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使我脱离苦海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三十一日】我是四川省西昌市的一个老年法轮功弟子,今年六十五岁了。我十几岁就有头疼病,医生说是脑震荡,冬天睡觉头都要包帕子,笑都不敢笑,一笑头就疼;我还有慢性胃炎、直肠炎、风湿、长期失眠,还有脚疼,走路脚都是拖着的。我家里很穷,母亲十多岁时就脑壳失灵,后来就痴呆了,三个姐妹一家全靠我;我工作后上的是夜班,又累,单位效益不好,我的药费都报烦了,搞承包时没人要我,嫌我病多,我是硬撑着干工作的,人活得真苦真累啊!

一九九七年,我五十一岁时有缘修炼了大法,我看《转法轮》书觉得书上讲的做好人的道理真好,看到李洪志师父的像,觉得很面熟、很和善,我就开始炼功了。我是一边看师父录像一边炼功,才炼三天,动作还未完全学会,身上就感到一身轻,大便解出许多,全是药味。刚得法没多久,我感到法轮在头上旋,一次睡觉时一个黑影从我身上离开,我看书明白了:是师父帮我把一个不好的东西消去了,师父书上讲的都是真的。几天之内,我一生的病都没了,法轮大法太好了!

我激动得花了一百九十元买了一个收录机送给炼功点上的同修大家用。我一辈子吃了这么多药,药钱都不知花了多少,这点钱付出算什么?炼功点上我每天去得最早,忙着去打扫卫生;一天,我看见对面山上一个很大的法轮在山上转。法轮大法真是太神奇了!

我从小受苦,生活特别紧张,父亲对我不好,天天打骂我,因此从小就很压抑,精神和身体都苦。修炼后明白了,一切都是自己生前做了不好的事造下的业力,要改变自己的心,才能还业。我以前争斗心很强,很看不惯偷懒的、说假话的,利益心重,因此在单位上与同事结下了一些冤仇。修炼后,我主动去向这些与我闹过矛盾的人交心,我告诫自己,我是修炼人不能与别人有什么仇,要完全对别人好。周围同事看到我的变化,有十几个人拿了《转法轮》想学,可惜的是,遇到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时,这些同事在压力下放弃了。

我想说的很多,法轮大法给我的好处太多了,我文化有限说不了多少,只想让世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都能有好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