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法轮功学员张玉洁多年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省榆树市法轮功学员张玉洁,是近六十岁的人了,在法轮大法遭到迫害的十一年里,她因几次为大法鸣冤,受到中共当局的残酷迫害。又因讲真相救人,遭到绑架和非法关押。派出所、公安局、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这些地方都见证过她所遭受的非人折磨。

下面是张玉洁自述的她所亲历的和她所目睹的部份法轮功学员这几年遭受的非法关押、毒打、挨饿、挨冻、强迫奴役劳动、非法抄家、罚款等一系列迫害,揭露迫害是希望让不明真相的人们看看中共的所作所为,认清谎言,明白真相,退出中共恶党,在大难来临时,给自己留一条生路。

一、寄真相信为大法鸣冤遭绑架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大法,我知道法轮大法是好的,给当时的中共市委书记李伟写了一封证实大法好的信,被建设派出所及公安局政保科构陷,九月二十五日以“扰乱社会治安”为名被非法抓进拘留所。

在拘留所,开始,由于我们背法,警察王飞就把窗户全部打开冻我们,拘留所本身就潮湿阴冷,这下就更冷了,而且当时不准家人送任何东西。连手纸和洗漱用品都得在拘留所买,拘留所卖的东西比市面价格高出一倍,而且还是一些劣质的东西。吃的就更不用提了,头几天我们吃的玉米面窝窝头和土地的颜色相差无几,根本不是人吃的东西。每天二顿饭,后来窝窝头改成发糕,每顿只给一小块,有时还不熟,女同修都吃不饱,那些男同修就更吃不饱了。当时有个女孩叫王小红,饿得就吃口咸菜喝口自来水,就在这样的虐待下还强迫我们干活,上西地(西良)去挖鱼塘,抬土,挖泥,给他们收拾冬天吃的菜等,不给任何报酬,而且还让我们每天交十元钱伙食费,不交伙食费就不给行李,利用法轮功学员来挣钱,当时就有警察说拘留所靠法轮功发财了,这些警察每顿饭五、六个菜,而以前连两个菜都吃不上。就这样我被非法关押两个月才放回家。

二、去北京为大法鸣冤半路遭劫

二零零零年正月十五,我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在长春站被绑架,后来被关押在榆树看守所。在看守所,我们背法、学法,警察滕庆玲用拖地脏水泼我们,结果把我们的衣服都淋湿了。后来又把我们的大法书抢走,我们全体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其中一个警察劝我们说:我们都知道你们是好人,就江泽民它不会干(不会当官),要都用法轮功多好,它就省心了。

但是我们还是坚决要求要回大法书。后来看守所怕出事就把我们转到拘留所。到拘留所后,我们全体法轮功学员早晨集体炼功,并坚持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警察就打我们,所长魏福成指使警察张福学、还有外号大孙子的孙景富、张某某还有司机韩某某打我们,打完我们,白天还让我们在外面冻着,而且把我们的棉衣扒下来,只穿单衣服。在外面一冻就几个小时。那时,东北的天气特别冷,还刮西北风,下着清雪,后来有的同修手指甲都冻掉了。警察高勇看着我们不让动,有个叫刘金凤的小姑娘穿着单衣服坐在雪地里冻得手背肿起老高,高勇还拿着小棍打她的手。一次有两个法轮功学员被打、冻得昏过去了。我们往屋抬,警察许久飞(已遭恶报得癌症死亡)不让抬,说每年都有两个打死的指标,我们大家力争才把同修抬回屋子。

后来到五月份就有六十多人被劳教。当时的政保科长是陈兴国,政保科参与迫害的警察有石海林、郭树青、胡满山。五月份,就剩我们二十几个法轮功学员了,让我们到西地给它们栽树,我的手都裂了口子,疼得晚上不能入睡,一直到五月末,勒索家人一千元钱才让我回家。

三、再次去天安门证实大法,再次遭绑架

二零零零年末,我和几名同修再一次去北京上访,被北京天安门派出所警察绑架,送到顺义看守所。在顺义看守所,给我们每个人检查身体,这可能就是为活摘器官作准备吧,当时我记得我的血压是一百九十,但是没有释放我,第二天是二零零一年元旦,把我们分在几十辆大汽车上拉走,我被送到清河的一个大市场派出所,因我不说地址和姓名,就把我关在地笼子里,我绝食抗议后送清和看守所由家人接回,当时被陈兴国勒索三千元钱。

四、在同修家被绑架遭劳教迫害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八日晚上,我到一个同修家去,被在那里蹲坑的警察绑架,参与绑架的是正阳派出所的警察(是跨区绑架,不知姓名),前后共绑架十一名法轮功学员。在公安局的政保科,警察石海林大打出手,还不让我去厕所,打完我,他累得水都喝不进去了。他们领钱后把我送进看守所,在看守所它们搞逼供,强行把我扣在铁椅子上长达十七个多小时,逼我说出其他同修和真相资料的来源,我不说,它们就往我身上浇凉水,用烟头熏我,用手抠我的肩胛骨,整个身体都不能动。这个警察自称是长春公安一处的张征,后来我们绝食抗议,看守所副所长宫铁和几名警察把我和另一个同修拖到他的办公室,用木头棒子打我们。

后来把我们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继续迫害。在劳教所每天都遭受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每天逼我们唱歌颂中共的歌曲,强迫看诬蔑大法的电视,看歪理邪说的书,用各种方式洗脑;在肉体上每天奴役,从早五点起床一直到晚上十点半睡觉,有时更晚(完不成任务就不让睡觉),恶警侯志红为首实施迫害。

一切生活用品都得在劳教所购买,这里的东西比外面价格高一倍甚至更多,干的活多数是有毒的,做出口的一些工艺品,小鸟、蝴蝶等,在非典期间还做口罩,这边做口罩,旁边就是臭气熏天的鸡毛,鸡毛满屋飞,另一边还挑瓜子仁,用于加工食品,还剥大蒜,每个大队都是自己到外面找活,自己获非法盈利,每星期还逼迫大家写思想汇报,不写放弃修炼保证的就用电棍电,不让睡觉,后来怕别人看见就更阴险地把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绑在床上不让下来,一周后人就不会走路了。一小队有个姓陈的法轮功学员就是被捆成这样的。在劳教所里精神摧残远远超过肉体迫害,其中恶警有大队长刘某某,侯志红、管教赵晶、王淑华等,遭受这样残害近一年才回到家。

五、讲真相再遭绑架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在街上讲真相救人,被建设派出所警察强行绑架到国保大队,后被关押到拘留所,十天后被放出来,家人被勒索五千元钱。

只因做好人就遭受这些残酷的迫害,善恶有报,看当前的天灾人祸,天灭中共就在眼前,奉劝那些还在为中共卖命的人,快快醒悟,脱离邪党,在即将到来的中共灭亡日子里,不给中共当陪葬品。选择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