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安陆市“六一零”头目的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六一零”是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在过去十一年里,湖北安陆市“六一零”原头目李绵楚与副头目聂汉章直接指使中共人员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共达一百多人次,其中被非法劳教、判刑的有二十多人;被强行洗脑的有三十多人;被非法关进看守所的有七十多人次,还有一些被迫害得失去了工作,妻离子散,流离失所,甚至被迫害致死。

在安陆“六一零”、公安局等单位的勾结迫害下,至今安陆市仍有法轮功学员程子鹏、程秀丽、栾建军、谢祖涛、潘菊英、刘春燕被非法关押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武汉女子监狱等黑窝迫害。以下是根据明慧网相关报道整理的安陆市“六一零”头目李绵楚、聂汉章的部份犯罪事实。

二零零一年三月八日上午到深夜,“六一零”头目李绵楚、聂汉章一夜之间就指使邪恶之徒共非法抓捕了近二十位安陆法轮功学员,将他们非法关押在河西第二看守所(洗脑班)迫害,强迫他们放弃信仰。

二零零二年,邪党“十六大”,李绵楚、聂汉章对安陆法轮功学员疯狂抓捕,将六十多位法轮功学员绑架,关押在四里第一看守所和河西第二看守所迫害。后在无任何法律程序和手续的情况下,将十几个法轮功学员直接送沙洋劳教所非法劳教。

在二零零一年,安陆法轮功学员王艳峰和几个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时,在半路被安陆“六一零”李绵楚、聂汉章指使人截回到接管派出所,并让安陆市“六一零”的所有人全部都到接管派出所来对她们非法行刑逼供、打她们,到半夜,又将她们送四里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四里看守所,王艳峰遭到看守所所长刘黎光指使外牢四个刑事犯残酷灌食,致休克。“六一零” 李绵楚、聂汉章看她不行了,才打电话叫她丈夫把人接走。

二零零二年八月中秋节,王艳峰带着小女儿回娘家时,被她娘家的村干部恶意举报说法轮功聚会,派出所来人把她与另几个法轮功学员都绑架,并送拘留所关押。李绵楚、聂汉章天天非法审讯是谁叫聚会的,王艳峰不配合也不写“保证”。关了三天后“六一零”李绵楚、聂汉章、公安局人员把她送沙洋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期间遭关小号、严管,日夜做苦工受尽折磨。

二零零八年九月,李绵楚、聂汉章与广水市“六一零” 、国保大队相互勾结,在九月四日再次非法将王艳峰绑架,不到二十天,于九月二十四日在广水市看守所,将王艳峰迫害致死。另一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安陆市“六一零” 、国保大队、接管派出所与广水市国保又合谋迫害这二名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家人被迫流离失所。“六一零”头子李绵楚、聂汉章害怕法轮功学员揭露迫害真相,谎说有法轮功学员上访,指使社区、单位人员监控当地法轮功学员,不准他们随便走动,不准上访。

法轮功学员朱大华在二零零二年曾被“六一零”李绵楚、聂汉章送沙洋范家台监狱迫害了七年,二零零九年刑满后又被李绵楚、聂汉章强制送湖北省所谓的法制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三十九天不许睡觉,不准坐,不准上厕所,毒打等折磨。回家后,家里一贫如洗,孤身一人,好不容易找了一个打工的工作,二零一零年七月又遭“六一零” 绑架,在楚跃小区纪委院内洗脑班迫害。

法轮功学员蔡青华,原在安陆市国税局第二分局上班,因为修炼法轮功,于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五日被安陆“六一零”伙同国税局不法之徒非法开除工作。蔡青华要求恢复她的工作,但是国税局与“六一零”李绵楚、聂汉章一直互相勾结推诿责任。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二日上午,法轮功学员蔡青苹被国税局胡承亮骗到局里,遭到“六一零”、国安特务绑架,非法扣押在安陆四里看守所。十二点多钟,安陆市公安局与一伙不明身份的人,五男一女警匪,强行拿走蔡青苹的钥匙,强行开门非法抄家,抢走私人财产:电脑主机、打印机、真相资料和现金等几千元的东西,没有开具任何清单。二十三日下午,蔡青苹被劫持到武汉汤逊湖洗脑班迫害。

法轮功学员潘菊英于二零零零年八月九日,曾遭陈新运、沈超、李凌、陈忆东等恶徒用冰块冰、打火机烤脸、用脚踩伤脚趾、脚踝骨、吊打;八月十一日下午,被恶徒陈新运将手脚塞进装有毒蛇的袋子。于二零零四年七月八日,在“六一零”李绵楚、聂汉章指使下,第十五次绑架了她。随后在安陆市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年,期间她绝食抗议,生命垂危,送安陆市二医院抢救长达数月,她曾逃出医院,但在安陆市汽车站又被“六一零”之徒抓捕。二零零五年七月五日,孝感市孝南区法院对潘菊英等五人非法开庭审判,虽然在庭上,她脸色苍白,说话无力,不断呕吐,但潘菊英仍被诬判有期徒刑七年,被劫持到武汉女子监狱继续迫害至今。据知情者说,潘菊英在武汉女子监狱被残酷迫害,她长时间拄着棍子走路。

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在明慧网报道文章中称,“2001年3月8日,‘六一零’的扬军、彭本明二人将我劫持到河西“洗脑班”,而且连家人都受到了骚扰,5月19日,‘六一零’的涂亚东、聂汉章索要了七百一十元才将我放回家。”

还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在文中写到,我在洗脑班绝食第八天的时候,“六一零”恶徒李绵楚、聂汉章、涂亚东、和几个帮凶、狱医,把我按倒在铺板上,聂汉章狠狠的按着我的头,涂亚东和几个帮凶按我的腿和两臂,两个医生用橡皮插管给我灌食,橡皮插管来回两三次从我鼻腔往胃里插,把鼻子都弄出了血,最后实在插不进才罢手。

以上这些只是安陆“六一零”头目李绵楚、聂汉章十一年来迫害安陆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还有更多鲜为人知的犯罪事实有待进一步核实、查证。

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时至今日,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者已逾万例。明慧网上几乎每天都有相关报道,相信李绵楚、聂汉章自己也一定能够看的到。在这里,想进一步提醒李绵楚、和安陆现任“六一零”头目宋华明、副头目聂汉章、毛华平等人的是,如今,江泽民、罗干等几十个迫害元凶,已经在国际社会几十个国家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被告上法庭。西班牙国家法庭决定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起诉江泽民、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和吴官正等五名迫害法轮功元凶。他们即将面临全世界正义力量的审判!

中共一些官员听到江泽民等被起诉和其他诉讼案的消息,已经开始“留后路”并私下整理收集文件,以证明自己“无辜”并是“被迫”执行“六一零”办公室”的命令。大陆有些地区上级“六一零”已经开始责令县级以下“六一零”,紧急内部收回自一九九九年非法迫害法轮功以来发放过的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相关文件及资料。很明显,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已经走向众叛亲离,穷途末路。

未来是福是祸,完全就在你们自己手中,请安陆市“六一零”原头目李绵楚、现任头目宋华明、副头目聂汉章、毛华平等多多思索,切莫听信邪党欺世谎言,做邪党的殉葬品。唯有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一切迫害,弥补过错,才能真正为自己、为家人谋得永久的幸福。真相就在你们面前,真心希望你们能够仔细看看,切莫失去万古机缘,否则连后悔的机会也许都不会有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