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尊慈悲呵护下正念闯出魔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三日】我想和同修们交流的是最近一次正念解体迫害,师父救我出魔窟的过程。

一个月之前,我和一名同修出去讲真相。乘车到达目地地,我们就开始挨家挨户讲真相。过程中,我们没有怕心,因为我们知道做救人的事情是全宇宙中最正的事情,是师父所要的,也是众生的期盼,也是在兑现自己的誓约。我们只有尽心做好,慈悲心到位多救人。那天温度是三十七摄氏度,天气很热,我们行走在几十里地的山路上,因为心中装着众生,虽然中餐未吃,一天下来也不觉疲乏。那天,经我们讲真相,有十三人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也遇到过没加入过中共组织的人,向他们讲了法轮功真相。

我们在回家的路上,進了一户人家,刚坐定,突然進来二个中共警察。其中一个警察手拿铁铐,气势汹汹的叫我们站起来,我们没有配合(我当时知道被人诬告了)。他又一脚踢在椅子上叫:“站起来,把人带走。”当时我没有怕心,心里异常平静:我想有师在有法在,我们做宇宙中最正的事,没有做坏事,师父一定会保护我们。我在心里发着正念,背着《怕啥》。他们蹲在地上翻我们的袋子,翻出了一些护身符、真相资料和《九评共产党》。他们顿时如获至宝,以为找到了迫害我们的所谓证据。他们用铁铐把我们双手铐上带上了车。

在车上我们对他们说:“我们是修真善忍的,法轮功叫人做好人,我们没有干坏事,你们不应该抓我们。”其中一人说:“有人举报能不抓吗?法轮功好,国家不允许炼。你们什么地方不好去,偏偏跑到我们这个地方来。你们到别的地方去讲,我们不管,在这里我们就要管。”我说救人做好事还分地方吗?他没吱声,把我们带到派出所,两人各放一个房间。来人审讯,问我是哪里人叫什么名字,我不回答不配合他们。他们就把刑讯室的门打开,威胁说:“如果不说就到里面去,不怕你不说。”我当时根本就不怕,平静的给他们其中一个人讲真相,讲大法在世界弘传的情况,讲天安门自焚伪案,讲到现在人类道德败坏招致天灾。我说:“中国经过五千年文明,中国不是中共创造的,中共毁天毁地毁神,违背天理良心,致使当今中国人道德沦丧,善恶有报是天理,迫害好人要遭报应的。”他说:我承认炼法轮功的是好人,真善忍好,中共也不可能长久,但是为了现在的地位事业,我在位一天就要管一天。最终因为我们被认出了是邻镇的人,打电话到派出所问到了我的名字和住址。于是他们连夜将我们送到了拘留所。

在拘留所的第二天,两个国安人员伙同绑架我们的派出所干警非法提审我们。他们问我:“你是哪里人,姓什么,叫什么,多少岁?”我都不回答,他们又问:“你去那里干什么?对别人讲了些什么?”我说:“没干什么,也没讲什么。”突然间我悟到:我不能这样回答他们,我修的是真善忍大法,我的所作所为,一言一行,一思一念都要符合大法的标准。如果我说没有干什么,没有讲什么,那是不符合大法标准的。因为当时我们是以做一点小生意为名,好与当地人接触面对面讲真相。明明是在讲真相救众生,怎么能说自己没干什么没讲什么呢?但是如果照实说,邪恶就找到了迫害的借口。

我记的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过:“我这个人我不愿意说的话,我可以不说,但是我说出来的就得是真话。”于是我记着师父这句法,一句话也不说,严格要求自己的心性,深知在这个时候不能来半点假的,因为我的一言一行师父看的见,邪恶也看的见,要想不让邪恶钻空子,唯有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他们又问我:“资料是哪来的,是打印的还是复印的。”听到问这个问题,我就想:邪恶有什么资格来问这个问题。当时同修身上还有师父的刚发表的经文《感慨》,他们说:“你们真快啊!你们明慧网上昨天发表的新经文,你们今天就有了。”

我在心里想谁敢把师父赐予大法弟子救人的法器定为迫害大法弟子的证据,谁都不敢。把这个问题想清后,心里非常轻松,没有了顾虑和压力,我在心里否定着迫害,他们再也没有问这个问题。紧接着他们又问了很多问题,用正的反的话来引诱我讲,我什么都不说,一言不发,心中发着正念。同时想着:我没有必要回答你,我所做的事是最正的事,最好的事,是师父要的,师父要的我就做,与你旧势力没有任何关系。我根本不承认你,一切由师父作主,由师父说了算。

就这样我不停的发着正念,否定迫害,他们自问自答写了两页。我和同修互相配合,她被提审的时候我就帮她发正念,直到她回来;同样我被提审的时候,她帮我发正念直到我回来。以前我被迫害的时候,人心很重,总是用人的办法去回答一些问题,以为只要瞒过了人就可以了,他们没有办法找到迫害我的理由了,把它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结果往往被迫害。通过学法修炼,吸取前几次的教训,我知道这是邪恶对人的迫害,不管他们写些什么,不怕他们栽赃陷害。只要我们做的事情符合大法,路走的正,一切事情师父都会为我们作主。就这样我没有留下一句话一个字。

到了看守所,我的心情非常沉重,在这个急需救人的时刻我们却被关在这里,肯定是我们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因为平时在家里不能静下心来不向内找,遇到矛盾往外推,心性关很突出。主要表现在与公公的心性摩擦上,我遇到事情不向内找、不忍耐、火气大、记恨心重、喜欢听好听的话、证实自我表现自我的心很强,例如,公公有时说话向着他女儿了,或是有些东西给他女儿了,我心里就有点不平衡了,说话也不祥和了,争斗心就出来了,于是妒嫉心也来了,如果他要是再说句不好听的话,我真的要跟他干起来了。委屈心、怨恨心、不平衡的心全来了,私心、利益心全表现出来了。唉,看不到自己的执著,看不到自己的人心,就不能被人说,人家一说就来气,真到了一说就炸一说就火的程度了。现在想来,我又错过了多少次慈悲的师父为我苦心安排的提高心性提高层次的机会,真是愧对师恩。

还有公公身体出现病业状态时,我没有从内心深处去关心他,总觉的他这个人不接受别人的意见,难沟通,切磋不上来,于是在心里排斥他,对他没善心,表现出麻木冷淡,喜欢钻牛角尖等。找到这些心后,心里非常难过,修了这么多年私心杂念还这么重,一切都是为私为我,与师父的法理要求相差甚远。师父在法中告诉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精進要旨》〈佛性无漏〉),我却恰恰相反,简直就是背道而驰。我深知自己有太多的没修好,离师父新宇宙的标准差的太远,唯有抓紧时间修炼,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同时修好自己。于是我在心里求师父救我,向师父忏悔:“师父,弟子知错了。但我不能这样被邪恶迫害,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都不是我呆的地方。我那里还有很多世人不明真相,如果这次真的被邪恶迫害,很多我们以前救下来的众生会对大法产生误解。本来众生就难救,如果由于我的没修好,使众生产生障碍不得救度,这个罪过弟子如何担当的起。求师父再给弟子一次机会,让弟子回去扎扎实实的修好,救度众生善待同修,弟子一定改。”

進看守所的第二天,那里的人就要我们帮她们干活。我们不做,心想要反迫害。她们就不干了,尽说些不好听的话,气我们。我们想这如何救度他们,于是放下自我,跟他们讲:“我们只能做些简单的活儿,我们还要时间发正念、背法。”她们说:“只要你们做点事,我们什么都不干扰你们。如果你们一点不做,干部也会训你们的。”就这样我们一边做点事一边讲真相,我们知道在看守所呆不了很长的时间,见面就是缘份,抓紧时间讲真相劝三退。她们一共十四人,有十一人三退了。其中有人说:“你们没干坏事把你们抓起来多不公平啊!”

七月底的时候,警察送来了非法判决书,当局计划判我二年,同修一年半,我们当时就不承认不接受,他们叫我们在判决书上签字,我们不签也不要。监子里的一个人把它接了下来,我们看都没看就把它撕毁了,我要用思想和行动来否定这场迫害。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不干活了,每天就是背法、发正念、向内找,晚上一直坚持炼功,只要一醒来就发正念、背法,每天如此加强正念。我非常清楚这是邪恶强加给我的迫害,由于自己平时没修好,被旧势力抓到了迫害的借口。但是这场迫害师父不承认,我也不承认,要闯出这个魔窟否定这场迫害,只有师父能救我们。我们每天背法,只要是记得的法我们都背,背的最多的是《论语》、《怕啥》、《别哀》、《志不退》、《师徒恩》。每当我感到担忧、彷徨、自责的时候,只要背到《洪吟二》〈别哀〉时,我就能感觉到师尊对弟子的那种洪大的慈悲,有师在有法在就会正念很足,更加知道了如何解体这场邪恶的迫害,真是一切正念都从法中来。

在发正念的过程中有时感觉不到师父和大法的威力,觉的很无助,很苦恼,这是怎么回事呢?向内找,发现是对师父对大法正信不足,于是加强对师父的正信正念,心想干扰我信师信法的念头哪怕是一丝一毫都不能有,正信师父要达到百分之百,此念头一出就感觉到师父时时刻刻都在我身边。

几天后警察在一天下午四点多钟把我们从看守所提出来。邪恶的手段是阴毒的,他们看到那天气温很高,怕我们身体出现不正常状况劳教所不收,于是找了一辆全新的带空调的私家车,把我们从看守所送到劳教所。因路程远到劳教所已经快晚上七点了,在路上我们一路发着正念,没有怕心,心想一定要正念显神威,不能让迫害得逞,同时心里请师父加持救弟子。

他们把我们带到劳教所医务室检查身体,我们就对着干警发正念彻底清除她背后的一切邪恶。给我量血压的时候我就请师父把我的血压升高,同时对着量压器发出一念,叫它听我的,一定要帮大法弟子不能帮邪恶,检查心脏也是如此。她问我以前有过病没有,我说有,问我有什么病,我就把我在未修炼前身体所有的病都讲给她听(当然修炼大法后什么病都没了,师父全部给净化了)。她就叫警察带我们去市医院做检查,测心电图、做CT扫描和尿化验,检查的过程中我仍然是对着医生和仪器发出强大的正念。

记的叫我去做心电图的医生是个女的,她用眼睛死死的盯着我,我对她发出一念,铲除她背后的一切邪恶,她马上就把眼睛转开给我做检查。当时由于思想处于高度集中,发正念不能有半点松懈,没感觉有什么,现在想来她当时的眼光确实不正常。大概九点多钟才返回劳教所,他们给医务室医生看检查结果。他们不准我们進去,叫我们站在走廊上,我不停的发正念。听到里面在窃窃私语,说:“这两个人不能收。”送我们去的警察硬要她们把人收下来,她们说:“不能收,你看这个(指我)冠心病那么严重,又有高血压;那个(指老年同修)血压特别高,尿里面白细胞少都是危重病人。”我们听到也没动心,不停的发正念,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信师信法决不动摇,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谁说的都不算都不承认。当时正念很强,感觉到身上都有能量。我知道是师父在加持我们在救我们,就这样医务室背后的邪恶被解体了。我们一起出了医务室到了大门口,他们把车停下来说是去上厕所,结果很久没回来。我知道他们一定是找领导去了,我意识到后发出更加强大的正念,用师父给我们的法轮清理劳教所空间场,解体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大概半个多小时,他们出来了,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们闯出了劳教所,半夜我们平安回到家中。

这次能够解体这场魔难,闯出魔窟,都是因为师父的慈悲救度和大法的威力,同时也是本地同修强大的正念加持,帮我们清除了另外空间的邪恶。从这件事情中更体现了整体的威力。谢谢师父给了我一次从新修好的机会,弟子唯有精進再精進来回报师恩,正如同修的歌中所唱的“用正念正行来回报您给予的所有”。再一次谢谢慈悲的师父,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