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病痛苦海中 法轮大法救我命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六日】我出生在一个偏僻的山区,十八岁时离开父母到了山东。当时家里真是灾难深重:从我记事时父母天天吵闹打架,父亲患严重的气管炎病,母亲在坐月子时患上严重类风湿性关节炎瘫痪在床上,姐姐因上房顶晒东西掉下来吓得常发作癫痫病,治好后也比别人傻一点。重男轻女的父母又生了个弟弟,是个先天性傻子,这样的家庭是被别人瞧不起的,由于经常被别的孩子欺负,我变得自卑孤僻,很少和别人说话。

我结婚后在坐月子期间,得了和母亲一样的类风湿性关节炎,腿肿得上厕所都蹲不下,上下楼都是别人背着。我去遍了市里各大医院,医生都说这种坐月子里得的病又有遗传性因素非常难治,只能打针解痛,疼得厉害时就抽出关节内的脓水才能走路。但阴天下雨关节内又积满了脓,真是生不如死。在这种痛苦的状况下又接到父亲从东北打来的电报说我弟弟精神分裂症,疯得到处跑,打人并砸东西;我姐姐离了婚,在精神、身体痛苦的极限中,我觉得真是走投无路了,万般无奈下想到了出家,我决定到五台山皈依佛教。

一九九六年十月,我和一位同事说要到五台山皈依佛教的事,她说:“某某某得了乳腺癌晚期扩散到子宫,炼法轮功都好了,你也炼吧,你皈依了佛教也不一定能解除痛苦。”我半信半疑,请她帮我请本书先看看。当我拿到《转法轮》看到“‘佛法’是最精深的,”这句法时,我就觉得这就是我追求的,我要找的,这就是我等待的来了,一下就投入进去了。我跟着功友炼了四天动作,我那肿了三年多的腿全部消肿恢复正常,师父又为我清理了附体。我简直不敢相信这辈子我的腿能正常走路,从此我无病一身轻。

我的心灵在法轮大法的修炼中,渐渐变得纯净、安详、善良、无私。

我把父母、弟弟、姐姐都接到我家,虽然他们没有修炼法轮大法,可是他们都受益于师尊的佛恩浩荡:我父亲不再被气管炎病折磨得上气不接下气;我母亲也能拄着拐杖下床走动干些家务活了;弟弟在我家看到挂在墙上师父的法像,坐在法像下面的沙发上再也不到处跑,不打人也不再砸东西了。真是师尊讲的“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转法轮》)“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澳大利亚法会讲法》)啊!

我还有很多受益于法轮大法的神奇经历说不完、写不完……泪洒衣襟,谢谢师尊慈悲救度。在讲真相过程中我看到那些南来北往的芸芸众生,真希望这些生命都能摆脱共产邪党的桎梏与谎言,相信法轮大法好,拥有自己真正的光明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