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的“庭审”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日】过去有个笑话,说是一个人请客,先来了两个。大家等了一会儿,主人就说:“该来的没来。”其中一个客人想:看来我是不该来的,就找个借口走了。主人一看又随口说了一句:“不该走的走了。”剩下的这个客人就想:看来我是该走的,没打招呼也走了。

这个笑话是讽刺人不会说话。可是作为法官,要在审判时说出类似的话来,那能是笑话吗?这只是一个不会说话那么简单的问题吗?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日河北省迁安市法院对李艳奎、赵明华、李青松、张贺文四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这四位法轮功学员是二零零七年十月被非法抓捕的,四人已被非法庭审四次,后被唐山中级法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驳回。二零一零年八月十日迁安法院又进行了第五次非法开庭。

上午九点开始,不穿制服而穿白衬衫的审判长王子良嘴里叼着烟卷,坐在写有书记员标志的位置上主持庭审。庭审一开始,王子良先讲了一个笑话:你们炼法轮功,我没碍着你们,我家楼房上下全是法轮功传单、小册子,从唐山中院邮来的真相信都寄到我这儿了,我家邻居84岁老人见面对我说:“王子良你也太坏了。”引得全庭人员大笑。

庭审中,王子良接打四次手机,两次离开庭审现场,多次用右手摸脑袋、理头发、拧鼻子,做出很不雅的动作。

李艳奎、赵明华、李青松等三位法轮功学员都在法庭上揭露警察刑讯逼供的情况。为李艳奎辩护的律师全云革说:“根据法律条款,证人没有出庭,法院仅凭证言不能定罪”。王子良蛮横地说:“哪条法律,我怎么不知道?”全律师就大声宣读了相关法律条款。王子良小声说:“我听明白了,该来的证人没来,没让来的倒来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呢?王子良明知“证人”不会出庭,可是他却分明看到了检察院呈递的起诉书中所涉及的另一个证人就在座位上坐着。这个人就是法轮功学员白雪霜。他当然知道起诉书上的证据是伪造的,到哪找证人?所以他才说:该来的证人没来,没让来的倒来了。

检察院的公诉科科长周文庆也未穿制服,穿的是黑、白、红条T恤衫。在庭审过程中,用右手捂揉肚子,多次把上衣下摆往上卷,露出肚皮。周文庆在指控白雪霜给李艳奎法轮功真相材料多少份时,白雪霜当庭站起来揭穿谎言说:“我就叫白雪霜,我没给他,我作证。”

法庭上当时的场面真是要多尴尬有多尴尬。这还怎么庭审?先是法轮功学员揭露刑讯逼供,后是你说的所谓证人不露面,最后是你编造的证据中所涉及的人当场出面揭穿谎言,这不明显的是栽赃陷害吗?王子良哪还管得了这些,慌忙指使法警把白雪霜带出法庭。

其它的咱就不说了,就单凭这一小小的插曲,您说这搞的是什么?给人定罪当然要有证据,这检察院提供的证据怎么就假到这种程度呢?凭这就能给人家定罪?凭这就关了人家三年?

看来84岁的邻居说王子良“太坏了”还不全面,他一个人再坏也达不到这种程度,这得有公安局、检察院和法院的相关人员的相互配合才能达来如此坏的地步。不过王子良的这句“该来的证人没来,没让来的倒来了”的心里话,却深刻的反映出迫害法轮功者狡诈、卑鄙和心虚的变态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