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老年同修共同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六日】借明慧一角,与同修们切磋年轻大法弟子修炼的体会,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与老年同修组成学法小组,共同提高

我们学法小组最初基本是三十至四十岁的中青年人,后来,师父逐渐把一些老年同修安排在我们身边一起学法。大家在法上切磋,心性提高很快,做三件事的状态也越来越好。

老年同修很乐意与年轻同修们切磋法理,常常鼓励年轻同修多走出来讲真相。年轻同修对法的理性认识较强,切磋时比较直接,不绕弯子,能弥补老年同修这方面的不足,共同提高心性。当初没有老年同修一起学法的时候,我们读法的速度很快。而与老年同修一起学法后,因老年同修读法的速度较慢,为了大家能形成整体,读法速度就慢下来了。后来才意识到,读法的快慢不是关键,师父是要我们修出能放下自我为别人着想的善心,共同形成一个整体。同时,教老年同修使用电子产品的过程,需要耐心、细心与宽容,也是师父安排的提高年轻同修心性的机会。

年轻同修不容易把握住显示心,在一起切磋时,就容易显示自己:我今天做了什么,我今天是怎么讲的等等。而老年同修虽然每天坚持讲真相,切磋时却不显示自己。现在,大家学法后更多是在如何形成整体、营救同修、揭露本地迫害、提高心性等问题上切磋,那种自夸式的陈述越来越少了。不怎么走出来的年轻同修也找到了差距,下决心走出来讲真相了。

集体学法是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形成整体的大法弟子能更好的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共同提高。老年同修乙,家庭的魔难比较大,有一个患“精神病”的儿子,经常骂难听的话,还干扰她学法炼功,有一次,甚至背着她把师父的法像都扔了。乙同修在与大家切磋的时候,对家人也是怨声载道,很难静下心找自己的原因,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和干扰。虽然干扰很大,但乙同修没有停下面对面讲真相。有一次,乙同修讲真相回家后突然出现较严重的“病业”干扰,嘴歪得厉害,眼神也散了。乙同修认为这个样子出去讲真相会有损大法形像,心里很难过。我们大家鼓励她走出魔难、帮助她向内找心性的问题,让她多学法,多发正念清除干扰。两周后,乙同修凭着对师对法的正信闯过了这一难,身体恢复了正常,以亲身的例子让家人看到了大法的美好与超常。乙同修又投入到了讲真相救度众生中,状态越来越好,而且“精神病”儿子的病情有了好转,家庭的魔难和干扰也小了。

二、与老年同修形成整体去面对面讲真相

除了工作中向有缘人讲真相外,休息日我尽量与学法小组的老年同修们配合去讲真相,这个过程就是溶于法中、互补互修的提升过程。当同修讲真相时,我就在旁边发正念,发现没讲到位的地方,就及时补充说明。我讲真相的时候,同修也这样配合。如果同时遇到多个人,就各负责一两个去讲,这样避免因时间有限而遗漏该救的众生。在与老年同修的配合中,大家都提升了,配合得越来越好。

我经常与甲同修组成一个讲真相小组。甲同修是位七十多岁的阿姨,曾被绑架迫害,出来后腿上的“病业”时断时续。但她坚持走出来讲,风雨无阻,每天劝退人数都在十人以上。刚与甲同修配合的时候,我往往是讲几个后,就感到“累”,不情愿再讲。与老年同修们切磋,她们大都没有这个状态,而是越讲越想讲。她们给我提出来:师父让我们尽量多救人哪。通过向内找,我发现自己面子心、求安逸心、急躁心、完成任务的心很重,内心真正同化法不够,被常人观念障碍着,没有真正理解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以后再有这种状态,我就尽量抑制、清除那些不好的心,现在这些不好的物质已经越来越弱了。

有一次,我们到一个街心公园讲真相,遇到一位给公共厕所看门的阿姨,她们一家吃、住都在厕所边的小屋里。在给她和孩子讲完真相并三退后,我就准备离开了,可甲同修还隔着窗户把正在睡觉的她的丈夫也唤起来,直到讲明了真相才离开。回来路上,甲同修对我说:他们是一家人哪(都应该得救的)。向内找,我发现自己的善心不够。有一段时间,我起了证实自己的心。乙同修与我配合讲真相的过程中,对我说:“你讲真相后,有没有从心里谢谢师父?”我回答说:“没有。”后来,我意识到了,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证实自己是一颗很肮脏的私心,一定要修掉。

与老年同修配合讲真相的过程中,我也能及时看到她们的不足,及时从法理上切磋并归正,并圆容补充。

部份老年同修对基本真相(如“天安门自焚”伪案、“四二五”上访)、邪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为什么要“三退”等讲得不够清楚,往往只是说: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保平安,如果对方点头同意“三退”,认为就可以了。开始我觉得效果挺好,也这样做。但后来悟到,虽然有时因时间紧等特殊情况而不得不这样做,但不能为图省事就助长人的观念。我们讲真相是为了让众生真正得救,不能求数量不顾质量。如果对方当时没听明白什么是法轮大法,就打哈哈过去了,那么师父可能还得安排一名同修再给他讲大法真相。后来,我与老年同修多次切磋这个问题,我们现在都意识到了讲清真相的必要性,在时间允许的情况下尽可能多地告诉对方真相,打开对方的心结和疑问,并送给光盘或小册子,嘱咐他自己看后,拿去给家人和朋友看。

我身边的老年同修很舍得拿钱做大法资料,但个人生活中却有难以觉察到的图小便宜的观念。有一次,我与甲同修到菜市场讲真相,甲同修要买点菜,可不经意间常人心就出来了,她习惯性地在菜农的篮子里挑最好的买。我提醒她:“阿姨,你这是利益心哦,你把好的都选走了,人家只剩次的就不好卖了。”她听后一怔,然后笑了,说:“对呀。”随后就不再挑来挑去的了。还有一次,乙同修在路上看到一百块钱,就把钱捡起来送到资料点上去了。后来与她切磋:我们大法弟子做的资料是堂堂正正用来救人的,肯定不能要来路不明的钱,再说,要是失主找不到这钱,该多着急呀。乙同修明白后说,那就从哪里捡的还放回到哪里,咱不要。

三、到老年同修去得少的地方发资料

当地老年同修一般去居民小区、菜市场、超市等发资料,而商业中心的写字楼、商场等去得很少。学法小组中年轻同修几乎都在繁华商业区上班,我们悟到,没有偶然的安排,救度这部份众生就是我们的责任。

写字楼一般多是高层电梯房,進出的大多是年轻白领,年轻大法弟子到里面发真相资料是很适合的。我们就在午休时间、外出办事时间或休息日去发真相资料。特别是休息日,写字楼進進出出的人很少,发真相资料更适合。另外年轻女大法弟子也非常适合到各大时装店、饰品店等地方去发资料、给有缘人讲真相。

其实,这部份众生的数量是很大的,就我上班的商圈为例,就有高档写字楼七栋以上、大型百货商场五所以上,还有难以计算的中小型商场、店铺。如果我们没有做好向这部份众生讲真相的事情,就辜负了师父的安排。每一个年轻大法弟子都应该在讲真相方面突破自己,承担更大的责任。

以上是我们修炼的体会,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