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情魔、走出人心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三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学员,修炼后因人心凡重,旧势力对我在情上“考验”,多年来使我一直生活在感情挫败的阴影中。直到现在我才初步学会真正修炼,彻底走出这段阴影,下面我把这段经历写出来。

二零零一年我被劳教,在劳教所受到不让睡觉、电棍电等酷刑折磨,虽然后来正念闯出,但没有修的无执无漏,而是在心里产生了很严重的怕,认为虽从劳教所出来,还是在大陆这个大监狱里,好象随时都会被劳教迫害。心想如果再被迫害,承受不了,我会被淘汰呀!能出国离开大陆这个监狱就好了,可以保住修炼,生命得到安全。那时没有悟到扎扎实实的修去名、利、情,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讲真相的事就不会被迫害,也不懂的找找被劳教这件事情的发生是自己的色心等人心没去所致,反而对所谓的正念闯出沾沾自喜。还时常看电视,向往那些所谓美好的爱情,不断被魔通过电视洗脑、增加业力。

在这些强烈人心的作用下,旧势力给我安排了下一个巨难,巨难之大,在精神上的损伤远远超过那年被劳教,也由此可见旧势力在历史上对我的一切都做了很细腻的安排。零二年,我非常尊敬的一位长者同修拉我去见中学时的同班同学(男同修A)。同修A在我心中的印象非常好,而且我很羡慕同修A在迫害开始后一直在国外留学,而且听他的母亲讲过他在国外留学期间种种正和善的表现。A的母亲(同修B)和长者同修关系很好,在当地修炼者中的名望也很高,她的富有和在人中的能力常被同修们津津乐道。这次长者同修拉我去,是想让A看看是不是能中意我,因为已经到了适婚年龄,但当时长者同修对此隐瞒,只是说同修A刚从国外回来,让我去和A交流修炼心得。我怀着既兴奋又尊敬的心去见同修A,一進他家门见到他时立刻感到一股巨大的情等各种因素,不明白的一面陷入对同修A的迷恋,同时明白的一面觉的他改变很大,不再是中学时的阳光精進少年,而是带着一个阴郁的场,被名、利、情迷的很深。

这次见面同修A没有中意我,而我则沉陷其中,主动与同修A联系,并年少无知、有失礼仪的向他告白,他出于善心接受了我。接下来的相处中很不顺利,因为我们有很多未去的人心,摩擦不断。同修A对我不符合他观念的状态时常采取冷战或喝斥的态度,这样只使我表面改变,内心一点儿没动。同修B也对我上不了厅堂、下不了厨房很不满意,对我法理认识不深很不满意,每天居高临下、高声严厉的斥责不断,希望我能尽快提高、尽快改变。我觉的和他们在一起相处非常困难,但想到同修B说的我与A在一起可以出国,我想能出国可以保住我的修炼,你们对我再不善,但如果能给我办出国就是对我的大恩,我为你们做牛做马也行。因为对他们有所求,他们对我无所顾忌的喝斥、指责,我时时都感到剜心透骨的痛苦,下定决心想离开时,同修B又给我勾勒出我们在国外生活的美好。就这样在各种人心的牵绊下我日复一日满腹委屈的忍耐着,不知流了多少泪。

后来才知道,同修B并没有能力办出国,当初她过高估计自己的能力了,A也说要留在国外不回来了。此后好长一段时间,我感到似乎失去一切的无望,真想跳到江水中一死了之,但又一想,如果这样死了,电视会报道我是因为修炼法轮功自杀了,这就给大法抹黑了,不行,不能死。

我渐渐一定成度的认识到自己因为各种强烈的人心走了一段弯路,但还是有能再次与A相聚的妄念。那时迷于情中,为了这个情患得患失,修炼人的原则都背弃了。这样一手抓住人不放,一手抓住神不放,旧势力在虎视眈眈,其结果可想而知。外界的表现都很强烈,如有时去同修B家,原本晴空万里,刚走到同修B家楼下,立刻狂风大作,一大片乌云聚集到同修B家上空。后来我还悟到,旧势力这种破坏性的所谓考验,也是以我在劳教前在洗脑班被“转化”而加大的魔难过关,我虽经过了被劳教的苦,但还是没有深刻的认识到自己的各种人心、修去它们。

记的同修B曾讲,一位在资料点工作的女学员遇到了一个特务,这个特务年轻英俊有才华,以学员的身份与女学员接触,与她成为男女朋友以获得资料点的情报,当特务目地达到后立即消失了。同修B给我举这个例子,问如果我是那位女学员该怎么办?意在指如果我被她们这样好条件的抛弃了怎么办?当时我没有回答上。也许是冥冥之中有定数。起初A被他母亲(同修B)描述的非常好,但他们没有真实的说出自己,后来得知A在国外期间基本是陷在谈恋爱和玩游戏中,很少参与证实法。同修B我们一直认为她曾用强大的正念闯出魔窟,多年后她按师父的要求公开说出她做的不好的事情,才得知她曾在那次巨难中出卖同修,并是以花钱这种常人手段出来的,后来她在男女关系问题上走的不正。这些事让我认识到人心的复杂,以及自己的执著如何挡住了自己修炼的路。

分手后,A点我这是欠的情债,B对我说她不欠我的,可能是这样,但我想我们每个修炼人都要按照“真、善、忍”法理去做好,我们是一个整体,否则会不会被旧势力当了枪使。当然作为大法弟子,他们做的好的地方也毋庸置疑,如A给同学讲真相、B给朋友讲真相做的很好,但夹杂着夸夸其谈与追求轰轰烈烈的常人心;他们谈论的看似高乎其高的认识,现在想想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或者就是冲着我来的,和《明慧周刊》上同修朴实无华、清晰易懂的悟道都不一样。B比较反对我总看《明慧周刊》,认为这是没有自己的东西,我想如果把看《明慧周刊》当成修炼自然不对,但如果觉的自己修的好因而就不需要看《明慧周刊》也不对,那是我们在大陆这个环境可以互相切磋的平台,那是不同大穹的王和主从法中得到的证悟,看了一定会对自己的修炼有帮助,并且能纠正不足。

两年后再次得到同修A的消息时,是他结婚的消息,我难受了一天后,只剩下恨的部份,总在事情当中想事情,这恰好中了魔的圈套,这样总是在发正念或学法时旧势力将当初的一幕打入我的脑中,我就顺着这个景象想啊、想啊,想从法上悟明白,结果不是越想越生气就是越想越悲伤。再加上我是搞技术的学员,家中每天门庭若市,这个走了刚拿起来书,下一个又来了,那时资料点很少,自己还得负责制作很多资料,学法时间很少。那时我没去掉看电视的执著,有点时间还想看一眼电视轻松轻松、开心开心,所以总是不能静心学法。

这个状态就一直持续着。我因怨恨心和看电视的执著不去,在二零零四年出现肛裂症状,每天大便都象被小刀割几次,便池满是鲜血,天天如此,疼痛难忍,当时也没悟到是这些心导致的,就以为是消业或是旧势力迫害。这期间各种执著心体现出来,证实自己的心体现在有时搞技术是在证实自己不是证实法,以想间接的让B知道我有能力,不知道证实自己不但不是证实法还是在破坏法,还以为这样自己很聪明。

怨恨心还体现在对待来家的同修没有善心,总发脾气,一个是活太多、太累,心里总急没有看大法书的时间,还有当初那股怨气,就一股脑发泄在这些同修身上,这样伤害了很多同修。自卑心体现在单位老板看不上自己了,不是向内找归正不足,而是赶紧自动辞职,怕被人开除了没面子,也不想让人不情愿的用自己。

二零零八年,我因长期在常人社会的大染缸中被污染渐渐迷失和因怨恨心不去与一同修产生隔阂而导致被非法抓捕。事前明显感到师父法身的点化,如果我听从师父法身的点化本可避过这次魔难,但当时任性妄为就是不悟。在看守所里,我问一起被非法关押的新得法同修:为什么B修的那么好还要对我这样?同修告诉我,她是修的不好才对你这样啊!另一同修提醒我肛裂症状是因为我有心结导致的,我才对肛裂产生的原因有所醒悟。后来家人用常人方式把我办出去。回来后,几年来我大量付出、帮助过的同修看我没做好,不但没帮助关心我,反而以我没做好为理由回报我曾对她们的不善,而且要求我一如既往的帮助她们,曾被她们高高抬起,突然被这样对待一时间还真不习惯。

我决心好好修炼,真正学会修炼,做一个真修者,不再迷失。

我没有急于去找工作,我要有大量的时间好好调整自己,家中条件允许我这样做。我开始背《转法轮》,刚开始背,我觉的我和大法距离那么遥远,可不是刚得法读法时法会向我大脑里打的那种状态。我不气馁,当背到第二讲时,我觉的头脑开始清晰了,在背《转法轮》的同时看新经文,同时多看、多听明慧每日文章、《明慧周刊》等,炼功每天坚持,发正念到整点有时间就发。

在这过程中,我首先修去怨恨心,它一出来我就抓它、灭掉它,分清它不是我,就觉的这个怨恨心消减的非常快。同时在对待肛裂的问题上,以前疼的最严重时我会用点药,这次决定再疼也正念坚持,豁出去了,就信师信法,就这样,两天后奇迹般的好,从此以后告别了伴随我四年的肛裂。此后,情魔的干扰有过反复。为了抓住那些邪念,它每冒出一次我就灭掉它,第三天这些念头就都没有了,我又恢复了清醒。

二零零八年从看守所回来后,起初我对同修对我的态度非常不满,心想我曾经是有对你们不好的地方,但功过相抵,我也是功大于过呀!

后来我明白同修来找我都是为了证实法,我为证实法出的力已经成为我的威德,而对同修不好的地方是我在这期间造业了,需要偿还。我开始善待每一个来家的同修,以前同修有本可以自己解决嫌麻烦或怕做不好的事情,不管我多忙也要把工作硬推给我,不为我的修炼考虑。我真正善心、耐心的对待他们后,我花费的时间少了,同时他们也会为我考虑了,自己能解决的也不好意思来找了。正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修内而安外”。而且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大家对法理越来越清晰,也知道要修去依赖心。这样我的时间就越来越多了,在面对面讲真相和与同修切磋时在平稳的心态下智慧会源源不断的出来,看电视的执著也去掉了。想想这些年来与同修的差距拉开的越来越大,看电视的执著起了决定性作用,要想修好、修出神念必须戒掉它。

回想同修A、B当初的状态,也不过是修炼过程中还没同化法的表面所为,现在用包容的心看都能理解,而且听说他们现在修的很好。从另一个角度上看是我给人带去了麻烦,人家是在帮助我。用修炼人的正念看对我都是好事,业力消减了,执著心去掉了,修炼人不求世间得失,我什么也没有损失,只得到了生命境界的升华。我的心变的本份、平和、乐观、开朗、幽默,越来越恢复孩童时的天真。善意的听别人诉说痛苦,并尽力帮助他们解开心结,使同修们更加精進、整体提高。看到现在有些同修还迷于情中,或者看言情剧看到深夜或者对妻子、丈夫的无情离弃郁郁寡欢,写出这段经历希望对同修有所助益,同时也是给自己做一个总结。

最后用语音版《明慧周刊》里的一句歌词结尾:“所有有意无意伤害过我的人,谢谢你!所有我有意无意伤害过的人,对不起!”

个人一点儿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