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看消业状态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日】下面我想谈谈自己是如何对待身体出现的消业状态的。

从得法修炼至今,不管是“七·二零”之前还是之后,我的身体都出现过消业状态。但是不管它表现得多么“严重”,一般都很快就过去,最长不会超过三天时间,而且它根本就不会对我做三件事情造成任何影响。每次消业过后,只能是让我对身体出现消业状态有了更深的认识。我也绝对不会针对自己身体上出现的问题去发正念,去清除所谓的旧势力迫害。为什么呢?在我看来,旧势力的那些个“黑手”那是层次极低的极愚蠢的生命,它们注定是要下无生之门,连动物都不如,它们看到我躲都来不及,怎么有可能在我身体上弄什么“病业”呢?

我还发现,每次身体出现消业状态,并不是我做得不好,反而是我在讲真相劝三退方面做得较好的时候出现的。我认为,修炼的人在没有开功开悟之前,身体都会有业力存在,人如果没有业力,连修炼的因素都不存在了。另外,因为旧宇宙有个相生相克的理,你在三件事情上做得挺好,层次要提高,功要长上来,业力要消下去,那么在身体上就要承受那么一点点(也有可能表现在人与人之间的矛盾上),心性也跟着提高上来。

前两个星期,有一天我上班的时候突然感到全身发痒,越抓越痒,甚至把皮肤抓烂了,出血了,它还钻心的痒。我马上警觉了,我想到,那个“痒”它可不是我,我的手是我的主元神控制的,为什么我的手要让那个“痒”来控制并去抓身体上的“痒”呢?它痒它的,我做我常人的工作。因此,不管它怎么“痒”,我都不再用手去抓“痒”,不管它如何闹心。

下班以后,在回家的路上,我照样利用机会给陌生人讲真相劝三退,并发真相光盘。当天晚上在家里不管是学法还是看明慧网文章的时候,那个“痒”的感觉还是相当重的,但我还是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其它什么也不想,并控制自己的手不去抓“痒”。晚上睡觉的时候,在半睡半醒的时候,主意识不清楚,手在身上到处乱抓痒,结果第二天早上醒来一看,浑身皮肤几乎都抓破了,除了头部以外。睡衣上血迹斑斑,皮肤上到处出现了类似“牛皮癣”的症状,表面现象很“可怕”。而且那个痒的感觉已经到了脖子了。

我一想,炼功人遇到事情时不能用常人的观念来看问题。我认为,这都是好事,说明我炼的功已经在往表面身体上突破,表面的身体要转变成高能量的物质,那么没有修好的那个身体上的业力就要往外返,从每个汗毛孔上散发出来。我还看到了那个“痒”的无奈,因为它只是趁我睡觉的时候控制我的手去抓“痒”,让我身体表面出现“牛皮癣”的假相,而我在主意识清醒的时候,手脚绝对不会为它控制。更不可能去抓痒。所以我没把它当回事,照样去上班。该干啥干啥。师父说:“这一点跟大家说,你觉着“病”的怎么难过,希望你都坚持来,法难得。”(《转法轮》)我悟到,师父对刚得法参加学习班的学员都这样要求的,无论身体上怎么难过,都要坚持去听师父讲法。那么我是一位得法十几年的老弟子,我难道能因为身体出现了什么“症状”就躺在家里起不来了吗?就不能上班了吗?就不能做好三件事情吗?那不是对自己的要求太低了吗?这怎么可能呢!

当天上班到了下午,我在公司干活的时候就发现到那个“痒”的感觉越来越“没劲”了,原来是浑身除了脸部以外到处都痒,现在偶尔只是一个地方痒一下,它更控制不了我的手了。当天晚上睡觉也很踏实了,到了第二天睡醒觉,身体上的所谓的“牛皮癣”的假相都消失了,原来皮肤上抓破的地方出现了正常的结疤,连“痒”的感觉也都消失了。再过了几天,皮肤也恢复正常。

通过这件事情及其它的几次消业状态,不管它表现有多么的痛或多么的痒,它啥作用也不起,我不把它当回事,照样做好三件事,它很快就消失了。我还悟到,我生生世世所造的业力绝大部份是师父替我消去的,只是留了一点点让我自己过,只是让我承受那么一点点,让我在承受的同时也提高心性,当我心性提高上来的时候,师父将替我消去的业力及我自己承受的那一点点都转化成德,给我演化成功。但是,如果我身体上出现消业状态的时候,就“痛”得起不来了,在业力的控制下无法上班了,也无法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了,那等于是认可了它(业力),那等于是把自己的心性摆到常人的层次中去了,那么常人就是应该得病的,那么可能什么危险的问题都会出来。

更有甚者,如果我连一点苦都承受不住,身体一出现什么问题就认为是旧势力搞的,根本都不相信大法弟子的身体是师父在管,把身体交给旧势力去管了,一有问题就想到旧势力,就针对“旧势力的迫害”去“发正念”,那其实是最危险的。因为你认为是旧势力的迫害,那就是求它要它了,那它就真的会来管你了。这就好象是一个人总认为自己被动物附体迫害是一样的,都是自己求来的。而且炼功人层次很高的时候,发的那一念不纯,所产生的物质也是不纯的生命体,自己的整个空间场都是这种不纯的物质(生命体)。就等于是一边“发正念”消灭旧势力,一边又产生着“旧势力”。即使是暂时消除了身体的消业状态,那根本上是没有过去这一关,业力还积攒在那里,只是往后推了,下次返出来可能更重。下次可能更过不去了。

其实我认为,炼功人吃点苦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身体上那点苦算得了什么呢?你不把它当回事的时候,它啥也不是。师父说:“一个佛一挥手,全人类的病都没有了,这是保证能做的到的。”(《转法轮》)我悟到,佛就有那么大的承受能力,挥手之间可以把全人类的业力都消去(承受下来)。如果我在修炼的这条路上,所有的业力都是师父替我承受的,自己一点苦都不能吃,一点苦都不想吃,让我升上去当佛,我自己都觉得不配坐在佛的位子上,因为我自己生生世世所造的业都消不了一点点,我有什么威德去度别人呢?怎么去替别人消业呢?所以说修炼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修炼的人在遇到问题的时候,怎么端正自己的心态很重要。

通过了几次身体的消业状态之后,我真正的体悟到了“以苦为乐”的其中一层境界。因为身体出现了消业状态,特别是在我刚得法不久的时候,我非常高兴,我相信是师父在管我了,那种喜悦是难以言表的。以后每次出现消业状态的时候(几个月或一两年出现一次),我对法理都有了更深的体悟,在消业的同时,心性提高上来了,功也长上来了。走在回家路上的我,离家更近了,所以我能“以苦为乐”。

以上是我对身体出现消业状态的一些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