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真的要彼此提醒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二日】今天听到同修在读师父的经文《致欧洲法会》:“但愿重锤之下能惊醒,为了你,而不是我这个当师父的,更不是那些使你不满意的同修。”我很惊讶自己好象从未看过此经文,于是马上把这篇经文读了两遍。

我开始找自己,想想自己就曾经对那些我不满意的同修那么不平衡,而且有时虽然能看淡一些,但是真正听到他们又在说一些我不满意的话时,那种难受又立即涌上心头——怎么这么执着,这么常人的情放不下,这么不知道以大局为重,等等等等……

凡此以往我总是难以抑制的说上几句,好象是在主持正义,敲醒同修,每每如此还觉得自己比那些为保护自己私心而装聋作哑的学员还强一些。但这些天学法和与同修在法上交流后,终于开始正视自己曾以为自己已经做得很好的部份——“别人是自己的镜子,也就是看到别人有什么执著其实很可能自己也有同样的执著”。想到自己还总是拿师父的这些话去提醒同修。现在想想真是惭愧,是啊,岂知那些不顺心的事、不爱听的话、让自己产生难受心理的种种理由都是人心在表现,这些表现不是让我帮那个或那些同修修而让我看到,而是慈悲的师父在用他们的嘴和行为在提醒我还有和他们同样的人心,慈悲的师父怕我迷失在常人中,担心我不能去掉那些人心、时时照看着我、精心安排着我的每一天,而我在不能精進于法于自己的修炼时竟然那么的抱怨,抱怨同修、抱怨环境,真的有时就差抱怨师父抱怨大法了。虽然我没有经文上指出的那些同修那么令师父担忧,虽然我一直以自己从没耽误自己的工作与责任而自居,但是当这些人心反映出来时,我真的修自己了吗?正视那些人心,并努力用正念去除他们了吗?做到无怨无恨的忍了吗?做到对同修的慈悲与宽容了吗?真的保持正念看问题了吗?改变自己看问题想问题时的方式了吗?真的就那么爱听好听的,不爱听不好听的吗?……

我坐在那儿想到这些,忽然眼泪夺眶而出:我向内修了吗?我珍惜师尊的每一次提醒与期待了吗?我真的慈悲的对待我的众生与我的同修了吗?那一刻我深切的感到迷失在红尘中的众生与同修深深的苦,惭愧啊,惭愧!师尊为了成就我而付出了一切,我为同化大法而下到红尘吃尽这生生轮回之苦,就象师父为神韵合唱团写的歌词——生生为此生……而我真的珍惜了今天这万古机缘了吗?

可是同修啊,你们能想到吗?我这个不够精進的同修是在经历了剜心透骨的修心悟道后,又在现实中经历那些自己不愿听到的话、不愿看到的行为中,没有做到不动心的、慈悲的从正面去推动情况的好转,而是强忍着坚持着在想——那是我的错,如果我没有和他们同样的人心,就不会有他们这么多的人心表现在我的面前,……为什么我们的环境就不能让那些做的不足的学员看到自己的不足呢?是什么耽误了他们修炼的路,是什么还在阻挡自己修炼的路?如果我没错,我会在这儿吗?我下到凡尘有可能没粘粪吗?我为什么修炼,不是要去掉那些人心吗?当我没能那么精進于法于自己的修心时,我真的看不到、真的意识不到、或者就算意识到也仍然找出各种理由回避掉,这是修炼吗?那些私心自己不修怎么去?

什么是苦?其实身体上的承受真的不是最苦的,咬咬牙就挺过去了,真正的苦,是修心,当我们在承受了种种体力上和精神上的疲劳后,你还能想到还是自己的错,你有那么深刻的认定与坚持吗?师尊为我们开创这一法门,修得最快、最捷径的关键不就是直指人心吗?修炼真的很难,过程中的悟道真的不易,凡尘中的种种假相哪一个不是在动摇着我们对大法的坚信,对正念的坚持。有些心可以一次除掉,但是有些心就不能一次除掉甚至要多次才能除掉,所以当我们在经历了十几年的向内找时,我问自己,我还在坚守那份精進吗?

本来前两天同修就鼓励我写写修炼心得,但是真的感到自己其实做得实在是太普通了,不值得一提。但是,今天当我悟到这些,深切感到那些众生和那些暂时着迷在尘世的同修的苦,我真的觉得有必要写写。我们真的要彼此提醒,当听到师父为曾经上山干活而沾沾自喜、自以为如何的学员,担忧到宁可把庙都拆了,我就在想,师父要的真的只是什么什么报纸、什么什么电视台吗?但是这一切的提醒又不是在期待别人的改变,期待环境的改变,我还是需要时时提醒自己,自己的改变、自心的改变才是一切改变的根本,脱离了自己的向内修,其实什么都不是。

当我抱着这样一颗纯净的心再学法时,才恍然发现慈悲的师尊其实每一篇经文都是对弟子的谆谆教诲,那里面溶入了多少师尊的苦度,感谢伟大的师尊感谢师尊给予众生的浩荡慈悲。

最后请允许我借师尊的《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共勉:“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