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帮助同修中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二日】师父最近在讲法中说:“在最后的时刻到来之前要救度的众生还没有达到数量,大法弟子还有一部份没跟上来,这就是还不能够使最后这件事完成的关键所在。”(《再精進》)

为了和更多的同修進行交流,使还“没跟上来”的同修尽快跟上,我参加了三个学法小组的集体学法。这三个学法小组的同修们在学法上都比较认真、严肃,做的很好,这里也就不多讲了。

在集体学法中也发现了学法小组共同存在的问题,最主要的是大家在法理上切磋少,个别同修法理不清,却无法通过集体学法得到提高。我觉得这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该学法小组人员不固定,大多同修都是来学几次就不再来了。目前小组有四位同修,甲、乙两位还正处在病业较重的时期。

师父告诉我们,师父不愿落下一个弟子,还说:“作为负责人来讲,你不能给我落下一个弟子。”(《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于是我们来到这个学法小组,只是希望让这两位同修尽快跟上来,和大家共同精進,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经过商量,首先调整了学法小组的学法时间,把原来下午三点学法改为两点。又通过学法切磋大家都认识到了原来做的不够好的地方,认识到来到学法小组学法的目地是,通过集体学法要使自己尽快的在法理上提高,跟上师父正法進程,不拉家常,不议论同修,不谈论与大法无关的事,要让小组同修及时的得到《明慧周刊》和其它资料。此外,我们也尽快的给同修提供明慧网上刊登的同修在过病业关方面的一些典型文章,共同学习师父有关病业方面的一些讲法,以便共同在法上提高,使同修尽快闯过这些关和难。

甲同修平时在讲真相方面做的非常出色,但因学法少,和同修切磋少,对法理的某些方面理解的还不够深刻,对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一些家务中的麻烦事,没有把它当成好事,当成提高升华的好机会,在问题的处理上有不够妥善的地方,被旧势力钻空子,给自己带来很大关和难。她曾经五天处于晕迷和半晕迷状态,既不能吃也不能喝,小便失禁。看到甲的这个情况,同修们替她着急,学法时重点在法理上与她切磋。在同修们的帮助下,甲同修努力学法并向内找,很快就找到了自己存在问题的症结,于是她更加认真、用心学法,每天读法三到四讲《转法轮》;在向内找的过程中坦诚、实在,有错就改。当她在法理的认识、理解上提高上来之后,状态一天天好起来,正念越来越强。随着她心性的提高,身体恢复的也很快,现在甲同修已经又象往常一样投入到讲真相救人中去了。

乙同修出现脑血栓症状已有两年多了。几个曾和她在一起学过法的同修因看到她那种带修不修的状态陆续都不去和她一起学法了。后来又有新来她家学法的同修,一看她这种状态也都不再来了。只有一位同修仍坚持着,但对她也没有信心了。于是大家说:“不行就算了吧!别再跟她浪费时间了……”。乙同修病业之所以拖这么长时间,就是因为她不能把自己当成一个真正修炼的人,没有做到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她放不下自己的病。乙同修每天也学法也炼功,家里还有学法小组,可是上门给她看病、送药、甚至“回访”的医务人员也接连不断。

经过大家一番努力,看到甲同修的变化,我们以为乙同修该好好学法精進了。可是事情不象我们想象的这样简单。给她送药的人来了,她还是要量量血压,说说“病情”,一说就是一下午,而这时同修却都在等着她集体学法呢。尽管如此,自打到这个学法小组后,我们每次发现乙做的不在法上时,都会耐心的与她在法理上切磋,让她能在法理上明白并提高上来,知道修炼人该怎么做不该怎么做。可是这次说了,下次她还照样,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个修炼人。我们苦口婆心的解释、劝说,她怎么也听不進去,自己该咋做还咋做。这下我着急了,就埋怨同修,说她根本不象个修炼人,埋怨同修实在太固执、不听别人的劝说。于是我们就把商定的事告诉了她,问她:“到底是修还是不修?你到底是走师父安排的路,还是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如不修炼我们马上离开,不再为你这样浪费时间……”结果同修说:“我修!我修!我走师父安排的路!药治不好我的病。”

同修的话对我触动很大。晚上回到家里,心里烦躁不安,翻腾的厉害,怎么也睡不着,同修的事,我说的话,一幕幕的在脑海展现,怎么也平静不下来。怎么会这样呢?我认真的向内找自己,一遍一遍的回顾我对同修说过的话、我的心态。

在同修身上我看到了自己的缺点和错误。同修的固执、听不進劝说,也正是我固有的,而且目前突出的反映出来了:原来我和同修一起做协调工作,因邪恶迫害我不愿再做这项工作了,我想走自己的路,就是去讲真相,在救度众生的过程中修好自己就可以了。七月下旬和八月上中旬,家里连续出现问题:先是排风扇的电动机坏了。我想,电机是启动排风扇转的,是否有所指呢?我想到了自己,但不敢多想。星期天家人请人修好安上了,排风扇正常工作。没过几天,同修约我到他家去。去后方知同修要我一起学习师父新经文《再精進》,学后同修还谈了自己的建议:要我找某协调人商量当前工作,要抓紧时间安排落实,并说他已经见到并也向他提出了建议。我听后感觉很有道理,但没有马上去做。一是因为他已跟协调人说了,二是我不想再做这个工作了,不想多揽事,尽管后来碰到协调人时也转达了同修的建议,可我仍按照我自己计划去做。

下午该集体学法了。中午没有休息,一点多就用真相手机一边发着短信一边发着正念步行一个多小时到了同修家。一看路上发出了二百多条短信,自我感觉良好。可是第二天早上,我家厕所里的灯不亮了。孩子给买来灯换上,还是不亮,说不是灯泡坏了,是整流器坏了。我不知道整流器是干什么的,就问了孩子,孩子说,“整流器有三个功能:变电、稳压和启动。”我想这又是冲着我来的。

晚上发正念时看到厕所的地面上,开始有个小洞,接着是大洞,再接着就不是漏洞了,整个地面稀里哗啦的简直都要陷下去了,成了大坑了;走到街上,路都是坑坑洼洼泥泞不堪,非常难走,而且走着走着就没有路了,走進死胡同里走不出去了。做饭时用微波炉,光转不热;还有不是家里的电车锁打不开就是门锁开不开,等等,等等。我知道是我有问题了,师父在一次次的点悟我,往上拽我,可是自己就是不悟。有时悟到了也不想改,原因是怕遭邪恶迫害,更怕连累家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可同时又害怕这样下去不对,害怕有漏被旧势力钻空子,所以就买了手机,尽量的用手机传真相,并尽力的去帮助那些还没有跟上来的同修。心里还想:这都是师父所要的,这样做都在法上,一定不会有错的。其实这是一种掩盖,掩盖自己不愿做协调工作的那颗人心,掩盖自己怕遭邪恶迫害的怕心,掩盖自己怕再给家人找麻烦的情,等等,等等。想到这里,我警惕了:这不是在欺骗师父,欺骗自己吗?这是信师信法吗?我对不起慈悲救度我的师父,感到非常惭愧。我认为乙同修“太固执,不听同修劝说”,其实不是同修固执,真正固执的是我,是我固执、任性,执著自我,没把大法、把整体放在第一位。

我也明白了,通过同修的事让我看到自己的缺点、错误,让我快点去掉人心、怕心,教我摔倒了别趴着,快起来接着修;教我从不会到会时间不要拉的太长。尽管自己不悟,一错再错,师父还是那样的慈悲于我,一次次的点化于我。我知道自己错了,今后我一定要配合同修,一起做好协调工作,使我们地区的同修整体提高,整体跟上师父正法進程,不辜负师父对我的慈悲救度和教诲。

找到自己的问题后,我和同修又進一步就甲、乙同修需要帮助的具体工作做了安排。并讨论了在集体学法的基础上,怎样抽空多做个别交流:同修辅导炼功,纠正动作;我帮助一起学法,让她们真正体会到同修的真诚,体会到师父的慈悲,让她们在法理上尽快提高上来。

现在乙同修状态很好,谢绝了所有来访的医生,清算了买药的账单,增加了炼功时间,并能按时发正念。乙同修表示,最近要和其他同修一起去发正念讲真相。

回过头来看看这段“帮助”同修的过程,那真的是自己实实在在提高的过程,不论从法理上,从实践上,都使我向前迈出了一大步。

在此也建议做协调工作的同修和法理比清晰的同修,多多关注身边的同修,学法时都能深入到那些没跟上来的同修的学法小组中去,和他们共同学法、切磋,共同提高、精進。其实这些同修都是想修好自己的,都想跟师父回家的,但他们有悟不到的法理、打不开的症结,我们要尽量的帮帮他们,带带他们,这也是这些同修所渴望的。师父要我们“不落下一个弟子”,让我们共同做好师父所要的吧!

一点体悟,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