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记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八日】我家住在东北一个偏远的小乡村,姐姐、妹妹们均住在百里之外的县城。九七年初,她们喜得大法,受益匪浅。同年七月,我十五岁的女儿正在县城读初中,突然得了黄胆性肝炎。在治疗期间,为了不耽误孩子的学业,我们住在姐姐家的地房里。女儿白天上课,我给她煎药,做饭,晚上女儿边输液边写作业。妹妹利用空闲时间给我讲她和几位亲人修炼大法后身心变化的情况,并带我去学法小组看师父讲法录像。

当时,因我放不下常人的东西,并没有走入修炼。正当我想安安稳稳过幸福生活时,灾难突然降临了。女儿打电话说她左眼看不见黑板字,我们以为她的视力又下降了呢,结果到省军区医院诊断为视网膜脱落,很快做了手术,住了五十天医院。医生嘱咐:回家后,不许蹦跳,不准骑自行车,不做剧烈运动,整天躺在床上。孩子的天性决定她爱动,怎能老老实实的躺着不动呢?她一会翻翻书,看看自己被落下多少课程了,一会望望窗外上学的孩子们。尤其是同桌来看她时,她就更着急。看到这些,我的心真是酸酸的,眼泪不知流了多少次。后来,我就偷偷的把她书包藏了起来,这样,多少得到了一点安慰。

有一天,女儿突然发高烧,连咳嗽带喘,满脸通红,就连做手术的那只眼睛都模糊一片,简直黑白不分。在当地治疗不见好转的情况下,又返回了省军区医院,拍了片,那位眼科主任一看,说:不行,还得住院,再做第二次手术。我一听,当时腿就软了,连楼都下不去了。好一阵子缓过神来,请求医生先按感冒治一周再看结果。医生同意了我的想法,给开了一周的消炎药,并再三叮嘱:如不见好转,马上住院做第二次手术。

回家刚输了一瓶药,第二天一清早,当地大法辅导站站长来我家告诉我说:师父《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录像来了,在同修家的大酒房里放,邀我去看。躺在床上的女儿急着也要去看。当时,由于我学法时间短,悟性差,心里老想着医生嘱咐的话,担心怕女儿磕磕碰碰。站长同修看透了我的心思,便说:孩子要去就让她去吧,咱们左右不了,一切都交给师父管。我说:对!就这样,女儿高兴的跟我们去了。我们席地而坐,女儿坐在前边,我坐在中间。

刚看到一半时(大约两个半小时),她就东张西望,精神十足的瞅瞅这个,看看那个的。俗话说,小孩不藏病。她激动的告诉我说自己的病好了。我知道是师父给我女儿净化了身体,把病给摘掉了。我鼓励她继续认真的听师父讲法,她一直坚持看到完。

在回家的路上,女儿蹦蹦跳跳的,快活极了,告诉我,说她不用打针了,眼睛好了,明天就能上学了。我一瞅,她的眼睛真是黑白分明,面部红润。在场的同修们看到这一事实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师父的伟大。第二天,女儿背着书包又上学去了,我的心情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如今,我与女儿风风雨雨的走过了十二个春秋,是师父拉着我们的手走过来的。虽然我的家被邪恶迫害的很惨,我们承受的很大,然而,法轮大法的美好早已在我和女儿的心中深深的扎下了根,任何邪恶势力都无法改变。现在,我的亲人已有二十多人得法,最近还有走进来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