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唠叨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日】最近一段时间,每次回母亲家里,母亲总是为了一些与亲戚朋友间的利益的事唠唠叨叨,说到气头上还愤愤不平,有很多事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开始,我更多的想到的是母亲心性不高,也想到应该向内找自己。可总觉的自己修的不错了,浮光掠影的也没找到什么。

昨天回娘家,母亲听到电视上报道的地名,便想起来小叔的不好,又想到我堂弟的不好,又联想到堂妹的不好……等她唠叨完了,我说:“你天天记着这些累不累?”她笑了,说“听了电视上说麦高桥,不知怎么就想起来了。”说到她的那几个房客,又唠叨起来:“你爸一点用也没有,他们都走了,剩下的电费也不算,水费也不要。”我说:“算了吧,钱也不多。”“凭什么算了?……”一直到她唠叨完了才停住嘴。

我想,母亲这样,一定是针对我的人心来的。我得好好找找自己。向内找,我找到了自己一颗隐藏的并不深、但一直被我忽略了的对利益的执著之心。对比母亲对利益的执著,她的在表面,而我的执著在内心深处。

因为我生活的境况,在我们姊妹中是最差的。两个妹妹经常会给我买衣服,送首饰,有时候直接就给我钱。虽然我嘴上也说不能这样子,但是得到财物心里还是蛮开心的,有时候妹妹们要回家来,我就会在心里想:“她们又会给我买什么礼物呢?”

前一段时间还发展到向妹妹索取物品,当时也觉的不好,可是,背着这些东西去考九项(学驾照中考试的项目)心里还挺高兴的。那次考试我没有通过,当时,我只是想到,是自己对考试的执着才没有过的,今天想来,自己当时有着一颗多么严重的对于利益的有求之心啊。

昨天晚上,乘坐出租车的时候,遇到了以前的学生,她很开心的告诉我,考上了重点高中,分数还很高。为了以后能更好的给她讲真相,劝三退,下车时,我对她说:“你下去吧。车费我来付。”(还是带着有求之心)下车时,司机收了我八元钱的车费,心里觉的有些舍不得。我隐隐的察觉了自己那颗时时浮现在心头的对于钱财的执著心。今天,把自己找到的这一念,记下来,解体它,清除它。

比起母亲,我觉的自己的执着更隐蔽。因为母亲的执著是表面的,坦白的;而我的执著是隐藏的,狡猾的,更是虚伪,伪善的。母亲的唠叨仿佛是一面镜子,照出了我心底的私心和贪念。

“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这句话我记住了,也常想起来,我想也仅仅是记住而已,并没有真正的去提高自己的心性,修去自己的执著,而是把这些执著隐藏在了心里。“执著于钱,乃求财假修,坏教、坏法,空度百年并非修佛。”(《精進要旨》〈修者忌〉)看来在这一点上,我不能算是师尊的弟子,因为我没有真正按照“真、善、忍”去修,我的“真”,我的“善”,我的“忍”都是表面的。写到这,我觉的很可怕,同时也觉的很轻松,似乎退了一层壳。我知道,师父看到了我这颗去执著的心,帮我去掉了很多不好的东西。

从母亲的唠叨中,我悟到了这些,今后,要把自己的一思一念归正到法上,真正做到“以法为师”。好象此刻,我才懂得什么叫“以法为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