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心救人 正念化解绑架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十日】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二日上午九点多,我赶早市卖菜回来,刚進屯子,看到本屯的邻里乡亲们都聚集在村口交头接耳的议论着什么事,看到我后都用诧异的目光看着我。当时我感到出了什么大事,当我快要到家时,本屯的几个亲友告诉我说,别回家啦,来了许多警察,还有乡里的干部,又要抓你,躲一躲吧。

听到这些话后,我没有象以往那样神经紧张,或想到怎样保护好自己。心里非常的镇静,只有一念:不管来了多少人都是来听真相的,他们都是被救度的生命。我对亲友们讲,我没有做违法的事,堂堂正正的做人,躲什么呢?家是我的,我应该回我自己的家,不能给别人添麻烦,再说我一躲起来,乡亲们怎么看法轮功呢?又怎么看大法弟子呢,谢谢大家的好心,我必须去面对这一切。

我推开大门進院后,看到两个多次打过照面的警察,跟他们再一次讲了真相,并告诉他俩,天灭中共已近在眼前,抓紧退出恶党的组织,为自己及家人的生命选择新生吧。他俩说:“咱们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利害的冲突,我们都知道修法轮大法的人都是值得信任的好人。可我们为了生活没有办法,只得听领导的命令,你可千万别怨恨我们这些警察。”

这时那些去别的路口等我的警察、乡干部都回来了,为首的所长和乡长说我是×教顽固分子,应该到洗脑班去清醒清醒。我就问他,你们说法轮功是×教,有什么证据吗?空口无凭乱扣帽子那是给法轮功栽赃,是违法的行为,作为基层领导你们应该比群众更懂得法律。他们被问得无话可说。随后又来了一个区里的主任,他说法轮功是×教是全国人大决定的,是两高决定的,是中央决定的。我问他有法律依据吗?他说没有必要给你拿来。

我正告他,法轮功在中国大陆是合法的,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权利,任何人都不能超越法律之上以权代法,或强制剥夺他人的一切权利。法轮功教人做好人,使修炼者人心向善,道德回升,身心健康,这是不争的事实。哪个地区、哪个工作单位有大法弟子,那里的环境都在大法弟子的高境界行为的影响下在向正的方向发展变化。这样的高德大法理应受到政府的赞誉才是。然而江××由于妒火攻心与中共一起利用手中的权力,利用了军队、武警、警察、各级政府和国家公职人员、一切宣传机器和大量的资金,发动了这场人类历史上最为惨无人道、最荒谬绝伦的对大法和大法中修炼的人们的血腥残暴的迫害。在这场迫害中,有几千人被酷刑、毒打、折磨失去了宝贵的生命。有数十万人被劳教或判刑。有数不清的大法弟子被绑架到洗脑班遭受身心的折磨、污辱、毒打、洗脑、逼迫签不修炼的保证书,有无数个美满幸福的家庭被拆散,又有多少天真的儿童失去了双亲成为无依无靠的孤儿。还有无数的国家公职人员、工人、教师、军人、干部、学生遭到开除,然而这些遭受严重迫害的人们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都是任劳任怨、奉公守法的好公民。这是不是千古奇冤,逆天叛道,祸国殃民?是江××与中共利用着你们这些基层干部在犯罪。一切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都将被追究法律责任、刑事责任。制止你们迫害大法弟子是对你们生命的未来负责,也是为我们这一方的父老乡亲们负责。

来的人里有个干部说我反动,反党、反社会,还说我有这样的好房子应该感谢党,感谢政府,还说军队是党的,警察是党的,银行是党的,国家、人民都是党领导的,所以作为百姓必须听党的话。

我问他先有人民还是先有国家,他说先有人民后有国家,我说既然先有人民然后才成立国家,那一切就应该归人民所有所管,怎么能归一个党(组织)管呢?又怎么能成为一切归党所有呢?中国五千年的文明历史走到今天,其中的一切发展、发明、创造是不同时期人民智慧与勤劳、敬天、敬地,遵守道德的体现,并非归某一时代的王朝、皇帝或什么宗教所有,共产邪党在中国不过是几十年的历史,只能管你组织内的人,怎么能管了不相信你邪党那一套的广大中国人民呢?说它邪不对吗?就你们今天来的这些人当中都是党员,可你们的行为、动机与流氓、强盗又有什么两样,你自己说是执行上边的命令,执行党的政策,然而你们所说所做的都是强制他人的意愿,剥夺他人的信仰与权利,这本身不是违法吗?

我又从自己修炼身心巨大的变化,讲了法轮功给人类带来的美好 ,讲到天安门自焚的真相,从“四·二五”上访到“七·二零”大法弟子在遭受严重的迫害下还不顾个人的安危,走出来用自己节衣缩食省下来的钱做成光盘、真相传单,送给每一位可贵的中国同胞。江泽民与中共为什么不计后果的打压、封锁消息,就是怕他们的丑行被更多的人知道,所以用迫害打压来掩盖他们在迫害大法、大法弟子这件事上犯下的滔天罪恶。江氏集团,中共以及迫害大法弟子的所有参与者,都难逃正义、法律、道德的追究。

在近三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向这个特殊的人群细致的面对面的讲清了真相,揭露了中共当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以及对我们全家大法弟子的迫害。

过程中,当地几位同修来到我家在屋外与这些政府干部、警察讲真相,向围观群众讲真相,揭露迫害,发正念。当时我所在的空间场非常纯正,我的思想中没有一点为私的想法,想到的就是让这些人能明白真相得救,真正是为他们着想的,是同化大法的,完全是慈悲的、善行的表现,那能量就非常的强。那些前来想要绑架我到洗脑班的人,我一句“不许动”就制约了他们,随之天晴了,似雾状的阴霾化尽了,在场的所有人都改变了。他们在给上级的电话中说:这个人太正直了,没有去洗脑班的必要了,他去了,洗脑班就办不成。我们本村的干部们也开始为我们说公道话,甚至直接向上级干部表态:保护不了好人,那干部当了还有啥意思。

这一场旧势力安排的来势汹汹的绑架大法弟子事件,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中被解体了。所有参与的人,他们都是与我们有缘的人,只要我们的正念强,只要我们发出的一念是为他人得救而不是为了保护自己,一切都会朝有利于我们修炼的方向上走。善能化解一切冤怨,“真念化开满天晴”(《感慨》)的法理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中展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