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号卧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七日】在列车上讲真相、劝三退有些风险,因车上人多口杂,乘警与列车员又时不时来回巡查,过去不少同修因此而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构陷而遭乘警绑架。但为救众生,再风险也得讲真相呀。我有多次在列车上讲真相劝三退的经验,在此与同修们分享这不轻松、但让人愉快的在列车上讲真相劝三退的故事。

今年五月中旬,我与老友(常人)坐五一八次火车从东北去上海办事,我仍用我的一技之长,将善念从容的溶入到讲真相中,让旅伴们觉的这真相就是家长里短中的趣事,他们很感兴趣,有三人当场三退,他们分别是吉林省松原、辽源和河南信阳三地的居民,其中叫子斌(化名)的中年老板多次欢呼:“法轮大法好!”其呼声由六号卧铺传遍半个车厢中。

那天上车后,我与老友就有意唠起我们在长春站向老友的高中同学老贾讲真相故事劝三退的事,坐六号下铺的壮汉子斌在一旁听后对我说:“这位大叔,你是中医大夫,还是看相算卦的?” 我笑道:“你看呢?”子斌说:“我猜两都是,大叔你看我有什么病?”我笑着说:“看你偏食,你患有内分泌失调症,这糖尿病可别占你身体哟?另外,你心脏咋也有毛病呢?”子斌先一愣,但马上狡黠的一笑说:“瞧我身体这么壮,哪象有大病的人呀?!”我没理会这一激将话语,又讲:“你上有哥吧?”

子斌没料想到我又一准确提问,但为了自己的健康问题,他收起了耍小聪明的把戏,爽朗地说:“大夫,我服了你了,我四十岁了,过去常检查身体,啥事也没有,二十岁还因一项测试没通过而没進飞行学院当空军。前几年,医院用CT与B超等仪器,才发现我心脏瓣膜有缺陷。我嫂子是朝鲜族,她做的狗肉汤饭特好吃,我好喝酒、吃肉,结果落下了糖尿病。大夫,我搞不明白了,大医院用CT与B超等先進仪器有时还发现不了的病,你咋一瞅就准呢?”

我屈指数数道:“中医有望、闻、问、切,阴阳平衡之术,这‘望’有个层次之分,高人扁鹊、孙思邈、华佗、李时珍等有透视的特异功能,华佗能‘瞅’出曹操脑中有瘤;根据人身体内的气血运行正常与否,老中医能从人体外表瞅出来。你貌似健壮无病样,但你的饮食起居已反映出了一些反常现象,比如,你喝啤酒吃肉时,爱用生菜包着肉吃,你只喝几口酒就小心的把罐子放一边;你躺着的时候,这手这么放在胸下,你好右侧卧;你三十五岁左右出了一件险情,虽度过了,明年将有不测之险。”子斌说:“我是遇了危险,但我这不测是病情恶化呢?还是什么别的事?你能帮我化解吗?你若帮我化解了,我就到你那儿跪谢你!”

我知子斌求解心切,就向他讲了明慧网与我遇到的人们因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而病魔遁无踪、遇难呈祥的故事。然后我对他讲:“你们那儿有法轮功学员散发的许多真相传单,你得好好看看;至于化解之事,你身边的亲友中有炼法轮功的,你想办法找到他们,他们会给你化忧解难的,你一定要找他们呀! ”

子斌听后讲:“现在难找啊,警察抓的厉害,但我有个朋友的母亲是炼法轮功的,十年前,她進京向人们讲她得过许多病,快要死了,是炼了法轮功后,她才活过来,才活的健健康康的,她讲:‘是李大师救了我!’但她的实话却被他X的中共当作反动言论给抓起来,让我们市派几个警察硬将老人押回松原市蹲了好长时间看守所。唉,老实巴交的人吃亏了,我跟朋友去牢房看过老人,劝她别跟他X的中共斗了,但老人不听,出狱后她又发传单,她讲:人太危险了,快快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样才能得救;现在她又讲什么‘三退’的事,我搞不懂了,这退有啥好处,退了能退倒他X的中共?”

我讲:“你朋友的母亲真是好样的,她讲的对,当初,这中共江魔头动用国家四分之一财力驱使国家镇压机器来迫害讲真、善、忍的好人,到目前已有三千多法轮功学员被它残害死,有数十万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关押在集中营、监狱、劳改营等魔窟中受迫害,法轮功学员亲友亿万人被江魔头株连打压,你想想法轮功学员只因强身健体就遭非人道迫害,人神能不愤怒吗?特别是已被揭露和证实的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且焚尸灭迹’,是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反人类罪行,成为整个人类的耻辱、令天地震怒、人神共愤。古代窦娥冤死,而天降大雪警示人;现在亿万百姓受迫害,天灭中共为期不远。你看,二零零二年贵州平塘县掌布乡发现的二点七亿年前形成的‘藏字石’,崩裂的巨石断面的天然石头纹路呈现着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还有古今中外的圣人们,他们在不同朝代、不同国度却预言着同一件事,那就是今天法轮功在全世界洪传而中共因迫害法轮功和其修炼者走向灭亡。不久的将来中共江魔头将被世人审判。所以,人们要抓紧时间三退,不然跟着中共恶党跑的,并发了毒誓的人真的都要当牺牲品了。

这会儿,子斌插话道:“大夫,你讲的好象与我朋友的母亲讲的是一样的,今天我不会猜错的话,你也是炼法轮功的!如果是这样,你现在帮我化解我的不测吧!”我说:“你象故事中的人一样,也三退了,并每天诚念法轮大法好,神会帮助你的!”

子斌问:“就这么简单?好,你帮我三退了。”过会儿,没想到的事发生了,子斌突然振臂一呼:“法轮大法好!”他这一呼,附近的旅客都伸长脖子往六号卧铺方向张望着,不一会,一乘警和列车员匆匆从六号铺边走过。我说:“为你安全,你可以在心中默念大法好,你高呼声别被恶警、恶人抓了你的把柄了!”子斌说:“我不怕,叫‘法轮大法好!’能保我安全,这有啥不好叫的?!”说完他又一呼:“法轮大法就是好!”

他这一呼“法轮大法好”,把邻铺的二十多岁的山东营销员曾亮(化名)给呼乐了,他讲他曾在延吉空军机场当过兵,也听过法轮功真相,但部队管的严,当兵的不敢吱声,若一旦被人发现了“不正常行为”,马上就会被部队开掉军籍,押送原籍迫害。听说三退能保命,他也当场退了邪团组织。

曾亮三退了,引起六号上铺的辽源市二十岁叫薛婷(化名)的小姑娘的注意,再加上多次听了子斌这“法轮大法好”的欢呼声,刚才还用手机对对像暴怒的她,却也异常温和的退出了中共的少先队。薛婷因其对像讲错啥话,传言传到薛婷的小姨父耳中,这长辈一早就从辽源打电话骂薛婷,接着薛婷又打电话骂在辽源的对像,并冲他暴跳如雷,喊杀不绝,旅客都觉得今日碰到了母夜叉了,周围的空气似乎凝固了;后其对像弄清原委叫冤不止,薛婷的心才软下来。我说:“薛婷,你对像真是个好性子。”女孩笑了。

薛婷之父与其母离婚,她不知父长啥样。母改嫁后,她寄养在姨家。待大后,她不甘寄人篱下的生活,于是漂泊流浪。近二十岁的她,十二岁就打工,在深圳打工两年。这次她去沪打工,只有朋友的地址。这来到陌生地,两眼一抹黑,她希望朋友能来接站,但朋友讲今有事接不了站,“唉──”见女孩叹息声,我劝说道:你也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兴许朋友会来接你这小天使的。我边说边指着其穿着有白绒布翅膀的黑T恤衫,周围的旅客都会心的笑了。

说也神奇,沉默许久的手机响了,朋友告诉薛婷,在上海火车站东南出口处接她。她高兴地回头对我说:“我默念了,真灵!爷爷,这东南出口处怎么走?”我说:“我走西南出口处,你随我老友走东南出口处就是了。”薛婷讲:“太谢谢两位爷爷了!” 薛婷带有羞怯的道谢,又引来六号卧铺周围的旅客的欢笑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