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中的“白脸”与“黑脸”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日】中共对大法弟子的身体摧残和精神折磨等迫害在网上已经曝光很多了,然而,对于他们的伪善和“软刀子”的迫害却报道的不多。在十余年的迫害中使我们看到,不管邪恶采取什么招数,目地都是要使你正念下滑,从而把你拉向人。我自己就有这样的深切体会。

记得恶警对我非法审讯时,24人分成12组,2人一组,昼夜24小时车轮战似的折磨我,他们每组审问我时,都问着一个相同的话题:“资料是哪来的?说吧。你不说我们也掌握,现在就看你的态度……。”当再换一拨时,问的还是这个话题,而且我发现他们虽然这样问,其目地并不注重问话内容的本身,记录也是敷衍式的,换班时把记录给撕掉了。后来我终于明白:他们这种车轮战式的非法审问,目地不是问资料的来源,因为我手头就没什么资料。他们这样的目地是折磨你精神和肉体的同时,打掉你的正念。明白后,我立即发正念让他们困和睡觉,还真灵,每2小时换班时,只要我一发正念,他们不是哈欠连天坐不住走了,就是趴在桌子上睡大觉。对于这种“黑脸”式的迫害一般我们都能够看清楚或知道如何去对待。然而,对恶警伪善似的“白脸”迫害时,很多同修便看不清或很容易上当。

在劳教所期间,我和同修曾经历这样几件事,一次,一个同修被恶警吊在铁管子上,打的死去活来,正在这时,另一个警察来了,看同修被打的惨状,厉声喝道:“别打了,你这是干啥呢?打人是犯法的,叫头知道还不处罚你。”打同修的警察走了后,这名警察把同修手铐打开,扶着坐下,嘴里忿忿的说:“什么警察?这赶上土匪了。把人打成这样。一个炼功的也不是刑事犯,凭什么出手这么狠?”一边放同修回去,一边友好的说:“回去休两天,吃鸡吗?我给你买一只烧鸡。抽烟吗?我给你买两盒烟。我们警察也不一样。警察里也有好人。”而且,还真的买了一只烧鸡送给同修。开始同修对这种现象迷惑,可是后来这名警察让同修写三书时,同修一下明白了:他前边唱“白脸”和那个打他的唱“黑脸”其目地是一样的。

问题是当看到唱“白脸”的警察险恶用心时,你能否正念揭露和抵制?你是否能很有勇气的义正词严?因为你毕竟吃了人家的烧鸡,你毕竟接受了那看似“真心实意”的关心和照顾。如果你还有人的面子心或不能正念揭露对方,那真的就被他拿下了。

还有一次,恶警把他们认为很“顽固”的大法弟子集中到电教室,说是让大家看电视,看什么内容呢?没有什么特殊的,就是我们平时看电视那些频道和内容。什么广告啊,什么故事片啊,什么连续剧啊……开始有几个同修不看,因为不知道邪恶又耍什么花招,便转过身脸朝着窗外。可是,电视的声音和内容不断传到耳中。而且看电视的同修不断发出嘿嘿乐的笑声。没看电视的同修就想:“他们乐什么呢?”于是也回过头来瞅一眼电视,一看没有攻击大法的。都是平常的节目,那就看几眼吧。看来看去,不知不觉几个小时过去了。没过三天,不用警察组织,到点时同修自己就提着凳子端着水杯去电教室了。

后来大伙终于悟明白:恶党的电视,不管放什么节目,都是邪恶毒素的慢慢渗透。只要你看了和接受了,那便是像“温水煮青蛙”一样慢慢让你质变。表面上警察好象对你很关心,其实是用这种手段慢慢把你拉到常人的起点上。从狱中回来后,每当我想看电视时,便想起这段经历而不看电视。恶党的电视只不过是把“假恶斗”和“名利色气”这一套通过画面和视觉打入你的大脑。你看就是在求,他就有机会污染你和腐蚀你的正念。

又有一次,一个看似很善良的警察对同修说:“想家吗?”同修说:“想。”“想给家里打电话吗?”同修说:“想。”“那就用我的手机给你的家人打个电话。”说着,便把手机递给同修。于是,同修便和家人通话。同修很感谢警察给他提供和家人通话的机会,当时只是想:警察里也有好人。可是,当连续发生相同的警察给同修提供给家里打电话的事情后,同修警觉了,觉得问题并没有那么简单,这其实是一种情的考验。

当接电话的妻子诉说着孩子无人照看,自己身体又不好而需要你关怀时,你的心是否颤抖?当接电话的年迈父母身体多病而需要你尽孝时,而远在千里之外的你是否心在流泪?当所有的亲人在电话中苦苦劝你好好表现、写三书早点回来时,你是否心有所动?当……

另外空间邪恶看的很清楚,它知道你执着什么和看重什么?哪里是弱点它们就在哪里下手。

其实,邪恶不管是唱“白脸”也好,还是唱“黑脸”也好,只有我们正念强,这个心紧紧和大法与师父连在一起,时刻用法去衡量,就能破解一切所面临的形形色色难关。就能不被邪恶左右。也不会在修炼路上留下污点。

写出这段经历,意在揭露邪恶和提醒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