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警察深夜绑架一家三口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导)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一日夜,家住河北省唐山市路北区华岩南里20楼3门103室的李洪奇一家,被唐山路北区建设路派出所警察围困,深夜一点多亲友接到求救电话。目前得到消息,一家三口已被关押到唐山市长宁道拘留所。

第二天上午邻居发现她家北厨房外的铁罩子已被撬开,能钻进人去,敲门家中无人。已知参与作案的单位是唐山国安及建设路派出所。

刘保芹,五十七岁,原在唐山市委印刷厂上班,丈夫李洪奇,在唐山市交通局上班,女儿李英楠,小学教师,九九年以来一家人因不放弃信仰多次遭到迫害。刘保芹在唐山市第二看守所曾遭酷刑折磨,被戴大镣长达九十天,并留下后遗症,腰部弯曲不能伸直。而且每逢“敏感日”一家人都被派人监视居住,连买菜也不让出门。刘保芹单位十多年没有给她开过工资,生活艰难。

早在二零零一年五月份,当时唐山市政法委书记陈满在一次传达迫害法轮功学员指令的会议上叫嚣:宁可死几个人(法轮功学员),也要达到百分之百的转化率。并亲自点名六名法轮功学员必须抓到强制转化,其中包括刘保芹及女儿李英楠。结果这几名法轮功学员在一个多月内先后遭绑架。

二零零一年七月三日,唐山市公安局一处郝东平等人在唐山市西火车站南侧的公共汽车终点站,将两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并施以酷刑。郝东平还以伪善的手段谎称他也是修佛的人,如何如何。七月二十日上午,刘保芹在唐山48号小区遭绑架。被关押到唐山市第二看守所关押一年多,在第二看守所,刘保芹因揭露恶警暴行,被恶警戴上约三十斤重的大镣长达九十天,导致双下肢麻木、疼痛,至今未恢复正常。遭绑架时,身上带二千多元生活费也被恶警抢走。因她不放弃信仰,又被送到唐山纺织大学洗脑班进行迫害十六个月之久。由于遭受长期折磨,刘保芹留下后遗症,腰部弯曲不能伸直。曾多次到单位--唐山市委印刷厂索要工资,都被无理拒绝。十年来,单位没有给她开过工资。

女儿李英楠,三十岁,唐山路北实验小学教师,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下旬,李英楠在天安门讲真相被警察绑架,被关押到唐山市第一看守所。当天被牢头王秀玉(贩毒犯)毒打,泼冷水,不许睡觉达一个月,后又多次被罚站,不许睡觉。被原第一看守所所长张新,打休克好几次,冬天就用凉水泼醒。又被女恶警幺淑君毒打多次,罚站长达两个月之久(夜里3点至5点休息)。看守所女监所长张鑫以“将衣服扒光关进男牢”相威胁,逼迫李英楠背叛信仰,妄图制造再一个“马三家”惨案。

二零零二年六月,李英楠被关押到唐山纺织大学洗脑班进行迫害,初期近二十多天,四班轮换强制洗脑,不许睡觉、罚站、挨打挨骂。由于李英楠不配合恶人,恶人不让洗澡达四个多月,当家人质问学校,蒋立群说“有规定,不配合的不让洗澡,这是学校的管理模式。”每天只给开一次门去厕所。一个人在屋里关着近一年,经常被王志杰、孟凡铁、张实、蒋立群等人关在屋里毒打。七个多月受尽了所有的酷刑,二十多岁的女孩被迫害的遍体鳞伤,奄奄一息。最后人快不行了才被父亲背出来。

李洪奇,在唐山市交通局收费科工作,迫害以来妻子和女儿遭受的痛苦使他每日生活在担惊受怕之中,精神压力很大。此次一家三口全被绑架,邻居纷纷议论指责:这是什么世道啊?撬坏阳台罩,入室抢劫绑架,真的是比土匪还土匪!

建设路派出所0315-2824442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