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九日】师父在《弟子的伟大》一文教诲我们:“在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的伟大壮举中,完善着每一个大法弟子圆满的路。在历史的伟大时刻,稳健的每一步都是光辉的历史见证与无比伟大的威德。这一切都将在宇宙历史中记载。伟大的法、伟大的时代在造就着最伟大的觉者。”

这就是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路。我个人悟到:在这条路上,师父不但安排了我们要修去人心,还安排了我们应该修出来的神应该具有的理智、智慧、慈悲。只有不断的修去人心,不断的充实神所应该具有的一切,才能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才能做好我们应该做好的三件事,才能救度更多的无量众生,兑现我们的史前誓约。

一、慈悲待人

我去年接手了一个班的学生,那个品德败坏的程度,简直是很吓人的。当时在想:这些学生都这个式的了,给他们讲不讲真相呢?既然跟我上课,也是缘份所至,还是讲吧。给他们讲了真相不久,一个学生扬言要“举报”我,并说:“如果我是警察或者是军人,我一定逮捕你、枪毙你!”当时我進一步给他讲真相,此学生反复说的还是党文化的那一套。当时我心里丝毫没有怕的感觉,根本也没有想会遭到旧势力迫害。唯一考虑的是:“我需要向内找了!这一定是我的人心扭上劲了!”

我静心学法,很快找到了自己的人心——当我向全班学生讲真相时,此学生对大法出言很不敬,并且此学生的品行也极其低劣。因此不但在心里看不上他,还借故把其轰出教室。我自己已经跟需要救度的常人摽上劲了,并且那颗争斗的心连常人都不如了,更谈不上对此学生的慈悲了。

找到此人心后,发正念解体清除掉它。此后的几天里,也不再针对那个学生讲真相了。但是也把他当作一个需要救度的常人来对待,对他心怀慈悲。偶尔与他谈一些常人的话题。突然有一天,他握住我的手,说:“老师,我这人说话粗,前几天我说的话,你就当我是放屁,请你原谅我!”学生虽然说的是粗话,但确实看出他对大法的态度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后来,我陆续的个别给他讲清了大法真相。他主动的索要真相看,索要大法的护身符,时时戴在身上。并且在他的带动下,他身边的几个“小兄弟”也主动了解并明白了真相,也主动索要真相与护身符。

后来与同修交流此事,同修说了这样一段话,我至今印象深刻。同修说:“师父在讲法中提到,我们能把中国大陆的人救下一半,师父就很替我们高兴了。这是师父在体谅我们。不是师父救不了更多的人,是我们大法弟子的心容不下那么多中国人了!”那时师父的《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还没有发表,当师父的《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发表后,我更深刻的悟明了要救度百分之七、八十甚至更多的中国人,必须“放开胸怀”,我们必须有大慈悲。我们在法中能升华到什么程度,胸怀能开阔到什么程度,只有不断的向内找,修去人心,提高自己,才能有更大能力救度更多的世人。

师父经文《在美术创作研究会上的讲法》中指出“你们做好了人类要学,你们做不好了人类也要学,所以大法弟子一定要做好。”我悟到:大法弟子在常人中的一言、一行甚至是想法,都不是小事。做好了,能起到大的正面作用,做不好,可能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损失。常在日常生活中听常人提起:“某某炼法轮功这么多年了,还骂人;某某买东西总挑最大的,还做好人呢……”每当听到这些话,我就找一下为什么让我听到,我自己有没有这方面的不足。时时注意修正自己,严格要求自己。

在办公室里,同事的话题,除了房子,金钱,就是一些低俗的笑话,我从来不掺和一句。时间长了,同事们都觉得大法弟子太了不起了,与别人就是不一样。同事们越来越觉得大法太正了,共产邪党太邪了,后来有几个同事在办公室中当众宣说:“你帮我把团、队退了吧,保平安!我可是发自内心的!”再后来办公室中十来个人,绝大多数都看起了《转法轮》。不看《转法轮》的,也对大法有非常正面的认识。当然,单位里还有其他同修,也都做的很不错,其他不和我本人在一个屋办公的同事,也对大法有正面的认识,当传给他们大法真相材料,或者是神韵光盘时,都很高兴的接受,并认真观看,表示认同。

师父的经文《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中说:“好象现在留给你们的是最正的一条路,但是很窄。用心不对、做法有问题就会很难。路很窄,看上去不行,可是能行。”我悟到:只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路虽窄,但是越走越宽。

二、尽己所能

我总是把自己及周围同修好的技术经验及时上传——如用电熨斗来整理真相币,供广大同修共享。在发帖前,认真把关,确认一些经验确实有效好用,才发表出去;而一旦发现有误则马上删帖,以免经验不成熟,给其他同修带来时间的浪费与经济的损失。

周围甚至是外地的同修在技术上有困难,我也尽最大力量去帮。除了教技术,重点与接触的同修切磋如何学好法,如何注意安全与修口。因为我们都知道:技术的高超与否不是关键问题,心性的高低,才是做好大法工作的根本。在教技术时,因为年龄、文化等原因,有的同修学起来不是太利索。我看到同修不是因为单纯不会才学技术的,更主要的是因为同修有一颗救度世人的心才要学技术的,所以我从不嫌弃同修,总是边教边鼓励。同修学起来也就特别的快了。

很长时间以来,同修们都在津津乐道于“优昙婆罗花”。由于缺乏鉴定的经验,很多时候,周围的同修把草蛉虫的卵当成了“优昙婆罗花”。其实,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认识草蛉虫卵,但是当同修说出某处有“优昙婆罗花”时,明知道是假的,也执著的不行,非得拍出来,并发到相关的同修办的网站上发表出来。直到身边的几个同修通过实验,亲自观察,亲眼看到小蛾子从虫卵中钻出来,才不情愿的停止对这些“神迹”的追逐。

深挖自己,是什么人心在作怪呢——好事心,好奇心,显示心。与周围的同修交流时,同修也说:“我宁愿把假花当成真的,也不愿意别人来说破它。当同修验证其是虫卵时,心中无比失落!人心很重了!”

再观周围同修,在对待虫卵假花时,也有类似的言行与心态:家中的植物上出现假花的同修沾沾自喜,美的不行,说话时“底气”往往很足;闻者甚至不远千里的来“观赏”,满意归去,在各种场合夸夸而谈其见闻;不见者,也多存在想见之念;当常人指出其是虫卵时,心中不但不服,还嗔常人智慧太小;更甚者把虫卵放在师父法像前,也捎带着给其烧香磕头的……等等一些心态行为。正因为有人心,所以,假“优昙婆罗花”牵动了相当一部份同修在转——包括做大法网站媒体的同修。被邪恶利用的常人,也借此来攻击污蔑我们。确实是有损失。

其实,这是对外物的人心执著。我们真正应该珍惜的是师父的大法,真正应该高兴的是因为不断的有人得救了。因为此事牵扯的有人心浮动的同修的面比较大,所以写出来,与同修交流提高。

三、营救同修方面的一些经验

我们地区先后有两位同修被邪恶绑架,都在短时间内成功营救出来。我们的心得是在营救过程中,一思一念都在法上,走师父安排的路,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我们在营救同修时,主要谈如何把同修救出来,少谈甚至根本不谈同修哪儿不好;旧势力认为有漏应该迫害,我们是不认同的。只有当把同修营救出来以后,再与同修交流应该修去什么人心,如何在法上提高。并且在营救过程中,我们越来越注重找我们整体的不足,也就是本地区每一个同修自己的不足,正是每一个人的不足,才导致了整体不纯正,从而被邪恶钻了空子。当每个人都修去了人心,在法上提高了上来,则整体更加纯正圆容。同修从魔窟中走出来,也就成了师父挥手之间就能解决的问题了。

靠整体的力量。当同修和被绑架后,在极短时间内通知所有能通知到的同修,主动分工,做自己能做的事,如发正念,要人,上网,转移财物等。少指望甚至不指望被绑架的同修及其亲属家人能做些什么——如果能与在魔难中的同修见面,也只是叮嘱同修要多发正念,多背法,多讲真相,否定旧势力安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