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京读研期间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四日】二零零一年四月份,十分爱我、我也很爱的妈妈,突发心脏病离开了我,我八个多月没有见过妈妈了。那年,我正在北京读研究生。由于考虑到经济原因,我和先生过年的时候没有回老家。母亲的离世,给我很大的打击,也使我的世界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之前我是不相信有神的,但我妈妈一直相信,而且家里供着一个道教神模样的画象,我总认为她太迷信了,很不以为然。我是那种眼见为实的人,比较固执,现在来看,其实是无神论洗脑教育的先入为主,使得我们很多人都不愿接受自己认知能力之外的、甚至是完全不同的东西罢了。

处理完妈妈的后事,我返回北京。不久之后的一个周六凌晨,我正在睡觉,突然感觉到有一种能量飘然而至,我马上就醒来了,意识非常清楚,只是被这种能力控制的身体无法动。妈妈说话了,我听的清清楚楚,就和平时人们聊天那样,但就是看不到。她说了家里的很多事情(确实是她去世后家里发生的)。她走了之后,我马上就坐了起来,告诉我先生所发生的事情。这件事对我已形成的世界观冲击非常大,固执的我,终于在眼见为实的事实面前,清楚的知道,无神论才是世界上最大的谬论!

宿舍炼功的好朋友给我请了一本《转法轮》,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零一年六月二十三日,六级考试结束后,我认真的开始学法、炼功。一周之后,六月三十日下午,在我当时的境界中,见证了大法的真实性,看到了从我身上不停的均匀的闪射着很多金光,大约一寸多长,针那么细,并看到了《转法轮》第二讲关于“天目”的讲法中所谈到的另外空间的大眼睛,宽宽的双眼皮,弯弯、长长的睫毛,十分漂亮。

说来也是挺有趣,在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全面迫害法轮大法(法轮功)之前,我竟然从来没有听说过法轮功。记得九九年七月二十四日那天,北京的气温高达四十二度,而且是低报了的温度。在北京邮电大学礼堂里,来自各地的莘莘学子,为了能够在考研中获得骄人的成绩,在酷暑难当的北京煎熬着。那天讲课的是人民大学的某教授,她当时押了一道政治题——法轮功,这是我第一次听说法轮功。我当时的第一个想法是:法轮功是什么?这么让中共紧张,有机会一定要了解了解。

机会真的来了,我顺利的考上了北京一所名校的研究生,宿舍里有一个来自青岛的女孩子,大大的眼睛,非常聪明,非常善良,我们成了好朋友。开学不到两个月的一天晚上,她告诉我她是法轮大法弟子。我很意外,不知说什么好。她大概的给我讲了法轮功的基本情况,当时正是中共迫害法轮功顶峰时期,她建议我看看《转法轮》,我没有拒绝,因为碍于面子,以及已经很淡的好奇心。其实也没有真的去看,因为无神论的洗脑教育,以及铺天盖地的迫害形势。机会就这样失去了。

从二零零一年六月得法以来,九年了。回想起走过的路,恍若一瞬间。在后来的修炼中,感受真的是很多,元神离体在空中盘坐,看到太极图等等,不再一一赘述。也经历了修炼中的各种考验,来自家庭、社会方方面面冲击名利情等各种人心的关关卡卡,跟头把式的走到了今天。还想提一下的是我先生和女儿,先生虽然走近大法却未能走進大法,几次拿起又几次放下,他感觉太难了,他做不到,但他也见证过大法的真实。零二年的一个夏天,他跟着我一起发正念,其实他当时只是看了几天书而已,就感觉到天地之间只有他的一双手;他学《转法轮》时,困的睡着了,看到自己的前两世,一世是个屠夫,接下来一世是个贫困的女孩,母亲生病没有钱,她在街上拉小提琴,痛哭而醒。零五年一月,他腰疼,我建议他和我一起炼功,几天就彻底好了,他在半睡半醒中,知道自己是非常高境界的一个王,那里变得不好了,他很伤心,直至醒来时还能感受那种悲伤。零七年他又一次拿起《转法轮》并下决心修炼,当然最终还是没有坚持下来,这次他见证了更多,看到《转法轮》另外空间的字体,感受到师父给他开顶,法轮在手中旋转等等。

我女儿今年七岁,从小就给她读《洪吟》,但受常人观念的影响,认为她听不懂《转法轮》,直到五岁半才开始给她读《转法轮》,第一遍用了三个月,之后她的天目就开了,看到很多,比如师父坐在大大的莲花上,师父手里拿着一打法轮;还看到不同的凤凰、龙,小婴孩如何调皮;看到我和她的功柱,看到《转法轮》金光闪闪,看到另外空间的神;我发正念或是学法时,看到我另外空间的身体坐在莲花上;警察来我家,看到警察身后的骷髅和不认识的邪恶生命,发正念时看到各种邪恶的生命,我们的功是怎么铲除邪恶的等等。

说了这么多,只是想说明一点: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这句话,不一定正确。很多人都容易犯一个通病,那就是先入为主,凡超出自己知识面范围的,或是与自己已经形成的世界观或观念不同的,一概排斥,不能冷静的、客观的、不带任何偏见的去分析、判断。同时,每个人还受自身家庭、教育、社会等方方面面的局限,加之有目地的无神论洗脑教育,使得我们每个人对客观世界的认知非常有限,犹如井底之蛙,怎么可能对客观世界有一个完整、正确的认识呢?对我们尚无能力了解的,请不要轻易排斥,一概否定,冷静的思考一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恐怕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有借鉴作用的。

我们这个民族经历的太多太多,特别是从四九年之后,在诸多腥风血雨的运动中,人们在胆战心惊中从被动接受到学会“自律”,这是一个多么令人痛心的选择,人们对精神世界的追求从不敢到不愿,直至今天的不想。在这礼崩乐坏的时期,人们无度的放纵物欲,面对真理,绝大多数人会选择保护自己,背信弃义。经历了各种政治运动的中国人,是最善于保护自己的,如果说“反右”运动打断了中国知识份子的脊梁的话,那么,八九年“六·四”学生运动,使得绝大多数的中国人特别是年轻人彻底从中共之前的人人讲政治,变为对政治持有一种玩世不恭的冷漠。人们变得现实,变得利欲薰心,把眼前看到东西看的实实在在。就是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一九九二年五月,李洪志先生开始传授法轮大法,这股清流,由涓涓小溪汇成了今天的滚滚长河,平和而坚韧,在世界上最严厉、最黑暗的政治高压下,洪传到近一百二十个国家,如圣洁的莲花,出淤泥而不染,如傲雪梅花,在寒霜中飘香。

那么人们不禁要问,在这样人心失控的时期,这些法轮功学员为什么能够默默的、与世无争的、平和而坚韧的坚持着?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每一个法轮大法的弟子,都在自己的境界中见证着这宇宙大法的真实、伟大!我记得有人说过这样一句话:一个政权的寿命绝不会高过一个信仰的。所以,任何利用政权来迫害信仰的,都是非常愚蠢的,信仰是人内心世界的自由,怎么可能在暴力的淫威下屈服呢?

也许您觉得无论法轮功怎么样,与您无关,其实不然。略懂中国传统文化的人大概都知道,什么是天象变化。现在我们生存的地球,天天发生着这样、那样的灾难,这恐怕也不是无缘无故的。人在做,天在看。人动什么念头,逃脱不了高级生命的视线,暗室亏心,神目如电。《圣经启示录》中谈到将来会有神的大审判;佛教中也谈到末法末劫,谈到优昙婆罗花三千年开一次,此花盛开意味着法轮圣王下世度人,觉者度人时是世间人心败坏时期,人类就会存在劫难。玛雅预言也谈到二零一二年会有大灾难发生。每一个迫害修炼人的人或群体都不会有善果的,善恶有报是天理!任何事情的出现,绝不是偶然的,也许高级生命在看着我们每一个人的思想、行为,而决定每一个人的未来,为了您及家人的永远幸福,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