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弟子打电话讲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个在读博士生,每天都会把明慧网上登出来的迫害大法弟子的人的电话保存到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上,晚上下班回到公寓,就给这些人打电话讲真相。从一开始的张不开口,容易受对方影响,对邪恶的震慑力不够,到现在的句句话都是炸雷,令邪恶惧怕不已,归纳起来主要有三点:

一、刚开始打真相电话不是完全慈悲的,抱着一丝对恶人迫害大法弟子的痛恨,甚至看完明慧网上他们的罪恶行径就发正念让其现世现报,忘了师父说的:“除了几个邪恶转生来的首恶之外,不把人当魔,人是被它绑架的。”(《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不够善,那么慈悲的能量也就没法施展出来,所以威力不够。后来认识到了这个问题,就把电话那头被邪恶利用的坏人当成等待救度的众生,那么对方就能够感受到这份慈悲的力量,讲真相效果就会好。

二、刚开始的时候不重视在打电话之前先发正念,导致容易受对方的影响,认识到这个问题后,现在每次打电话前先请师父加持清除这个人背后的黑手烂鬼与旧势力,当邪恶生命被清除之后,没有坏因素控制人了,人明白的一面就会选择得救。

三、多学法、背法是一切的保证,因为救人的、除恶的都是大法。讲真相中一句大法的原话就能立即制止住邪恶,真的,这是法的威力。

在打电话中会遇到这么几类人:

一、空号和死活不接电话的,大概占总数的四、五分之一。

二、张口就骂,骂完挂电话的,这一类中甘当中共打手的较多,他们素质很差,一看是国外电话,就知道是大法弟子打来的。一开始遇到这种人感觉很无奈,后来我就选择再拨过去,上来就说:“××,别挂我电话,挂了你会后悔的,我是为你和你家人的平安才打电话的,请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千万不要迫害大法弟子”。

三、邪恶至极、无可救药的。如在打给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一日的文章《老人遭开庭构陷心脏病发作急救》中登出的“六一零”头目车传鹏的时候,他刚一接电话就威胁说:“你打电话给我就狠整你们法轮功”,我说:“别这样,我是为了你好才打这个电话的,你记住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他反而更加凶恶的说:“你再说我就把你们法轮功往死里整,不信你试试”,我一看简直无药可救,我就说:“迫害大法可是要命的事,罗京污蔑法轮大法、毒害世人得胰腺癌而死,陈虻制作‘天安门自焚’假案,构陷法轮功,欺骗世人,得胃癌痛苦而死,河北恶警何雪健强奸两名法轮功女学员后得了阴茎癌,至今已经得知的迫害大法遭恶报的已逾万例,回头是岸,你可千万别去试,当中共的殉葬品”,他听完骂了两句就挂电话了。随后我就发正念,决不允许你丧心病狂的迫害大法弟子,实在无可救无可要那就只能现世现报。

四、人心尚存者。同样是黑龙江的另外一个恶警,电话打过去是他母亲接的,我说找李××,对方说:“他不在,我是她母亲,你有什么事?”我说:“我是一位法轮大法修炼者,我是为了您和您儿子的平安打这个电话的,请您劝一下自己的儿子以后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了。”她说:“他不在家,我们一两个月见不了一次面,他的事我不管。”我说:“他是你的儿子,你要对他负责,你有这个义务教育他不要迫害好人,法轮大法是正法,大法弟子都是以真善忍为准则的好人,我相信你也都知道自焚是假的,江泽民对大法的污蔑都是栽赃的。”然后她说:“大法也好,小法也好,我管不了,我是信主的。”我说:“你是信主的那你更有这个责任管好你的儿子,我们师父说耶稣是个伟大神,耶稣让你要爱你的同胞,而你的同胞正遭受你儿子的迫害,你说你有没有责任?”然后她也开始跟我讲道理了,最后她认同了我的劝告。

五、犹大,特别是从事转化的犹大。这类人基本都是看过《转法轮》的,自认为很在理,不会轻易挂电话,下面的段落主要描述一下昨天晚上给乌兰浩特的犹大讲真相的过程,全程用了两个多小时。

大陆时间八月二十四日清晨六点半,我拨通了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三日文章《包斯琴高娃在劳教所被迫害致不能行走》中登出的犹大××的手机。我:“请问你是××吗?”回答:“是的,你是谁?”听声音是个中年妇女,我说:“我是法轮大法同修,我叫逸凡,我打电话来是劝你不要再做江泽民和邪党的帮凶,走回到大法修炼中来,师父的慈悲厚无边际,大法弟子们也盼着你走回来。”这时对方很冷静,不慌不张(看来是做转化做多了,邪悟的歪理有一套,都自信到要转化打真相电话的人,怪不得文章中提到此人煽动力破坏力极大)的说:“既然你打电话过来了,我们就好好聊一聊吧,师父说……”,然后她就声音很大的开始叽哩哇啦了,我一听全是邪悟的东西,我就试着打断她,没想到她疯话一套一套的打都打不断,我就把电话的听筒捂着(只能听到有声音但听不到说什么)开始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清除她背后的邪恶因素,她足足不间断说了五分钟,这才停下。

我一听没什么声音了,我马上抓住了话语权,声音洪亮、铿锵有力的说:“你这样断章取义的利用师父的话是不对的,首先说想利用大法本身就是罪不容恕的,其次你试图转化那些大法弟子也是徒劳的,虽然他们在邪恶的环境下有可能一时糊涂被你的妖言迷惑,但是一旦他们再次看到大法书或接触到别的大法弟子,他们会马上明白过来并发表严正声明,随后他们会更加坚定,有谁能把大法修炼者心中的真善忍给挖走呢,何况历史上任何迫害正信的人从来都没有成功过……。”(她中间有几次想插话,我都没给她这个机会),她气势汹汹的说:“你怎么知道我是断章取义,师父说……。”叽哩哇啦又开始背,企图引导我往她那邪悟的东西上靠,也是打都打不断,我再次捂住听筒发出强大的正念,这次她两三分钟后停掉。

我马上接着说:“大姐啊,我给你打电话是为了你好,希望你能悬崖勒马赶快走回来,而你却想着要转化我,想把我往地狱里打,我看到了你的出发点是坏的。你看,师父的法你都能背这么多,说明大法书你也都看过,我们师父的为人我想你是很清楚的,师父和大法有没有象造谣中所说的,你扪心自问肯定会有答案的。咱不能明明白白去干坏事啊,你说的每一句话,背的每一段,我都知道你的用意是什么,无非是利用大法的话来让修炼者走向邪悟,你抱着从大法中找理论来转化修炼者的肮脏心理去看法,你永远都不会真正的认识大法的。你知道你在干着一件什么事情吗?本来这些大法弟子是应该在外面救度众生的,但他们因为你的歪理邪说而转化,不但在外面等着他救度的众生无法得救,如果你真的让他邪悟了,你对他的伤害比杀了他都残忍,那你造的业真是如山如天,怎么偿还,大法书你都看了,我想这个后果你也都知道。即使他再走回来,你给他造成的修炼中的遗憾和损失,你怎么给人家弥补。既然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一个修炼的人,就应该按照师父说的做;然而你却帮助中共邪党迫害同门弟子,你说你都干了些什么事?你到了晚上能安然入睡吗,你的良心不会谴责你吗?”

她很生气的说:“任何人没有权利给别人下定论,我是好人,我按照真善忍去做,……。”狡辩了没几句我马上大声打断她:“你说得对,我没有权利给你下定论,我只是劝善,你说自己是好人,但你做的那些事有谁不知道?你做转化的邪恶行径已经在明慧网刊登出来,明慧一刊登出来那可是全世界都知道的,要不然我们俩素不相识,我是怎么知道你的电话的?”她不再背了,却说:“你炼法轮功,真善忍,你这是什么语气,你语气不善。”我看她语气缓和了许多(邪恶最怕曝光,支配她的邪恶被清理了),我也就试着缓和下来用比较温和的语气说:“大姐,如果你感觉我语气伤害到你,我跟你道歉,但我是为你着急才会这样的,我感觉你是我的家人,我想把你唤回来,咱就别糊涂了,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都有修炼法轮功的,好人都说法轮大法好,唯独在中国遭受迫害打压。中国一亿大法修炼者,高官、教授、高级知识份子占了很大比例,这些人都比我们傻吗?通过修炼大法,无数人被大法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获得了身心健康,你不是都知道的吗?你到现在还不明白自己在干什么吗?全世界范围内这么大的事情的出现能是偶然的吗?大姐啊,别迷了好吗?走回来吧,天灭中共就在眼前,咱可不要给它当殉葬品啊……”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由于我发自内心希望她明白真相,正的力量已经占了上风,她声音开始变小,只说了几句话,我马上问:“大姐,你听过关贵敏老师演唱的《别叫我为你遗憾》吗?”她说:“没听过”,我说:“作为一个大法弟子连这首歌都没听过就不应该了吧,我唱给你听好吗?”她说好,我就口齿清晰的开始唱。整个过程她默默的听,我唱完了她都没说一句话,电话线传递的是慈悲的佛乐,我能感到,这一刻,她被慈悲震撼到了。她说:“你唱的真好,你的声音很好听。”我一看她已经变化说:“我虽然不是专业歌唱的,但我是用心去唱的,我是用我的生命去唱的。我希望你有空的时候能和家人坐到一起,好好欣赏一下神韵晚会,这么好的神韵舞蹈你都没看过太可惜了,这么好听的神韵歌曲你都没听过,真可惜。”这时她说:“我虽然没听过这些歌,但我自己编了一首,”我立马打断她的话:“对了大姐,你听过女高音歌唱家白雪的《快醒醒》吗,我唱给你听好吗?”

一个半小时,在一首首大法歌曲和一段段师父讲法中不知不觉度过了。中间还给她纠正了许多邪悟的理,比如她说:“你要修自己,不要管别人”,我说:“师父让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我看到你站在危险的边缘上,我的良心告诉我我要把你拉回来。”她还说:“师父说过迫害出现的原因,要找自己,”我用正念告诉她:“我们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即使有漏也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你承认迫害就是承认假恶斗,就是善恶不分,就是邪悟,连师父都不认还配说自己是大法弟子吗?”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小,嗓子也变的沙哑起来,以致到后来我都听不见她说什么。我说:“大姐,谢谢你,通过跟你交谈,我感觉到你是一个善良的人,至少你心平气和,没有挂我电话,你愿意和我交流,而且我也能感觉到你还是相信大法的,毕竟真善忍在你的心里已经扎根了,这个善根永远无法抹去。我体谅你现在的处境,我知道你做转化无非有这么几种情况:一、共产党给你钱,你是为了钱才干的。可是这些钱上都沾满了大法弟子的鲜血啊,咱赚了这种钱能花的出去吗?二、你是一时糊涂,思想中有误区,我希望你能够不带有任何目地、任何观念的去好好看一看《转法轮》,不要从中挑理论,从《论语》开始看起……我相信你会清醒过来的。三、你做的事情被中共抓住把柄,你不敢走回来。这种情况你应该看看师父的经文《走出死关》,经文中说:‘只有公开做错的一切,才能摆脱特务的纠缠与要挟;只有公开,才能去掉执著与怕心。’你只有把自己做过的事公开出来,堂堂正正的从霉暗中走出来,才能把自己的名字从恶人榜上擦掉,你才能拥有一个美好的明天。即使你现在无法摆脱邪恶的纠缠,你也可以选择保护大法弟子而不是迫害他们,要知道人的一念也会定下自己的未来。”

最后她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本来都是些邪悟的歪理邪说,哪经得起法的涤荡。她有气无力的说她要上班了,谢谢我跟她说这么多,我一看时间,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她说:“谢谢你的祝福,我回去会好好的检讨检讨自己的……。”我说:“谢谢你大姐,谢谢你听我说了这么多,有时间我还会给你打电话的,最后祝你和你的家人,时刻存善念,越走路越宽!”

真心的希望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人都能回头是岸,不要再徘徊,不要再立于危墙之下,不要让遗憾成为永远的遗憾。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