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为何如此胆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二日】清代梁恭辰在《北东园笔录初编》中记载了这么一件事:

“林翰云先生是中乾隆甲寅榜的副榜贡生,因此与家大人有同榜的交情。他在甲子年举人大挑中被选为二等教职候补后回乡,当时家大人在山东做官,就邀他留在署中,教我们兄弟几个读书。林翰云先生工于写八股文,善于讲授,能让人听的不知疲倦。惟独他的胆子太小,尤其怕雷,一听到雷声就神色大变,只有坐在室内战战兢兢的份。更可笑的是,如果在人多的场合,他一定急忙挪动位置,设法一个人立在无人的空处,才长出一口气。”

“众人诘问他其中缘故。林翰云先生摇头笑道:‘我三十岁以前,还不至于这么胆小。有一天我从福州坐船去连江,同舟十多人。其中有父子俩人相互争吵辱骂,后来儿子恶狠狠的声音越来越大,他父亲怕儿子动手赶紧躲到后舱不敢出声,儿子却仍然余恨不消,嘴里恶毒的言语骂个不停,同船人都敢怒不敢言。突然,一声霹雳从船桅向下击来,那个逆子立刻被击毙,船桅也被震断,船在激流里摇晃旋转,几乎倾覆。当时我吓的已经魂飞魄散,半天才苏醒过来,从此好象胆碎掉一样。我之所以一定要闪到无人的空处,是因为心有余悸,还怕在恶人遭到恶报的时候被连累啊!’”

俗话说:“天打雷劈”,恶人遭恶报的方式之一就是遭雷劈。在天公近在咫尺的雷霆震怒下,即便再无法无天的恶人,此时也变的魂飞魄散。难怪林老先生会心惊胆碎。让我们看看迫害善良法轮功学员时猖狂嚣张的恶人,他们在遇到雷劈时,又是怎么表现的。

2002年,某地“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把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在市郊的一栋大楼里办洗脑班,疯狂的用各种软硬兼施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610”人员住在大楼顶层最边角的房间,其余整层全是空的,平时不准任何人上去。大楼大堂门前摆放着两个巨型花盆,直径有1米多,如八仙桌大小,上面种着巨型的铁树,据说可以消灾解难保平安。一天晚上,“610”人员召集所有看管大法弟子的单位、街道、派出所的协助洗脑人员在他们的房间里开秘密会议。

突然,雷鸣电闪,大雨滂沱,霹雳的闪电夹着隆隆的雷声不断的向“610”住的楼角方向打,一个比一个大,一个比一个强,最后,一个雷电劈到他们房间的窗户上,窗户冒出火花,雷声震耳欲聋,吓得所有洗脑人员惊叫,赶快逃到下一层。没想到,雷又打到下一层,强烈的雷电不断向大楼打,象要把楼劈开似的,洗脑人员乱作一团,整栋楼都是他们的尖叫声。最后洗脑人员全都跑到底层大堂站着,惊魂未定,一个滚地雷夹着巨大的火球将大门前的一个巨型花盆和铁树掀起,打到几米远,所有人吓得目瞪口呆,不知再往哪儿逃好了。

不知谁说了一句,还是到法轮功的人那儿好,协助洗脑人员立即都跑回到自己看管的法轮功人员的房间,“610”人员这时顾不上跟共产党战天斗地了,也跟着躲了进去。看到大法弟子都非常安稳祥和的坐在自己的房间里,他们感到惊讶不已,问:“你们不怕吗?”回答几乎都是一样“不怕”。协助洗脑人员紧紧挨着大法弟子坐下,自言自语的说:“这个雷好象跟着我们打,还是坐在法轮功的人身边最安全。”

后来雷电渐歇,人也该就寝了。协助洗脑人员还可以睡在大法弟子旁边壮胆,“610”人员可是有苦难言。他们晚上不敢住,借口说要开会,暂停洗脑一周,就连夜冒雨回城,逃离了这块危险之地。

让我们再来看看折磨人不叫行恶,而叫嚣“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的中共恶警,在天公震怒时,他们还敢不敢叫嚣“共产党就是天,共产党就是法律,我现在就叫你尝尝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

刘传东,42岁,潍北监狱5监区教育股长,专门负责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该人既伪善又凶残。外表和气,内心狠毒。曾持续电击一位法轮功学员4个多小时,强迫法轮功学员曝晒了一个多星期。在潍北监狱被酷刑折磨致死的山东法轮功学员李光,经常被刘传东电击摧残。不明真相的人们怎能想象的到,刘传东这个披着党文化“春风化雨”画皮的“教育者”,真实面目竟然是欠下人命的虐杀恶魔!

2005年5月22日傍晚,刘传东骑摩托车到监狱值班,路过存放李光遗体的潍北监狱医院门口时,天空中突然亮起一道闪电!做恶时不怕报应的刘传东这时邪胆不见了,他本能的扭转车头想躲避,没想到却一头撞在监狱私设的路障上,昏死过去。刘当时违反交通法规没戴头盔,抬到医院时,医生检查发现刘的半张脸已被撞烂,鼻子没了,脑浆迸裂。刘传东生不如死般捱了5天后断气死亡。刘传东的暴死对潍北监狱的警察震动很大。大约一个月之后,下了一次急雨,雷电大作。潍北监狱5监区的部份电话、电视等电器被击坏,供电系统一度瘫痪。在一片黑灯瞎火、电闪雷鸣中,平时不可一世的警察们表现出极其恐惧,多人战战兢兢四处躲藏。

参与迫害的人,你想过没有,共产党能战胜神佛吗?共产党能抵挡的住天怒神愤吗?共产党说报应不存在,报应就真的不存在吗?共产党说可以行恶,人就真的可以行恶而不会遭报应吗?共产党再拍胸脯、扯嗓门,它能保证你今后的幸福平安吗?共产党为利用人而许下的诺言,可曾对谁真正兑现过?人世间不是谁有电棍、手铐谁就可以肆意行凶的乐园,善恶有报才是真正的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