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清除邪恶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六日】最近大魔头流窜到我地,多名同修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我也是其中之一。大魔头来的当天早上,小区派出所和社区的人就来敲门,同时调来一辆警车堵在门口,告诉我这两天别出去,如果要去哪儿的话就坐他们的车去。这件事对我无疑是一记重锤,在环境越来越宽松的今天,一直觉的自己早已不在恶警的监视之内,对大魔头来的消息也未加重视,所以突然间碰到这事,还是心乱的很。但是通过向内找和加大力度发正念,一天半后,监视的警察散去。

通过这件事,严肃的反思自己的修炼状态,长期以来存在诸多不足。其一是不重视发正念,发正念是师父明确要求的三件事之一,同修的交流文章也经常谈到发正念的重要性,可就是由于自己人的观念太重,感觉不到也看不到什么,不能在法上理性认识发正念的真实威力,所以常常全球四个整点发正念都做不全,发正念时精力无法集中,敷衍了事,空间场清理的不好,易疲乏、不爱炼功。

尤其是迫害发生前一两个星期,学法状态大不如从前,睡不安稳,大脑迷迷糊糊,到了炼功时间也起不来,常错过晚上和早上的整点发正念。自己心里着急,可是意志力太弱不足以突破。迫害发生的前一天,外出办事坐公车上都能睡着,苍蝇、毛毛虫都往我身上落;晚上半睡半醒时一阵恐惧感袭来。这都说明了旧势力已经往我空间场聚集了大量邪恶,这个时候即使表面空间的警察不来,我也是难受的不行了。就在我决定第二天找同修帮我的时候,警察已经堵上门了。真如开着修的同修写的文章那样,旧势力先往大法弟子的空间聚集大量邪恶,再让这个空间的警察实施绑架迫害。所以通过这事我意识到对于自身发生不正常状态一定要有足够的重视,及时归正,不要让迫害发生。

其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长期的忙做事,学法不足,慈悲与宽容不够,心的容量太小,与同修发生矛盾后一大堆委屈无法释怀,堆积在心里成了死结,觉的没有人能理解,孤苦无依的感觉不断侵蚀着自己的正念,尤其是怨恨心比较多,经常想加大力度学法,可干扰不断,未能如愿,觉的都是别人要我帮助做这事那事,占用我大量时间与精力,却没人顾及我的感受和状态,都是“我”字当头。就是因为“私”所以不能同化法,也感受不到法的威力,所以才脱离整体,被邪恶钻了空子。迫害发生的前两天,还有个明显的感觉,就是这些不正确的观念和思想业力被加强,心里堵的厉害,有窒息的感觉。如果平时能对自己要求严一点,多清理一下不正确的观念与思想业力,时常保持正念,就决不会发生这次的监控事件。

其三,监控发生的时候,原本就心神不安的我更加慌乱,这时候其他同修的正念加持起到很大作用。那时我各种复杂的心绪一齐涌来,还有明显的“怕”,明明知道他们不会绑架我,屋里的大法资料我也没藏起来,但原来被迫害留下的观念就是无缘无故的怕,发正念无法静下来,我打电话想叫一个同修来跟我呆一会,交流一下或是帮我发一下正念就会好,想着自己好了,邪恶就没了。可是打完电话又知道自己不对了,尽想着自己,却没考虑到同修的处境,这个时候同修来会不会对她的安全不利?这不是强大的私吗!但是这位同修也很了不起,表现出一个大觉者的无私与无畏,在警察的眼皮底下两次来我家,第一次来看了看警察监控的情况,因担心我家有常人不方便就没進门,回去帮我发正念了。第二次来帮我解了一些心结,我边说边哭,委屈的不行,她提醒我,“你没修自己”“你心里装的都是事却没装法,”说的正符合我的情况,我哭了一会儿也明白了,下决心去掉这些不好的物质。随后同修走了,过一会监控的警察就撤了。

我原以为是大魔头走了警察才撤的,可事实上大魔头是第二天才走的。我这边警察撤走的同时,其它小区还有同修被绑架。这说明是正念灭尽邪恶的结果:一方面有同修及时的正念帮助,另一方面我除了炼功就是学法内找和发正念了,明显感觉思维清醒,空间场清亮,好象没什么邪恶了。

回首十来的修炼路,坷坎多于通途,眼泪多于欢笑,教训也多于经验,想想自己真是个不精進的弟子,以后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决不能只在重锤下才知精進、迫害来了才知道抓紧。同时把这次经过写出来希望给同修一个借鉴,要把所有的迫害都及时化解在萌芽状态,因为旧势力预谋迫害时,我们提前都会有感觉的,只需稍加重视即可,即使迫害来了,也不要慌,加大力度发正念,同时一定要向内找,“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还要以安全的方式通知周围的同修正念帮助,也是非常关键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