赈灾与遭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一日】看到国内同胞赈灾的消息,不由得使我联想起十二年前大陆各地法轮功学员赈灾的情景。

一九九八年入夏以来,中国大陆气候异常,长江、松花江、珠江、闽江等主要江河发生了大洪水。长江洪水仅次于一九五四年,为本世纪第二位全流域型大洪水。据官方统计,这场大洪水因为当时中共党魁江泽民为了个人私利,罔顾客观规律,无视数亿灾民的性命财产安危,执意要严防死守,拒不分洪,最终导致全国农田受灾面积达二千二百二十九万公顷,成灾面积一千三百七十八万公顷,死亡四千一百五十人,倒塌房屋六百八十五万间,直接经济损失二千五百五十一亿元。

在这场世纪洪灾期间,武汉三镇的老百姓可能都还记得,在武汉电视台每天播出的节目下方有一个滚动的电子显示屏,上面是赈灾者的姓名和金额。在众多普通募捐者的名单中,大家惊奇的发现一个非常独特的现象:就是每天都可以看到大量不留名、不留姓,只是署名“法轮功学员”、“大法弟子”、“法轮大法学员”的募捐者;而且无论是捐款的人数,还是捐款的数额,在个人募捐者中都占据较大的比重。

本人当时从电视上看到赈灾捐款的消息后,也骑着自行车,穿着带有“真、善、忍”字样的T恤衫,赶到在原武汉电视台大楼前设的募捐点,拿出自己省吃俭用的收入向灾区人民捐款五百元,正当电视台记者拿着摄像机准备过来采访时,我在捐款者签名处写下“法轮功学员”五个字后就匆匆离开了。

《江泽民其人》中还记载着这样一件事:“九八年大洪水,江××当时在视察一处大堤时,看到一群人在埋头苦干。江很得意,对手下说:这些人一定是共产党员。叫过来一问,结果回答说是炼法轮功的学员。江××当时就妒火中烧,阴着脸掉头走开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后,其喉舌媒体大肆散布谎言说法轮功如何如何“组织严密”。

法轮功作为一个松散的修炼团体,给灾区捐钱是学员个人生活中的事情,作为当事人我可以亲自作证,当时在学员内部没有任何人组织动员,也没有任何人号召大家去捐款。每个人都是抱着一个大法修炼者的慈悲与善心,志愿的、自发的为灾区人民尽其所能,献上自己的一点微薄之力。这是大法学员通过修炼道德提高与回升后的一种内在的自觉行为和无私表现,不是靠任何有形的组织能够做到的。在中共这种前所未有的强大专制政权面前,有哪一个“严密的组织”能够经过中共十余年的打压而不倒呢?

下面是明慧网等媒体报道的几位当年赈灾者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前后的不同遭遇:

1、徐良英,女,四十七岁,湖北省监利县法轮功学员。在一九九八年长江遭受百年罕见的大洪水期间,在自己生活还较困难的情况下,拿出多年的积蓄向灾区无偿捐款五千元钱,并挑着自己亲手做的粉蒸排骨等香喷喷的饭菜去慰问抗洪第一线的士兵,有人当场就感动的流下了热泪,给在场的官兵和乡亲们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充份展现了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无私奉献、乐于助人的高尚风范。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好人却因复印法轮功被迫害真相资料,于二零零二年被中共邪党非法判刑七年,在武汉女子监狱非法关押期间,又因盘腿打坐被狱警反铐在铁门上几天几夜,并惨遭各种酷刑折磨。

2、陈国珍,女,四十多岁,原湖北省武穴市农业发展银行员工。一九九八年湖北地区遭受洪涝灾害期间,陈国珍让弟弟给民政局送去十几万元捐款,不记名不图报,只留下“法轮功学员”的名字。

熟悉陈国珍的人都知道,她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遇事总是先他后我,替别人着想。就是这样一位善良的弱女子,只因坚持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说真话,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却遭到累计长达三年的非法关押,遭受了种种惨无人道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在武穴洗脑班被恶人将头按在地上毒打,非法送沙洋劳教后,遭恶警用高压电棍电击和用手铐将手反背吊铐等酷刑折磨,致使她一度双脚瘫痪。一个好端端的家庭也经追随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无辜好人的邪恶之徒的挑拨,被活活拆散。

3、法轮大法在河南周口地区的洪传中,使很多人受益。有不少身患绝症疑难杂症,在医院治不了的,现代医学都无法解决的,如癌症、肝硬化、糖尿病、心脑血管疾病等等,通过修炼大法都好了;有的濒临死亡的病人因为诚心修炼大法而起死回生,一直健康的活到现在;有的五十多年里一天都离不开药的老病号第一次有了健康人的感受,摆脱了吃药的烦恼。物资局一位下岗职工,谢绝了国家的特困补助,还在九八年大洪水后,在周口第一个率先向灾区捐款一千元。

4、张芳,女,宁夏银川市幼儿园职工,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张芳原来有严重的肠胃炎,时不时上吐下泻,不敢吃生冷的食物;经常流鼻血;怕冷;神经性头疼、神经衰弱;心脏也不好。脾气还坏,和丈夫经常打架。

修炼大法几个月以后身上的疾病全好了,给国家节约了不少的医药费,也改掉了坏脾气。丈夫看到了张芳的巨大变化非常高兴,逢人便说:“我老婆学了《转法轮》一本书,学好了,家庭和睦了,不斤斤计较了,不和我争吵了,你们都来学,可好了。”

一九九七年张芳给一个福利院捐款一千七百元;给一个希望小学捐款二千元;九八年长江流域发洪水,通过邮局给灾区捐款五千元。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原本支持大法的丈夫在恶警的怂恿下,将张芳毒打成重伤,躺在床上三十三天起不来。

5、周文杰,女,原吉林省辽源市东丰县第二中学英语教师。修炼大法后一改过去处处争强好胜、争名夺利的恶习,退还所有家长的馈赠,还自己掏钱资助家庭条件不好的农村学生。

一九九八年大洪水时变卖房产,将两万五千五百元人民币支援灾区,为此“东丰新闻”还给予了专门报道。一九九九年七月之后,邪恶“六一零”对她进行了多次的非法抓捕和关押,有一次恶警把她非法关在东山看守所,她绝食了半个多月才放回家,为了躲避邪恶“六一零”的再次抓捕而被迫流离失所,于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六日在长春被恶警迫害致死。

6、二零零零年,辽宁本溪劳动教养院戒毒所恶警丁会波带领一帮犹大围攻法轮功学员王吉财,丁问王:“你反不反对××党?”王回答说:“我不反对。”丁指责王说:“你不转化就是反对××党。”王反问:“我若反对××党,我又怎么会在九八年大洪水向灾区人民捐款十万元?你们这么热爱××党,能做到我这样吗?”丁听完后哑口无言,马上将王吉财单独隔离迫害。

在本溪教养院政委恶警陈忠维的指使下,法轮功学员惨遭各种酷刑迫害,从邱智岩被迫害得十指溃烂、宋月刚被全身呈一字形抻起二十多天和坐死人椅一个多月、赵成林被打的头部变形,双股溃烂,生命垂危,到王吉财的脊椎骨折、王哲浩被打的浑身是血、付晓东、王景生、杨满志、张运生、褚后友等人的被酷刑迫害等等。

7、王金菊曾是篮坛宿将,她当年曾因运动创伤瘫卧在床。一九九六年有朋友向金菊推荐法轮功,瘫痪在床的她,身体有了脱胎换骨般的变化,比年轻打球时的巅峰状态还要轻灵,走路轻快的像要飘起来!见证了法轮功的神奇,是师父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全家因此也走进了大法修炼。


金菊现居加拿大多伦多

从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中共预谋打压法轮功开始,金菊就和其他学员去国务院信访办上访,希望能有修炼的自由和做好人的权利。可后来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上访的路都堵死了,他们只好走上天安门广场,澄清大法的真实情况,呼吁停止打压法轮功。她在接受海外记者专访时说:“然而我好多亲人因此被抓,我自己也几次被捕。我跟来‘转化’我的警察说,在我瘫痪最无助的时候,是大法救了我,使我从新站起来。师父对我有再造之恩,我怎可能去听信那颠倒黑白的谎言而背叛师父呢?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做个处处为他人着想的好人,九八年南方闹大洪水,我一次就捐助了两万块钱,这是我给妈妈而她老人家没舍得花、过世时留下的钱,这是我修炼前做不到的。这样好的大法,当他受到诽谤,我能不出来说句公道话吗?”

“令人痛心的是,中共打压法轮功不知毁掉了多少人!像我大哥,他因修炼而无病一身轻,后来却因无力承受连年的迫害,放弃修炼后疾病复发而亡,如果没有迫害,他应该还健康长寿地活着啊!”

高精度图片
岳昌智老人(左),于零八年十一月在澳大利亚起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之一、中共原公安部长周永康

8、现年七十岁的岳昌智,曾是中国航空航天部电子设备工程师兼画家。据同事介绍,她业务水平高,为人善良,九八年大洪水时曾一次捐款三万元人民币。她的水墨作品还被收录在中国五百画家名录中。

岳昌智一生坎坷,丈夫在文革期间被逼疯,后长年患病。儿子十一岁时夭折。岳昌智既要照顾丈夫和两个年幼的女儿,还要上班,加上自己体弱多病,严峻的生活让她苦不堪言。

岳昌智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沉疴尽释,每年为国家省下不少医疗费。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后,岳昌智曾八次遭捕,两次被送入“强行转化班”。为逼其放弃修炼,单位除经常开会批斗她外,还将其退休金由一千三百元人民币减至两百元人民币。二零零三年七月岳昌智再度被枉判四年,在北京女子监狱,她受到多种酷刑折磨,多次生命垂危,遍体鳞伤,脊椎骨被折成三段,大面积的瘀血一个月都不褪。由于得不到医治和起码的休息,使她的脊椎骨断处无法复位,她的腰弯曲成九十度,并严重侧腰。

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先生曾就岳昌智被无辜关押一事给北京女子监狱监狱长写信,呼吁释放这位年迈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