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三日】我于一九九六年六月因病开始修炼法轮功。当初我得的是“心包积液”,先后住了两次医院也没治好,只得出院回家养病,每天靠吃中药、西药维持。当时连走路都得有人扶着。记得一次丈夫让我拿一斤青椒,我都拿不动。

开始炼功时,我只是看看书,稍有点精神就跟同修学炼功动作。大约两个月后,我在家中看见我家的水槽是楼下妹妹家的,我住三楼,妹妹住一楼,我就把方水槽搬到了一楼妹妹家,把自己的水槽再从一楼搬上三楼,一安装,搁不上,又把自己的送回妹妹家,然后又把先搬过去的搬回了三楼,这样往返搬上搬下两次,并且每个水槽也得有十几斤重。安完之后,自己坐在椅子上突然想,我这不是有病吗?怎么能搬动这么重的水槽上上下下的?原来一斤青椒都拿不动,是我的病好了!

从那以后,我就没有离开大法,虽说没有离开大法,但是和那些精進的同修比起来差距太大,愧对师父,愧对大法,虽然我是个不争气的学员,但是师父还是把我当成了弟子,在多年的修炼中师父不但管我,还管我家里的人,真是“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转法轮法解》〈在济南讲法答疑〉)。我遇到的很多麻烦事,都是慈悲的师父给我化险为夷了。仅举几个例子,以见证师父的慈悲保护。

公公能下地走路了

我的公公突然得了小脑萎缩,卧在床上需要人护理。我和丈夫都退休了,离家来到了千里之外的葫芦岛侍候公公。我到公公跟前教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第二天竟能拄着棍走路了。他的儿女们都感到很惊奇,也对法轮大法充满了感激。

视力从0.1升到了1.0

我侄女的女儿四岁时,在托儿所检查视力时发现她左眼视力为0.1,她的爸爸妈妈很着急,就带着孩子去北京先后两次花了近四千元,拿回了一个“刺激仪”,每天都要用“刺激仪”在孩子眼角边进行按摩,孩子不愿接受这种治疗,而且治了一段时间也没什么效果。我听说后和侄女说你让孩子念颂“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孩子天真的问,“念这个(指法轮大法好)就不用那个了?(指刺激仪)”我说:对!

这样孩子在妈妈的引导下每天念颂,不到二十天,我打电话给侄女,侄女告诉我说孩子的视力增到0.6。又过了一个月我见到侄女,侄女高兴的说,“姑姑,孩子视力已增到1.0了。”我说增的也太快了,她说,因她家开饭店,一天孩子站在饭店的楼梯上(饭店是二层楼)当着很多顾客的面,喊起了“法轮大法好”。

师父就在我身边

由于我婆婆患大脑萎缩病,而要时时看护,所以我们每天学法就把她安排在我们身边。有一次我们五位同修在我家的北屋学法,有人敲门,我也没多想就去开了门,进来的是三名警察,我把他们让进来,一名警察直奔我的卧室,我的第一念就是不能让他进去,我紧跟过去把南卧室敞着的门先关好,然后我挡住了警察的一半身子赶紧把北卧室的门拽紧,说一句,这屋不能进,我婆婆是大脑萎缩,放出来就是个疯子。此时另一警察,从客厅的这头走到那头,东瞅瞅西看看,而后都坐下来,问点无关紧要的话,就在这时,北屋发出了声音(实际是同修读法的声音),一警察问屋里怎么有声音呢?我忙回答那是我婆婆没时没晌的叨咕,同时心里也有点急,也顾不得多想了,说是婆婆的病态把他们应付走了。回头一看同修拿的《九评》光碟就在客厅的桌子上,他们竟没看见!然后我忙进北屋一看,她们还在学法呢,这真是师父随时都在呵护弟子,师父就在我们身边。

在修炼中自身和身边的亲朋好友都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事例,在此只想通过自己和亲人所亲身经历的这几件小事来见证大法的神奇和师父的伟大和慈悲,以此表达自己对师父和大法的不尽感恩之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