其是中国大陆的人受到中共谎言毒害而产生误解,所以,他们一定要站出来,用他们的亲身经历,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

看了这样的文章真让人为台湾老人的晚年感到羡慕。中国人有个成语叫“乐此不疲”,用在这些老年人身上再合适不过了。是啊,只要老人高兴,他们愿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在一起读读书,出去向别人介绍一下自己修炼的法轮功有什么不好呢?大陆的人不也都这样说吗,说老人身心健康不只是老人的福,也是一家人的福。难怪林胜一的女儿说:“老人健康,全家和乐。”

我们再来看看另一篇报道大陆老人修炼法轮功的情况。这一篇文章的题目是:“十二位老人集体读经书 遭警察绑架”。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九日下午三时左右,湖南省郴州市南街附近十二位老年人象平时一样在姓江的老人家中一起读书时,中共郴州市国保大队和南塔派出所警察突然袭击,把老人们全部劫持到郴州市南塔派出所。其中为首作恶者是郴州市北湖区国保大队刘红兵和苏仙区国保大队廖秉刚。截止七月二十五日,还有六名老年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关押。其中向怀香老人被关在郴州市看守所;李满妹、孟庆莲、李六妹等五位老人关在郴州市拘留所。

这些老人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健康,心态祥和。大家互相帮助,连原来不识字的老人都能把厚厚的《转法轮》读的通顺、流利。她们中年纪最大的八十五岁,最小的也有六十多岁。她们每周二次在一起,轮流读《转法轮》和其他法轮大法书籍二小时。

这些恶警在绑架这些老年法轮功学员时,显然是有备而来。家住郴州市中山北街91号的法轮功学员向怀香前脚一出门去与老人们一起读书,随后她家就闯入一帮警察暴力抄家,抢走电脑、打印机、刻录机等大量财物,据说整整装了一车;还抢走她身上的现金估计达一万元。

孟庆莲老人遭绑架后,郴州中共警匪到她家要她媳妇开门实施抄家。她年仅五岁的孙女佳佳被吓得大哭起来。小佳佳从出生以来多次目睹中共警匪的暴力行为,心灵受到很大的创伤:一看到警车就吓的发抖;一看到穿警服的人就紧张地说:“坏人来了。”小佳佳的爷爷廖松林和爸爸廖志军多次遭绑架关押,一家人聚少离多。看到这伙警匪又要来扫荡她的家,小佳佳又被吓哭了。

六十多岁的向怀香老人原是郴州建设银行郴州市分行档案馆员,现离休。她曾因修炼法轮大法被迫下岗二次,被非法拘留一次,罚款一万二千元,并失去了独生女儿陈丽娟。陈丽娟在湖南财院金融系就读期间因为法轮功遭迫害,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开除,并遭非法罚款。在迫害下,陈丽娟精神失常,从二零零零年七月至二零零三年五月三次被迫送进精神病院,三次被治成瘫痪病人,于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一日含冤离世。

这一篇文章也真让人悲伤!不就在一起读读书吗?那么大年纪的老人了,她们有一点自己的生活乐趣不好吗?人家在自己的家里读读法轮功的书,这碍你什么事?法轮功好不好,你不得让人家炼的人去说吗?她们一生的阅历那么丰富,能分不清好和坏吗?还需要你中共去说?叫谁评评这个理,也不会说你中共和你这些基层的警察是干好事。放着正事不做,专干这些欺老害幼的歹毒事。

这篇文章还简单介绍了几个老人的家庭和这几年的遭遇,有的女儿被迫害死了,有的家人也被绑架多次。连小孙女见了警察就说“坏人来了”,被吓的直哭。

为什么在台湾,人家的老人都能自由自在的在一起看看书,结伴出去向世人介绍介绍自己学的法轮功?不都是中国人吗?说的不都是中国话吗?学的不还是同一部法吗?再说了,法轮功可是从大陆传到台湾去的,怎么反倒在大陆不让人学了呢?你中共和人家的政治标准不一样,可是老百姓做人的标准可没有什么差别。“真、善、忍”在哪都是好的,他就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迫害、诬陷“真、善、忍”的东西肯定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台湾和大陆有什么不一样的?真正起祸害作用的不就是这个邪恶的中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