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见证大法的神奇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三日】我是二零零二年秋得法的大法女弟子。今年六十六岁,上过两年小学,认不了几个字。得法至今整整八年了,八年来,我的经历,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更加坚定的信师信法,从未动摇过。

1、得法

我小时候就开过天目,看到过许多另外空间的景象。四十三岁那年,在气功高潮中,我也曾按照某气功书上讲的自己悟着练过,感觉不适合我。有一天,我听到另外空间两个人说再过十年吧,提示我再过十年找师父。十年后我到处找师父,到铁岭市学过一种气功,也觉的不对劲,就不学了。直到二零零二年得知一亲戚A在炼功,我找到她,她告诉我,她炼的是法轮功,随即给我讲了真相。当时邪党正在迫害法轮功,我想:我不管这些,只要是我师父的功我就炼。事也凑巧,几天后,也就是这年的秋天,我和丈夫去农村女儿家帮着秋收。A同修就在此村搞养殖。一天,她给我丈夫送来一本《转法轮》,想让我丈夫学法炼功,因我丈夫是小学教师,有文化。而我几乎是文盲,根本没想到我能看书。当时我丈夫顺手将书放在西屋的箱子缝隙中。晚上,我偷偷的拿出书来,假装说西屋人多太热,到东屋去睡,我迫不及待的用被遮着手电筒的光,在被窝里看了整整一夜,居然把一本书看完了。我不认几个字,一句话也许能认识两个三个的,但我能把意思顺下来,能知道是啥意思,还一边看一边用法理去解释自己经历过的事,这当然是师父在加持,试想一个几乎文盲的人,一夜看一本《转法轮》,一个没特意充电的手电筒,用了一夜,电还没用完,简直不可思议,太神奇了。我终于找到了师父。

过了年,二零零三年的四月初八,正好是师父生日那天,我找来A同修在家教我炼功。她教我第二套功法时,我一做头顶抱轮,就感觉有两个凉兮兮的东西,一个从百会穴進入,一个从丹田部位進入身体,然后在后背连结起来,就转上了。A同修说,这是师父给你下法轮了,看来你的缘份挺大,我兴奋极了。从此以后,我全身心的投入到学法炼功及证实法救人之中。

不久,家人发现我参加了集体学法,并且与同修一起讲真相,吓坏了,极力反对,为此胆小怕事的丈夫,以离婚相要挟,弃我而走。我虽然没有养老金,宁可捡破烂维持,也不动摇,他没坚持多久,又回来了。我虽然没念几天书,但同修帮助我学法,师父给我开智开慧,现在我能正确的通读《转法轮》及师父的一切讲法以及真相小册子等。

二、祛病

炼功当天晚上,我开始腹泻,一天一夜几乎离不开厕所。我原来便秘很严重。有时甚至半月、二十天才便一次,所以人瘦极了,但肚子挺大,这一下子大肚子没了。原来头发一块一块往下掉(人们说的鬼剃头),眉毛掉的一根没剩,炼功一个月之后,都陆续的长出来了。原来黑灰的脸色也红润了,原来走路打晃,炼功后,走路生风,也有劲了。更神奇的是我右手腕处有一个蛋黄大的包。有一天我去农村讲真相,走横垅地,跌了一跤,就觉的从手一直麻到肩膀,起来一看,这个包不翼而飞了。我的左大腿外侧长了一个比鸡蛋大的椭圆形的瘤子,孩子们经常摸着玩,炼功一个多月时,头天晚上还有呢,第二天早晨起床穿衣服时,发现这个长了十几年的瘤子没了,只留下个痕迹,(紫红色)过了几天,痕迹也没有了。

三、丈夫的鼻咽癌好了

二零零八年的大年前,我做了一个梦,师父点化我:看见流鼻血别害怕。过了一个月左右,我发现丈夫的鼻子出血,他说淌鼻血有一个月了(正是我做梦时,因他不是天天经常出血,我没发现。)我想起做的梦,告诉他没事。但是他和孩子们都害怕了,都不相信。到医院去看,确诊为鼻咽癌,在沈阳医大住院,什么药都过敏,只做了四十天的化疗。回家养病,病情越来越重,到二零零九年五月,已经皮包骨了,不吃不喝不拉,呼吸时往上返臭。

B同修来到我家,看到我丈夫濒临死亡的样子,她在师父的加持下滔滔不绝的讲了一个半小时,也讲了病的根源,告诉他,医院救不了他,只有大法能救你了。极力反对我学大法的丈夫终于说:“我也学吧。”我俩趁热打铁,事不过夜,马上去给他拿来一个MP3,让他先听师父讲法,接着让他看师父的讲法录像。他是盘着腿、结着印看的。看到第二讲后,多日不排便的丈夫腹泻了,拉的是水,烂乎乎、油乎乎的脓便,脏极了。然后他能喝水了,能吃饭了,呼吸也不返臭了,慢慢的癌症彻底的好了。现在很健康。

这些是千真万确的发生在我身上及身边的一部份奇迹,还有很多神奇的事,就不一一讲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