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调人出现间隔切记找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九日】作为大法弟子的协调人,在协调中出现间隔,一定要找自己,明确这一点,做到这一点,这是十分重要的,因为此时“修的是你在对待问题时是否用正念”(《再精進》)。若真能做到正念去对待,那么,一个地区的整体协调就会好、三件事也会做的好;而对协调人自己来说,也就是在实修,心境在提高、在升华。这方面,我是有亲身经历体会的。

我地区有一位协调人,与其他几位协调人都不太合得来,后来,竟有事也不找她协调了,有时非得找她协调时,虽然表面上协调一致,没有以往的争论,但事后该咋做还咋做,等于没有协调。较长时间都处在这么一种状态。而我与这位协调人还算能合得来,有事也能协调。

可有一次,定好了协调的时间、地点,我按约等她足足超过两个来小时,她也没来,无奈我只好给她打了个公用电话,她来后便说:“我事多把它(指此事)给忘了”,此话刚说完,还未等我回话,就埋怨起我给她打什么公用电话来?我当时一听,你明明失信,还埋怨起我来了,当时就想给她回敬几句,但一想别因这个影响当时急需办的法事,所以一句埋怨的话也没说,就与她直接谈起急需办的事了。

此事协调好了也办了,竟象没事的过去了,可在我的心里对这位协调人便产生了一点间隔,由于当时没有向内找自己,也就没有意识到这颗间隔的心的产生。后来,在另一件证实法事协调时,她与我说好了时间,她来取,不耽误往下发放。可到时候,她又没来取。无奈我便传给别的协调人给代办了,别的协调人代办时对我说了:你这样做,她知道还得埋怨你。我说:咱不能耽误证实法的事。他顺便说了一下其他几位协调人为什么不愿与这位协调人协调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她事多,有时明明她说的不对,还不许你说。我当时听了也意识到这是在加大协调人的间隔的空间场,也没有指出、制止,反而还点头表示赞同。就这样一来二去的,我与这位协调人协调的也少了,渐渐的也象其他几位协调人一样,不主动找她协调了。

协调人出现间隔可不象常人领导出现的矛盾,咱们以后少办事或者不与你办事就得了,它没啥大的后果,可大法弟子的协调人间出现间隔、如不及时向内找、消除间隔,那产生的后果可是严重的。它就可能给证实法,救众生带来不必要的、甚至是无法弥补的损失。

记得有一次,地区性的较大的法会,就因其他协调人与这位协调人在协调上出现间隔,当然,也有些客观上的因素,甚至在学员大部份都来了,快要开始时,间隔反而加剧,结果让另外空间的邪恶钻了空子,恶警竟前来对学员集体绑架,当时由于学员正念足和师父的呵护,在强大正念场的控制下,抑制住了恶警,学员才陆续的走脱,未造成大的损失。此事过后,不长时间便又出现了学员被绑架,枉判重刑的案件;接下来就是邪恶上学员家摸底、填表或借人口普查,不断骚扰等事件的发生。

正法進程到了今天,地区性的修炼环境突然间变的不好了,在邪恶已经什么都不是了的情况下,邪恶因素还敢对大法弟子疯狂,这可不是偶然的。我反思自己,明白了就是我们地区协调人在较长时间,在协调上存在着的间隔问题,未能很好的根除,这其中就包括我。虽然,也向内找过自己,但均局限在表面的人和事上的对与错,而都没有找到根本,即在对待问题时是否用正念。

师父说:“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我不只教了你们大法,我的作风也是给你们留下来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精進要旨》〈清醒〉)

我向内找自己就想:当初,多数协调人都不愿意与这位协调人协调,这其中就存在了间隔,各自都没能很好的找自己,让我看到了、听到了,我也没能向内找自己,似乎与自己没有关系,放过了修炼提高的机会。而我那时与这位协调人能协调,没有间隔。可后来,在协调中产生了间隔也没能引起重视,好好的找一下自己,反而也走了他们被间隔的路。看似都对这位协调人有矛盾、有问题、有间隔。其实真心的向内找,恰恰是我自己有需要去的造成间隔的人心。我回想了一下,第一次开始产生对这位协调人在协调上有间隔的心时,就是自己在常人时对人和事有一个标准,即:“言必信、行必果”,也就是办事要守信用、要爽快,符合了这个标准,我就愿与其共事接触。当时,这位协调人没按约定时间来,我虽嘴上没说,表面上又让人看不出有什么不快的感觉,可触动了我固守的“言必信、行必果”以自己私念和要达到的目地要求人家这颗常人的心,于是在内心不能正确的理解、宽容、对待这位协调人的失信表现,由此而产生了间隔。恰巧,不长时间在另一次协调时,又出现了失信的情况,再加上别的协调人那么一说,间隔也就不知不觉的形成了。导致行为上偏离法,开始疏远了这位协调人。

我找到了这颗造成间隔的常人心后,我就清除它,清除后我再反过来用正念看待这位协调人当初的失信,就不是我当时的想法了。反而看到了她的诸多的闪光点,那就是她说话直爽,不躲躲闪闪,由于我看到了她的闪光点,我再看她当时所说的“我事多把它(指此事)给忘了”,我相信这的确是实话。因她是个老年同修,又负责许多项目,而家庭负担也挺重,一时忘了都在情理之中,那她为什么还埋怨起我给她打什么公用电话呢?后来我得知,她想起约定这件事时,已经晚了两个来小时了,她便急着往这赶,恰巧,我这时打公用电话催她,她埋怨我正往这赶呢,你还打什么公用电话。埋怨的是这个。因她直爽,所以当时怎么想的就怎么说出来了。

由于用正念对待问题,我与这位协调人的间隔真的消除了,从而出现了在地区整体协调上,默默圆容配合的良好局面。近期,地区有几名同修突然被恶警绑架,事发的当天,我们就上网曝光、制作真相传单、不干胶、并组织家人前去要人,震慑抑制了邪恶,结果两天就把人给放回来。在营救的过程中,由于此事发生的急,未能与这位协调人沟通,但这位协调人知道后,便组织打了许多不干胶,第二天就在城乡到处贴的都是,很好的默默的圆容配合了这次整体营救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