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师护佑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八日】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七日早七点半以后,我和同修甲骑着一辆摩托车沿着102国道由西向东行驶去县城学法,车速在七十码左右,路过一座小桥时,车子猛的颠了一下,同修提醒我:“你的车速太快了。”我们是靠右侧行驶,前后都没有车、人,我把车速减至六十码左右,突然,在距我车前方五、六米远处,窜出一条横穿公路的狗,只见那狗猛窜了三下,就到了车跟前,想躲闪来不及了,当时的车速太快,也就是一、两秒钟的时间,只觉得车子颠了起来,接着我就飞出去了,什么也不知道了。

后来听甲同修讲,据目击者证实,狗被我们摩托车轧过去之后,还继续往前跑,被后面来的一辆车轧死了,而我们俩都从车上飞了出去,头上戴着的安全帽被摔碎了,车也被远远的抛在了后面,脚蹬子整个都扣在了挂档上,倒车镜刮倒了。我当时昏迷不醒,甲同修胳膊撞破了,腿划破了一点点,鼻子也出血了。但他想自己是大法弟子,肯定没有事,就赶忙过来看我,见我躺在那儿一点反应也没有,他没敢动我。根据经验,这种情况通常要先稳当稳当,当时分不清我是鼻子还是嘴往出淌血,见沙子堆里汪了有半碗血,大约200cc吧。甲同修想我也肯定没事,因为我们都是修炼大法的,有师父管。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醒来了,就听甲同修唤我,我闭着眼睛回答:“我没事。”当时就是一念:“我没事,我肯定没事。”甲同修说:“那就先稳当稳当。”过了大约二十多分钟,甲同修脱下衬衫给我擦血,我开始试着动自己的手、脚、四肢、脖子,感到哪儿块都动不了,只有思维是活的,但我一点怕都没有,想: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有师父管。现在不能动,缓一会儿我肯定能动。

又过了二十多分钟,甲同修征得我的同意架我坐起来,看我左摇右摆,根本坐不稳,又让我在地上躺一会儿。血还在出,甲同修又给我擦血,擦完血,说:“我把你架起来,你靠着我。”同修又把我扶起来,用两腿夹住我的两肋,从后面靠着我,两手搬着我的双肩。这样坚持了二十多分钟,来了许多围观的人,有的要给我们打车,有的要打120,有的要给我们截车去医院,都被我们都一一谢绝了。我们心里明白:我们是大法弟子,没有事,根本不用上医院,也不用打120。甲同修安抚他们说:“不怕,不怕,先稳当稳当,我们心里有数,会处理好的,请大家不要为我们过多操心。”

前后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我能撑住身子了,我对甲同修说:“扶我站起来,有师在,有法在,一定能行。”甲同修和一名当地人把我架起来,我还是坐着的姿式,腿不能直,我想:“这不行,我是大法弟子,我一定得站起来。”我把左腿、右腿用力一伸,就都立在了地上,就这样,由两个人架着,我终于能站立起来了,可迈不了步,又坐在地上有十多分钟,血还在出。我对同修说:“咱们到谁家院里休息一会再说,这块围观的人太多,好象咱们造了多大的交通事故似的。”他们把我架到一对老夫妇家的院子里,让我坐在大石头上,我能坐稳了。老夫妇非常热心,拿卫生纸、毛巾和水盆给我们用,当时我耳朵里听到的全是让我上医院,就听有的人说:“眼睛都封喉了,满脸开花,安全帽都摔碎了,你还能走?怎么走?四肢都不能动,你还想走?赶快上医院吧!”大伙儿让同修给我打车去医院,我就是不动心,坚定一念:“我没事,我就是没事,我什么事都没有。”这时我们就做该做的了,大法弟子到哪里都应该堂堂正正的讲真相救人,

甲同修说:“我们两个是炼法轮功的,我们有师父管,有大法保佑,佛法无边,请大家放心。”接着同修又讲了他自己两年前遭遇车祸,左腿骨折,膝关节、踝骨受伤,没有打针、吃药、上医院,二十多天就好了,该干啥干啥。还告诉他们,我们是因为学大法而受益了,不要相信电视台播出的谎言,危难时一定要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人们陆续散去。

我们想大法弟子不能占便宜,甲同修就去买毛巾和卫生纸给老夫妇,到路边正好看到那条被轧死的狗,就问当地的人:“这是谁家的狗,被我们轧死了,真是对不起。”当地人证明说:“不是你们轧死的,是后面来的那辆车轧死的,我亲眼看着的。”

同修回来,我就看我那辆摩托车,随即那个院主人就给我收拾摩托车,只见他把那个脚蹬子掰来掰去,就正过来了,我一看还能骑,就把我的摩托车打着火了。我想我一定能走,因为我有师父管,我们不能在这老让人围观着,必须得走,让甲同修和一个小伙子帮忙把我架起来,把车给我顺到门口的小道上去,把我扶到车跟前。我的腿不听使唤,手扶着车把上不去,我说:“你们把腿给我搬上去。”后边有人说:“不行啊,危险啊,不能走!不能走!”我想:“上了车我就能走,我肯定能走。”我把车打着火以后,心里对师父说:“师父,请您加持弟子,给弟子一些力气。”我的眼泪下来了,这时胳膊有劲了,我挂上一档,一踩油门,嗖的就过了公路了,是回家的方向,就听后边的人说:“他怎么能走呢?摔成了这样,怎么还能走呢?”

我到了路北,把车停下,摆手招呼甲同修上车。甲同修上车以后,我挂上档走了,跟在一个车后面,胳膊还是没力气,车把儿有些晃,我心里说:“师父啊,请您再给弟子一些力气,让我扶住车把儿。”车把儿不晃了,一看车速慢还费力,又加速到六、七十码,带着甲同修回家了。快要到同修家下公路时,让甲同修先下车,因为拐弯的地方太多,怕扶不住车把儿,自己骑到同修家院里去。下车时,根本弄不动车子,等甲同修到家给我支好了车子,才進屋。大嫂同修赶忙给我们拿水,找衣服,做饭。我想先在同修家稳定稳定,但我还得回去,我家在二十五公里外,我不能麻烦同修,听说同修家有客人,我不能让世人看到大法弟子这形像。甲同修说什么也不让我走,说:“你先在这住下,养好伤再说!”我说:“我必须得走,既然能从那儿骑回来,我就能从这骑回家去,我不回去,家那边同修也惦记,今天晚上我还要参加集体学法呢!”

甲同修看实在留不住,就说:“那你先把饭吃完再走,好有劲。”我的嘴里全烂了,一块肉一块肉的,还含着沙子,嘴唇不知道肿的有多厚,鼻子在淌血,脸上的创面都定嘎巴了,乌眼青;但我吃了一大碗米饭,一碗豆腐,嘴里也不感到疼,浑身上下哪也不感到疼,我想是师父把我疼的部份闭锁掉了,心里只知道感恩,说不出什么。

同修看我执意要走,就给我找了一个安全帽,不能让别人看到大法弟子这形像啊,正好帽盔的有机玻璃是暗色的,能把我的脸遮住,又把摩托车给我顺到大门口的道上去。我想到家的时候,一个人也看不着,一路上,我就想我是大法弟子,正念清理不好的东西,把淌血的鼻子用两个纸球塞的严严的。到家后,吐的全是血块子。

我晃晃悠悠就上了六楼。進了家门以后,胳膊、手就有知觉了,不动什么事也没有,一动胳膊就疼的要命,我知道师父又为我承受了很多,这时,我明显地感到后背、脖子等处有法轮在转,我知道是师父在为我调整身体,心里更有说不尽的感激。進门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师父敬香,叩谢师恩,说:“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和慈悲呵护,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弟子无以为报,今后唯有做好才能报答师恩,弟子没有做好,给师父和正法添了许多麻烦,今后我一定要走好,一定要走正。”

当时的心情真是无法言表。家这边的同修来看我说:“真是太神奇了,你摔得这么重,怎么上来的?”我说:“我忽忽悠悠就上来了,我有师父加持,什么都做的到。”同修们以为我不能自己做饭了,给我打饭买饭,买许多吃的食品,我说:“我什么都能做,你们不要这样做,这样会把我惯坏的,把我惯懒了,你们就成了不是帮我,而是害我。食品你们给我买来了,不能让你们拿回去,但我一定要把它变换成大法资源。”过后,我拿出二千多块钱送到资料点,用来救众生,食品一部份送人了,至今也没吃完。

回家后,第一顿饭就是自己做的,简单的能吃就行呗。穿不上衣服也穿,大法弟子什么都能做。同修们帮我向内找,鼓励我坚定,第一个星期,我只能平躺在床上,二十分钟的觉也睡不上,浑身很疼,一疼,我就炼功。第一套功法有抻的动作,再疼我也抻,我有师父、有大法管,一抻什么都好了,我的一只胳膊疼的抬不到位,只能抬起一点点,我想你能动一点不行,没到位。我想起神韵晚会里的《震撼》,同修被恶警打伤后没人管,背后却有佛、道、神在助,我有师父管,我炼这么大的法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呢?当时疼的难受,也有不正的念干扰,“胳膊折了”,我想这一念我不要,我的胳膊好好的。当时身上没有不疼的地方,胳膊吹口气都疼,我想师父为我承受了那么多,我也该承受一点了,百分之九十以上师父都为我承受了,我才承受不到百分之十,还嫌疼啊?炼功!学法!晚上睡不着就背《洪吟》。

想想师父的法,看书看不進去,被一种无形的东西搅的疼不疼、痒不痒的难受,发正念也感觉发不出能量来,手上都是凉乎乎的东西,心里挺悲伤的,后来才悟到是在排不好的东西。我问同修:我怎么总闹心呢?同修说:你得有正念啊!我还没悟到,又问他,他说:你不得有正念吗?你看看法中咋讲的?我说:都说有正念,正念,正念怎么出啊?当我学到《转法轮》第二讲“不在五行中,走出三界外”时,我猛的悟到,通过修炼大法,师父已经把我的身体转化成高能量物质,我已经是一个不在五行之中的身体了,它怎么能制约的了我呢?它制约我它是错的,念刚一出,就感到浑身一震,那不好的东西“唰”的一下子全没了,身体一点也不疼了,学法也不闹心了,发正念感觉能量也强了。

第二个星期,我脸上的嘎巴逐渐掉了,我想我得自己出去买菜,我不能老呆在家里,我得出去做我应该做的事。想到同修家去学法,我的头发有点长,这形像可不好,不能让同修看到这样邋邋遢遢的样子,就到附近去理发,也是证实大法。我对那个理发的说:“我摔了,摔的挺重的,当时都休克了,什么也不知道,围了一大圈人,也没上医院,两个星期就到你这儿理发来了。如果我不学大法,不死也得高位截瘫,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呢!当时四肢都不能动,可我信大法就好了。”他很吃惊,有些为我惊魂未定,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理完发,我想骑摩托车去同修家,却弄不动车,我想:“我一个大法弟子骑不走你?我非骑走你不可。”我把车费力的倒出来,想:我身体是个小宇宙,我是来归正新宇宙的,一切不正的东西都得归正。我骑上摩托车,来到二公里外的同修家里,同修见我能骑摩托了,惊喜的感到太神奇了!

第三个星期,我便能顺利的骑着摩托车到二十五公里外的甲同修家去学法了。七月二十二日,我和甲同修买些礼物,到老夫妇家去表达谢意,同时证实法轮大法的神奇。当老夫妇看到我身上的伤全好了,丝毫看不出有摔过的痕迹时,觉得简直太不可思议了,都感叹法轮大法的超常与神奇。我们告诉他们这都是由于我们修炼大法有师父保护而出现的奇迹,告诉他们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千万不能相信中共的谎言,并转告那些曾经关心过我们的好心人,让他们放心,并表达我们的谢意。

经过这场劫后余生,我和甲同修都向内找,找出了许多不足,学法不入心,胡思乱想,敬师敬法程度不够,怨声载道,做好事也生气,眼睛老盯着别人,向外看,向外求,不修自己,修别人,不容别人说,一说就炸。还有,我总认为自己修大法了,身体越来越向年轻方向转化,精力充沛,年轻小伙也比不过我,车速总是快,常常超车,认为时间宝贵,大法弟子重任在肩,而且做的是最正的事,骑车快一点没什么,结果出事了。这都是我们要修去的。还有我年轻时爱吃狗肉,欠债要还,这可能是狗家族向我讨命来的。更重要的是我还悟到,只要坚定的信师信法,师父什么都能给我们做,今后我们一定要遵照师父的法去做,走正,走好最后的修炼、证实法之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