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消业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三日】二零一零年六月十八日早晨我炼功时,肚子有点痛,我也没当回事。六点钟发完正念,就到街上讲真相去了。回家的路上肚子就更疼起来了,到了上班的医务室,我痛如刀绞,汗流如下雨,几乎休克。

附近的人就把我的嫂子、侄儿、侄女都通知来了,远离一百多里路的儿子媳妇开车赶回来了。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一定能过得去,是上刀山下火海,我都跟师父走。”我让侄女给同修打电话帮我发正念,叫儿子把我拉回家,到师父的法像面前求师父:师父,我的生命是师父的法造就的,是为了众生而来,我不能死。

疼了三个多小时,到了十二点,全球同修们整体发正念,我盘腿打坐,心里喊师父,一瞬间就是一个好人。我发完正念就给儿子媳妇做饭,媳妇说:“你真的好了吗?”我说:“你看我不好好的吗?”所有在场的人都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我下午一点多钟就出诊给本村一长期病人打针去了。

但旧势力还不罢休。三天后,电工师傅给医务室拉电线,他在房顶上,让我递线给他,当时我站在坡上,突然几百斤重的电机坠下将我砸倒在地,地面上还有几米长的三角铁,扎到我的腿上和膀子上。电工和在场的所有人都吓呆了,都说:“完了。”

当时我也不知是什么情况,我就说:“没事,我是金刚不坏之体,这是鸡蛋碰金刚。”我真的什么事都没有。在场的人都说:“这真是你们李洪志师父在保佑你。”

师恩洪大,师恩难报。弟子只有严格要求自己,救度更多的众生,完成师父交给我们的神圣使命。我们这里的村民都认同法轮功,我真的感受到了普天同庆即将来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