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安陆市善良妇女祝本明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安陆市法轮功学员祝本明是一个平平常常的妇女。修炼法轮功之前,由于生活的压力大,她得了一种头疼病,吃药也不好使,发病时痛的要命,每次都把她折磨得死去活来,真是痛苦不堪。一九九九年二月,她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多方医治无效的头疼病很快就好了,从此无病一身轻;身心愉快,心胸也变得宽广,做事先考虑别人。并按照大法“真、善、忍”的要求主动善解了与几个乡亲过去的恩怨。乡亲们亲眼看到她的身心改变,都由衷的说:“法轮功真好!”

法轮大法给祝本明的人生带来了无限的美好和希望。然而,自一九九九年中共非法打压法轮功以来,祝本明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多次受到中共当局的残酷迫害,在安陆市“610”、公安局、国保大队、安陆李店镇派出所等的非人迫害下,几次险些失去生命。她曾先后遭受安陆“610”河西洗脑班迫害一次、沙洋劳教所迫害一次、安陆四里看守所迫害四次,给她与她的家人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与痛苦。

沙洋劳教所这个人间地狱,十个月的时间把祝本明一个好端端的人迫害的人不象人鬼不象鬼。这段残酷的迫害,令她至今不堪回首。

一、上访遭绑架、家人遭恐吓

二零零零年十月,她去北京上访,在河北邯郸火车站遭到邯郸警察的绑架。邯郸警察与安陆市警察相互勾结将祝本明劫持到安陆四里看守所迫害。在安陆四里看守所里,恶警刘黎光强迫她照像,不照像动手就打,三天两头对她非法提审一次天,跟犯人一样对待。在那里,她每顿吃的饭里都有灰,有时菜里也很脏,土、灰都能看的见。

这期间李店派出所的蒋文兵,胡明五经常到她家威胁她家人,并扬言要把她家的楼房踏平,给她的丈夫和孩子心灵深处造成了极大的伤害,精神遭到严重的摧残。那时一家人好象天塌了一样,度日如年,有时孩子吓得半夜一惊一惊的哭,丈夫吓得半个月都不敢出门。直到58天后,蒋文兵向她家人勒索了一千元钱,并强行逼她家人写了所谓的“保证书”才放她回家。

二、强制洗脑、精神折磨

二零零一年三月八日早晨,安陆“610”几个警察与李店派出所的胡明五、李店街道书记、李店镇政府郑享林、计生办的两个女孩等一群人闯进祝本明家,胡明五、郑享林用伪善骗她丈夫,说安陆市办了学习班,让她去“学习学习”,学习好了就回来。这个所谓“学习班”就是安陆市“610”办的河西洗脑班。她被骗去的当天夜里,她正炼功,洗脑班“610”四人闯进去大声骂她,其中一人对她拳打脚踢,威胁她:“再炼打死你”。第二天这伙人逼她去看诽谤大法和她师父的录像带。她坚决不去看,用手紧抓住门,这些人强行把她往外拖,公安局的涂亚东蛮横地把她的手抓出了血。

在河西邪恶洗脑班里,她看到整个院子、走廊、电视屋里到处挂满了诽谤大法与大法师父的恶毒标语,这些无知而又愚蠢的人做出这些恶毒的事,她的心被深深的刺痛了。法轮功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让人道德回升,对社会对家庭有百利无一害,这不是颠倒黑白是非,善恶不分吗?她开始给610头目李绵楚讲真相,劝他赶快把这些东西撤下来,告诉他善恶有报是天理,这是谤天法,谁做这样的事谁要遭报的。李绵楚不但不听,还继续逼她看邪党电视,还找来什么佛教的人向她灌输乱七八糟的东西,诽谤大法。她不听,就把她关小号,唆使610帮凶迫害她,对她强行灌食,并扬言把她送沙洋劳教,企图对她做所谓的“转化”。她说,这么好的大法往哪转啊,那不是毁人吗?她坚决不配合恶人,不签字。2个多月的精神折磨,身体折磨,最后在她第二次绝食的第八天,身体已经不行了,恶人们才放她回家。

三、非法关押、撬掉三颗门牙

二零零一年五、六月份,刚回家一两个月的时间,有一天,李店派出所一恶警突然闯进祝本明家无故搜查,抢走了真相标语。她直接到派出所去要标语,善意的给抢真相标语的那人讲真相,告诉他不能这样做,法轮大法是正法,这些标语是救人的,让他赶快还给她。恶警不仅不听,反而还打电话给安陆公安局,伙同警察把她劫持到安陆公安局,后又把她绑架到四里看守所。

在看守所的第四天,所长刘黎光阴笑着把她骗出去关进了一个小黑屋里,她大喊“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刘黎光瞪着双眼唆使两个20岁左右的男犯人狠毒地把她推倒在地上,用钳子撬掉了她三颗门牙,吐了一地鲜血,接着又把她关进小号,唆使六七个男犯人监控她。

几天后在狱医杨均炼的带领下,一群恶警、犯人闯了进来,象要吃人一样的架势,凶狠的把她推倒在木板上,一群人对她蛮横的灌食,呛的她上气不接下气,痛苦不堪。这些邪恶的坏人还不罢休,接着抓起她的头发,提着她的头狠毒的往木板上撞,将她的头发都扯掉了一把。

在安陆四里看守所这个邪恶黑窝里,恶人们二十天把她折磨得不象人样。回到家里,乡亲们看了心里都很难过。

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八日,李店派出所有一个人无故闯进她家,强行要她去李店派出所。祝本明去了之后,原李店派出所所长段红伟气急败坏的把她的头推到墙 上撞,恶徒蒋文兵也打她,两人对她拳打脚踢,嘴里骂个不停。之后他们再次将她绑架到四里看守所迫害。寒冷的冬天,洗的是凉水,盖的是单薄被。九天的煎熬,她的身体、 精神遭到了非人的摧残。恶人们看到她身体已经完全不行了,人已经站不住了,才让她回家。

四、非法劳教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月份,晚上八点钟,祝本明正在炼功,突然公安局十几个恶警闯入她家,一直冲到二楼,象土匪一样疯狂的踢门,疯狂的骂人。他们连打带踢强行将她再次绑架到四里看守所。在无任何法律程序和手续的情况下,第二天早上八点多钟,她与十几个同修被安陆610 等直接送沙洋劳教所非法劳教。

沙洋劳教所是个邪恶的黑窝,十足的人间地狱,邪恶的坏人们为达到所谓转化大法学员的目地,利用种种卑鄙下流的手段对祝本明的肉体、精神进行摧残:

一、绑架她到沙洋七里湖医院打毒针。很多学员被打毒针后,精神恍惚,痛苦不堪。

二、恶警小刘唆使女犯把她的头发剪的乱七八糟,以此羞辱她。并用白胶布贴住她的嘴,不准她说话。

三、精神折磨。先问她家里几个人,都干什么。然后阴险地欺骗她说,她到这一来,她丈夫就不会要她了。妄图摧毁她的精神意志。

四、不准睡觉、毒打。恶警汪晴(音)唆使2个犯人日夜盯着不准她睡觉,不准坐。犯人陈有章对她打骂不停,逼她站着,还把她的头往下用力按,另一犹大用手狠毒打她的脸和嘴,还骂脏话。

五、利用犹大迫害她。恶警小刘唆使犹大不停地在她耳边灌输邪悟的东西,她根本不听,犹大们气急败坏的骂她师父,骂大法。一次下流的把她推到一个小屋,逼她挂牌子(牌子上都是诽谤大法的),逼她踩地上写的她师父的名字。她死活不配合,犯人、犹大、恶警们就对她打骂个不停。女犯人陈有章狠毒的把她的手反到后背使劲往上提,她当时大喊师父救命,恶人吓得一下松手了。嘴里还骂个不停。

六、多次残酷灌食迫害。恶警汪晴几次把她绑架到七里湖医院强行灌食,管子插到胃底,一口气上不来,随时就有生命危险,几次差点灌死在医院里。有一次,恶警汪晴勾结孝感十几个男恶警,对她灌食。一男恶警扬言:“祝本明你白天死白死,晚上死瞎死,到时我们就说你是自杀身亡!”多恶毒呀,这帮拿着百姓的血汗钱,反过来坑害百姓的恶警什么恶毒的事都做得出来,什么恶毒的话也说的出来。还有一次,恶警小刘唆使两个女犯人用绳子把她五花大绑在椅子上,她的手脚、全身不能动。一女犯人用一把铁汤匙横插在她嘴里,又用另一把铁汤匙使劲的在她嘴里绞动,疼得她当时就晕过去了。那天晚上恶警和犯人们拿出一个塑料瓶,强行塞在她嘴里,四个人把她按在铁床边,另两个人不停从瓶口往她嘴里塞脏东西,呛的她当时就口腔出血。仅仅七个日日夜夜,沙洋劳教所就把她迫害得全身浮肿,双脚肿得走路都没有知觉,随时都会倒地。

七、用卑鄙手段逼她转化。有一天十几个犯人与犹大把她手按在桌子上,逼她写什么所谓的与大法“决裂书”,她把纸用手全部顶破也没写。后来一个黄石的叫袁怡珍(音)的犹大用伪善的手段欺骗她,一群人强行逼她签字。

八、做奴役。强迫做外劳,在车间做手工,每天到深夜。

在沙洋劳教所这个人间地狱里,十个月的时间把祝本明一个好端端的人迫害的人不象人鬼不象鬼。这段残酷的迫害,令她至今不堪回首。

二零零六年大约五、六月份,祝本明和一同修在小卖部说话,一辆警车突然停在她们面前,陈新润等三个安陆恶警不由分说强行绑架她们到府城派出所。后又非法绑架她们到四里看守所,恶警梅德安像审犯人一样问她现在还炼不炼功,她理直气壮的告诉他们说“当然要炼”。她当面指控他们二零零二年勾结沙洋劳教所把她迫害成那样,回家后人躺在床上,全身都不能动,差点死了,还是法轮功救了她,法轮功是好的,当然要炼。你们这样做是错的。看守所警察时不时威胁她,你这样说,这样做不可能放你回去,又经过了三十多天的身心折磨。最后她家里的亲朋好友多次到公安局、看守所要人,才把她要回家的。

今天在这里写出祝本明遭受迫害的经过,别无他意。只是希望所有还在参与迫害大法学员的人们悬崖勒马,立即停止迫害!为你们自己,为你们的家人,真正的去了解一下法轮功真相。不要再被中共邪党欺骗了,不要再被眼前的利益蒙蔽双眼了。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洪传全世界!真心希望人们记住“法轮大法好”,希望人们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