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学法小组一片祥和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九日】一天,我们学法小组正准备学法,这时,一外地同修带另一同修到我们学法小组参加学法,我认为此事不妥(只对事,不对人),如任其发展,不利于学法小组和同修的安全,不能助长此风。事后,我跟主人A同修谈及此事,得知:事先她也不知道此事,并表示近两个月比较忙,有暂停小组学法直到九月份恢复的想法。

得知这一情况后,我忍不住分别跟B同修、C同修谈及此事,并嘱咐他们不要说出去,说不定过两天A同修悟上来了,又改变主意了,事情也就过去了。不曾想,隔天,在另一次小组学法会上,C同修在强调学法小组要注意安全时,将此事作为例证来分析,致使D同修(与外地同修关系甚好)受不了,提早退场。而且,此事牵扯的人越来越多,牵扯的问题也越来越广,误会也越来越深,致使同修间间隔加大。乍一看,这哪象一个修炼群体,完全落入常人的是非曲直中去了,我本人也感到很委曲,觉得里外不是人,处境十分尴尬。

我知道,这事绝不是偶然发生的,是针对我们这个修炼群体来的,让我们相关同修在不同层次、不同角度充份暴露自己执著不放的心,从而将其去掉,在法中得以归正,让我们尽快地提高上来。

但面对眼前的矛盾,我们为什么会如此人心浮动,放不下呢?它到底触动了我们哪些人心和执著呢?才让我们感到这么苦呢? 师父说:“你们要记住啊!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精進要旨》〈真修〉)

当大家冷静下来后,意识到这绝不是修炼人应有的状态,是直接触动了我们放不下的名、利、情所致,所以必须在法中得以归正。地区协调人C同修以多种方式在几天内组织了四次小组学法,反复学习了《转法轮》第四讲、《精進要旨》〈真修〉、《曼哈顿讲法》、《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在向内找的过程中,大家都为自己因不在法上而相互指责的行为感到深深的愧疚。

我们避开了事情本身的是非曲直,各自找自己在这个矛盾中有哪些应修去的人心和执著。这样,浮躁的心开始平静下来了。A同修克服困难,继续提供学法场地,使该学法小组得以正常运行。 得知上述情况后,外地同修也委托D同修向A同修做了真诚的道歉。

在向内找的过程中,那种剜心透骨的滋味,只有我们修炼人才能体会。我先后找出了不修口、慈悲心差、不能被人说的心,还有急躁心、委屈之心、面子心、不平衡的心等等。当我一下从内心深处发现,由于不修口,不但自己造了业,还深深的伤了对方,我才从内心深处真正的意识到修口的重要,并且立即真诚的向被我伤害了的D同修道歉。

在矛盾中,看似为学法小组和同修的安全以及小组学法的正常运行担忧,实则在内心深处还是存在着那么一点证实自己的看法是对的这种私心。我以为现在退了休了,又在大法中修炼十二年了,对名、利、情早看淡了,其实,这不正是反映出我对名的执著吗?自己为什么感到如此委曲、尴尬?这不正是同修之情未放下吗?忍不住、不修口,这不正反映出我对真、善、忍的善和忍都没修好吗?没有善和忍,又如何做得到真呢?找到这里,我感到很汗颜,觉的自己修了十二年了,怎么修得这么差劲!真是愧对师父、愧对大法!而且,我还感到证实自己、维护自己这种私心如影随形,贯穿在我整个的修炼过程中,斩断一节,又来一节,老是感觉斩不尽,去不完。我想,这也许就是我的根本执著,被旧宇宙因素利用。

师父要我们修成无私无我的正觉,所以,我们必须彻底放下名、利、情,去掉一切私心,其中包括证实自己、维护自己的私心,才能脱掉人的这层壳。所以,我们在去执著时才会感到那么剜心透骨,才会感到修炼这么难。找到这里,我才感到真正松了一口气。B同修和C同修也找到了不修口、急躁心和慈悲心不够的执著,D同修找到自己心的容量不够等,牵扯的是非曲直也在同修们同化法光中自然得以澄清。

同修们表示:今后一定要注意修口,修去面子观念,如有误会要做到善意的当面及时沟通,不在法上的话不说,不在法上的话不传,在矛盾面前找自己,形成一个向内找的机制。同修要不断的关心同修,多为同修设身处地想想,進一步修出善心、修出慈悲心,及时消除间隔,共同精進。这时,整个学法小组在一片坦然、祥和、慈悲的气氛中。大家的心轻松了,心的容量增加了,感到在神的路上又迈出了一大步。在此,我们由衷的感谢师父的精心安排!感谢师父的苦心救度!

通过向内找,我们把坏事变成了好事,消除了间隔,去掉了执著,增添了正念。这是师父的慈悲苦度,是法正人心威力的又一体现,同时也展现了同修之间相互协调的重要作用。我们今后一定要在修心上多下功夫,努力精進实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