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法中的几件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十日】沐浴在法轮大法的佛恩浩荡中,我摔摔打打走过了十二年。三千多个日日夜夜,要说起大法的好处与神奇,写几部长篇心得集也写不完,用尽人间的语言,也难以表达师父对我这个悟性不好的弟子的付出与呵护。下面只写今年发生的几件事,证实师父的慈悲、大法的玄妙、师父无时不在加持我救度众生。

(一)嫂子病危之后

今年新年过完开始上班后,我虽离娘家不远,但一直不知道他们那边的情况。一日,单位一同事要我带他去政府机关找我哥哥给他打官司。我们到机关一问,哥哥的同事都说,你嫂子病了,病的差点死了,他去医院照看你嫂子去了,这么大的事你还不知道?我赶快请人打通我哥哥的电话,一问,真是那个情况。

听到我嫂病危的坏消息,返回单位后,我又给哥哥拨了个电话,问了详情。哥哥告诉我说:嫂子已经靠上氧气来维持了七天多生命了,医生没办法,说她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死。我感觉哥哥很痛苦无助。不过他最后说了几句刺激我的话,意思是说我炼法轮功,家里人却遭难。因为我哥哥嫂嫂俩人都是中共邪党成员,受中共洗脑几十年,加之他们都在大法被迫害期间,受中共的污蔑宣传,敌视大法,对我更是有灭亲之举。比如到我单位搜我的大法书、炼功服、炼功带、师父法像等,然后一把火烧掉或毁掉;到非法关押我的黑窝去骂我,要所谓的管教将我老实教育好,让我早日脱离法轮功;当着千人百众把我骂的狗血喷头;当众打我;威胁说要把我弄去判刑;还让我前夫阻止我炼功;硬要我同意前夫对我的诬告离婚罪名,跟他离了算了……。由于他们自愿迫害我,结果都成为“六一零”成员了。

按常理,我怎么也不想去看他们的。因为他们做的太过份了。而且他们昔日干的坏事,象放电影一样,在我眼前翻来翻去。我又要上课,不好请假,我该怎么办呢?

我内心挣扎了一会儿,想到哥哥说的那句气话。说明他还是想让大法师父救救嫂子。我决定到校办室向校长请假。没想到校长爽快的答应了我的要求,给我批假去照看我嫂子。

我就回家做了一些准备,出门的时候,正好碰到了校长。他看我提着包,就说,你等一会儿,我们的车也要到市里去,就干脆坐我们车去算了。他们就用车直接将我送到了医院,然后办自己的事去了。

到医院后,嫂子一个劲的说:完了,一切都完了,心脏都坏了,哪有心脏坏了的人还能活的?我含着泪说:姐,没事的。我就给了她一个真相护身符。哥哥神情沮丧的说:没事?氧气一拿就完蛋了,下午四点做彩超看结果。

时间很快到了四点,嫂子被车推到了彩超房。哥哥比嫂子还紧张。我就说,哥哥你出去吧!嫂子做检查时,我请求师父:救救我嫂子,该救就帮我救,不该救就是天意。彩超几分钟后,得到的结果是:心脏基本正常,只是有些饱满。

一听这个结果,哥哥如释重负。嫂子也心情放松了许多,连推她去的那位护士都认为我嫂子太幸运了。我哥哥当晚要回家一趟,我就给他一个大法真相光盘,他在这十一年中,第一次认真接过去了,小心的放在了自己的包包里。听人说他还将嫂子掉的那个护身符也收好了。

同病室的人一听我嫂子的结果,很高兴。我送给他一个真相护身符,他愉快的收下了。据他老伴说,他以前什么都不信的。这次他居然接了。晚上,他老伴又要我跟她到楼下病室去送真相护身符给她正在住院的姐夫。我一去,那位夫人的姐夫全身发肿,昏迷不醒,医生说是肾衰竭。我们就叫那位夫人的姐姐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说会对她的丈夫有好处。那位夫人的姐姐答应了。第二天早上那位夫人又去看她姐夫,说肿消了。她就更信大法了。她对我说,对门院长的父亲不行了,是肺癌,拖来等着到医院断气。她叫我去给他送护身符,我就趁他老人家的家人不在时,在他耳边说:伯伯,你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老人家点头,我就将一个护身符放在了他的口袋,让他保存好。下午时,我看到他能坐起来吃饭了。

第三天时,病人老伴的姐夫又去做检查,说什么病都没有,办了出院手续后,就请他们夫妇去上馆子吃了一顿后回家了。同室病人本人已三天不想吃饭了,他老伴第二天送饭时,我劝病人说,吃,没事的。他果然能吃了。又住了几天,病情稳定,做了三退后,他们回家了。他们二人很感激法轮功。

我嫂子呢,当天夜晚,我照顾她,她说因为我炼功发正念,她一夜也没睡。第二天,要赶我走,并将我从小到大的一切不足,全当着别人数落了一番。我差点儿没守住心性,跟她干了起来。我想我是修炼人,要无条件的对别人好。我就忍了下来。只给她提供服务,自己出钱给她买饭等。几天后,她对别人说:以前我说她她还嘴,现在怎么也不还嘴了。法轮大法好不好,我不去讨论,真善忍是真好。再后来,她完全不说我什么了。我去外面休息时和别人聊天,一听说我是姑子在照看嫂子,别人都觉的不可思议。有一老公安局长知道我在看护嫂子,敬佩的对我竖起大拇指。

(二)放下一切恩怨去救前夫的父老乡亲

我因带着过重的人心去北京,被邪恶钻了空子,几次被抓,多次被抄家。前夫胆小怕事,明明知道大法好,还带炼不炼的学过,在高压下,他放弃了,并且十分常人化了。趁我被关到黑窝时,居然与一女同事做了不齿之事。随后,他们一不做二不休,在我正在受邪恶日夜折磨,弄的我神志不清时,他们将一份诬告带到劳教所强迫要我签字。那时对师父讲的关于婚姻方面的法认识不清,认为跟他离了免得他因我炼功而受牵连,为了他好,自己受点罪都值得,就这样稀里糊涂的签了字。

我回家后,随着心性的提高,我觉的自己不能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了。要放下一切心,慈悲救度一切有缘人,无论善缘还是恶缘。前夫不修了,他所在家乡的人谁来救呢?本来我可以作为他家乡的儿媳去救那一方众生的,离婚后被旧势力有意破坏了。虽然夫妻关系不在了,我救度那方世人的责任还在。我一定要按师父的要求去做,不被人情所带动。

我把这个想法给另一同修一说,她马上说好,咱们现在就去。我们背上了真相资料,走出街道口,突然遇到一外地与我们单位做生意的熟人。他主动问我们要不要坐车。我们要去的地方离街上很远,如走的话,还要走几个钟头呢。我就说:我们要坐车。他们就带我们上路了。我们就给他们父子讲大法真相,给他们送护身符。他们将我们送到目地地,水也没喝一口就走了。

我下车后,村里一长辈说:某某的女儿回来了。因为没离婚前,他们那儿的人都称我是那地方的女儿。连忙帮我去田里喊我以前的公婆回家。

村里见着我的人都很高兴,与我说长道短。公婆给我们做饭吃后,我们又坐着聊了一会儿。到下午二点时,我说我要出去送真相了。于是,我一人去挨家挨户的送真相资料。有的送神韵光盘、有的送资料、有的送护身符,几乎人人都接。我还劝退了好几人。几十份资料、几十个神韵光盘、几十张护身符,不到一个钟头,就面对面的送光了。其中还有一人说:下午到我家吃饭。还有人说,哪家哪家你给他们没有?意思要给他们。

我们临走时,公爹又用人力车送我们,直到将我们送到家。

我们不陷在旧宇宙的业力轮报中,走师父安排的路,天地是多么的宽广啊!正如师父所说“大法尽解渊源”(《洪吟二》〈解大劫〉)。

我在实际中真切的领略到大法的圆容不灭,师父的无边智慧,法力浩瀚无边啊!

我在修心方面,有时还做的很差,与做的好的同修相比,差距还很大,更不用说离师父的要求多远了。相信,师父给我们救人的时间一延再延,一定能成全我们所有大法徒兑现誓约的愿望。我们坚定的跟着师父走吧,最后的结局一定是个大圆满。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