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救了我一家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三日】我是一位大学教师,七十年代因知识份子劳动改造,我被派拦海修田种水稻,经常泡在冰冷的水里,染上严重的风湿症,有时疼起来象刀撅一样,别人不能碰我、扶我,睡觉翻个身,疼得咬牙切齿;中药、西药、药酒从不间断。学校体检查出胃和肠子都萎缩,凉苹果都不敢吃;陆陆续续地贫血、眩晕症、抑郁症……接踵上身;丈夫说我是“十不全”,二十多年活受罪,不知道没病是啥滋味。为治病我花钱参加过三种气功班,没什么起色也就不练了,从此对所有气功都不闻不问。

九六年四月读大三的儿子寄来一封厚厚的信。儿子告诉我:同学们都上课去了,他一个人在寝室里熬中药,他已经不能上课了,书也不能看了,白天黑夜睡不着觉,一看书脑袋就难受得不行;全身酸痛,特别是腰疼得厉害,总感觉凉冰冰的……这是我一生最大的悲哀……字里行间一片哀鸣,万念俱灰。这封信把我推进了万丈深渊,象一座大山压在我心上透不过气来。儿子从小心气甚高,学习刻苦优秀,住宅区人见人夸,好不容易考入名牌大学刚读了一半,如果半途而废后果不堪设想。根据我的经验这些病哪一个都不是好治的,拖的时间长了学业必然荒废,这晴天霹雳儿子能承受住吗?万一走极端怎么办,那不是要我们的命吗?

后来找朋友商量休学如何,朋友说:不行,小孩的专业本身就五年制,休学就变成六年或七年,将来就业用人单位都会怀疑你……但是不休学儿子也读不下去了,怎么办?儿子眼里,我是他的靠山,我心里,儿子是我的希望,真的山穷水尽这一切要毁了吗?整天吃不下睡不着,心急如焚,泪水涟涟。我上完课不想回家,失魂落魄漫无目的地在马路上徘徊,有时从家出来站在门口,六神无主不知该朝哪走。儿行千里母担忧,那种剜心的痛苦远远超过疾病带来的痛苦,许多天精神恍恍惚惚,我担心自己要崩溃了,天要塌下来了。

天无绝人之路,就在我痛苦不堪的时候,一天路过传达室从窗户看见一个人在屋里炼功,眼前突然一亮,就觉得这个功法好。忙问传达员她炼的是什么,传达员告诉是法轮功,还说她本人也在炼,并劝我去炼。我问清时间和地点,当晚就迫不及待地去了炼功点,又借一本《法轮功》书,自己白天照书学,一个星期已经炼得很熟练了。我原本计划自己先学会,让儿子在学校坚持到期末回家我教他炼功,没想到十多天的功夫,发现我自己的后背和腿不疼了,当时都难以置信,怎么如此神速呀!我欣喜若狂,马上给儿子写信:儿子不必惊慌,妈妈自有办法。并把我这几天炼法轮功的神奇事讲一番……鼓励儿子咬牙坚持到期末,放假回来炼法轮功。更让我没想到的是,不久儿子来信告诉我:收到我的信他就去炼法轮功了,他们学校老师都在炼,并且免费教大家。

就这样我走进了修炼法轮大法(法轮功)之门,我因祸得福。七月末我在车站迎接儿子,从儿子满面春风得意的笑容中我就知道,师父把头上的天给我们擎起来了,时间只有短短三个月。儿子不但如期毕业,而且毕业论文成绩是优,还获得全额奖学金到北美读研究生。本来我是为教儿子才学炼法轮功的,不知不觉我那一身病也不翼而飞,而且天目开了。每当想起这翻天覆地的历程,热泪盈眶,千言万语汇成四个字:师恩浩荡。

学习李洪志师父的经书《转法轮》,我明白了,法轮大法不是治病大法,他是修炼大法。而且书中写道:“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作为一个人,能够顺应宇宙真、善、忍这个特性,那才是个好人;背离这个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坏人。”(《转法轮》)那时我没见过师父,师父也不要我一分钱,我却有幸成为最幸福的人,我默默的向师父发誓:我要为大法而生,为大法而活……以报师恩。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九八年长江发洪水需要救灾捐款,全系我捐的最多,张榜公布时总支书记觉得我是“党外人士”,比他多一百元面子上过不去,特地回家取一百元补交。

学校办公楼的传达员都是外来民工。九八年新年就要到了,传达员老马看见我就哭了,告诉我:女婿才三十多岁,胸腔里长癌症,不久于人世了,她想回去看看唯一的女儿需要十天时间,但没人替她值班,如果硬走就被解雇。当时正置寒假,两个读大学的儿子回家过年,新年刚好在中间,但是我只想到:我要善,做事先考虑别人,这是师父教给我的,我不能辜负了师父。我当即表示:明天开始我替你,你走吧。老马感动得又哭了。值班从早七点到晚五点,儿子常来电话抱怨家里没饭吃,我让他们吃面包。老马回校后也请了《转法轮》书,开始学习法轮大法。

修大法的人对名和利要看淡,炼功之后我由大病号变成健康的人,这是全系教师公认的,谁有事求我代课从不推辞,一般上一节课有三、四十元讲课费,我代课都是义务的;评各种奖项从不去争;二零零二年我资助四个贫困学生五千元,从不图回报,不许带土产品去看我……那种善举和付出,完全是发自内心,自觉自愿的,我努力按真、善、忍的法理净化自己。随着我的心性不断提高,师父从微观到宏观给我彻底净化身体,炼功后再没吃过药,走路两脚生风,心胸容量不断扩大,心情总是那么愉悦,切身体会到修炼法轮大法的人是最幸福的。

慈悲的师父要救度无量无计的众生,先得法的人肩负着弘扬大法的历史责任。一个周日早晨,我正炒菜,有学员在楼下喊我去周边郊区弘法,我什么也没想,关掉煤气就走了,共有六、七十人,音乐响起眼睛刚闭上,我就看见炼功场红光罩着,一片红;那种感觉美妙极了,我知道天目看见了,是师父加持我修炼的信心。现如今法轮大法传遍世界,全球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民众修炼法轮大法。

九九年“七•二零”,以江××为首的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发动了灭绝人性的迫害,狂言三个月铲除法轮功,要把中国变成没有真、善、忍的黑暗社会。面对腥风血雨的恐怖,良心促使我走出去为师父和大法伸张正义,揭露中共的欺世谎言,唤醒善良的同胞莫掉进中共设的罪恶陷阱,为此被中共警察非法通缉、流亡海外。

现在天灭中共在即,顺天者昌,逆天者亡,广大同胞赶快抛弃中共无神论的紧箍咒,退党(团、队)保平安,勿做邪党的殉葬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