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对待被假经文或谎言欺骗的学员

与沂水县同修切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四日】看到《年轻弟子打电话讲真相的经历》一文,感触很多,看到走向大法对立面、迫害同修的犹大,师父都多次给她机会。可几个月前我地区有些学员一时糊涂,被假经文及邪悟谣言所欺骗,于是有的同修怕自己被干扰关起门来,有的同修想去帮他们,但苦于年龄大,记忆力差,法理表达不好,或畏难、不好意思等原因没去,自己去了几次也没有达到很好的效果。

我看到,被绑架迫害、被病业迫害和被假经文欺骗迫害的同修,同样都是被邪灵迫害,而后者更是可悲与可怜,可是一些同修对待前两者与后者的态度是截然不同的。可他们原来是很多方面都做的很好的同修,有的讲真相救度了大量的众生,现在他们因自己修炼的漏洞,被谎言与邪灵所毒害,谁能来帮助他(她)们呢?反思自己向内找,逐渐的认识到一些问题和看法,说出来与同修交流:

一、如何面对这样的同修本人?

首先,当我们看到这些同修不理智的表现时,义正词严的指出或制止破坏大法的现象是对的,但应该同时注意不能只想这个人怎么不好,还应该站在“为他”的基点上,慈悲宽容的对待。不应该在同修之间马上就开始传“谁谁邪悟”了,这样容易激化他与同修们的对立。不负责任的传也是一种显示心,可能无意中就起到了破坏大法的作用,同时还存在一个修口的问题。当然出发点是为了帮助同修,那另当别论。

比如有一个同修的家人在传假经文,家里有了邪灵藏身之处,她本人并不知道,一天学法时突然被邪灵干扰,头脑中反映出一些假理。表现出不好的状态时,被有的同修看到了,就传“谁谁邪悟了,如何如何”,把一些现象及很多细节津津乐道的传,以致很多话失真,又传到她本人耳朵里,使她非常激动,也不理解修炼的人为什么“造谣”,说:“你们所有的同修都这样对我,更‘坚定’了我要走的路。同修都躲着我,我一直把所有同修都当作亲人一样,是你们把我推出来了。”人心被邪恶利用做了邪恶想做的事。与此同时邪灵又操纵着她的家人,加紧给她灌输烂鬼的谎言。当然有的同修想自己不被干扰没有错,只是还应该想到对同修有没有伤害的问题,我想如果一个常人长期处在这样的环境下,可能会得精神病的,也可能变的麻木、无所谓了。

二、邪恶针对我们哪些人心来的?

除了以上提到的显示心,不负责任的传言等。还有的同修说:他以前无论表现多么好,突然走向反面,都是为了破坏法来的。这是旧势力的安排,按照正法理,对这个生命也是不公平的,我们能认可吗?还应该找到思想中党文化的毒素:特别是瞧不起别人、对他人的指责、冷漠、麻木,同修被邪灵迫害甚至处在被淘汰的危险中,觉的与自己关系不大。试想,如果自己的父母、子女处于这样的境地,自己会怎样做?记的有开天目的同修看到不精進同修世界里的众生流着眼泪请求帮助他们的王和主。讲真相中许多同修对迫害自己的“六一零”恶人都能慈悲的救度,为什么不能对走弯路的同修慈悲呢?

也有的同修认为:他不听,这样下去被淘汰等。觉的无可奈何,同样是没有想自己的修炼情况,没向内找。这不是正念,所以它本身也是观念、也是人心,是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时刻注意、并时时要用正念清除的人心。不要对同修用观念看待、只想这个人不好。如果经常动这样的人心,也同样是执著于同修的执著。邪恶不就是对着我们这些人心来的吗?所以我们应该在不动心的同时向内找。个人认为不动心就是对同修不带有任何从自我出发的偏见与观念。就象不认识的人一样。不要想他是什么样的人、他有什么执着。而是站在“为他”的基点上,一动念就是慈悲宽容的善念。也许当我们习惯于这样修自己并形成向内找机制的时候,这些人和这些表现就没有市场了。

当我们看到这些现象的时候,最容易相信的是眼前看到的所谓“事实”,最难想到的是自己有没有漏,最想当然的就是执着于同修的执着,只看到他如何如何。最难清除的就是自己的观念,最难改变的就是从旧宇宙“自我”为出发点的思维方法。当这些人心出来的时候,正念清除掉,就是修炼,就是提高。比如执著于“形不成整体”等,在观望等待。如此执著,还不如发出纯净的一念:我们一定能够形成金刚不破的整体,本着“人人都是协调人”的愿望,主动去圆容整体,那不就是我们整体的强大的正念吗?那不就是另外空间形成整体的金刚不破的物质场吗?

三、我们还有哪些问题没有真的明白?

我们不能把“邪悟”看成是绝对的,如果我们做正了,一些人会被我们的正念之场带动、很快的明白过来,这时它就是一种假相,这是最好的不给邪恶市场。有的同修说不给被干扰的同修市场,让干扰自生自灭,就是把他孤立起来,让他自己碰壁后悟回来的意思。我觉的不给他市场没有错,指出他的问题也没有错,可是也应该想一想,我们自己是不是在哪方面做的不对了?我们如果不注意向内找,清除看不起别人的心,各种观念、对人的表面不善等,就很容易被邪灵钻空子,互相看不起,形成人与人的对立。

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讲:“我就想一个问题呀,法拉盛学员,走在前面的学员,想顶住邪恶,出发点是好的,真的是好的,这一点我是肯定你们的。但是,是不是方法上太急了点?冷静的思考,心再大一些,咱们真的把所有的人都当成要救度的众生去救度,看看他有没有变化?那个邪恶在法拉盛的出现、控制人干坏事,绝不是偶然的,肯定是针对学员有漏的地方来的。对于人的一面不要一味的向前顶着干,不是压倒他们,是救度他们。慈悲的做,冷静的做,看看这件事情有什么效果。”

比如我看到有一个学员一直表现出很强的人心,显示心等,认为自己“悟的高”,很多同修烦他、不想见他,我本人也是这样。可是他这些心不是给我看的吗?我烦他的时候,其实对他的观念已经相当强了,已经动了许多人心了:他越说自己悟的高,我越瞧不起他。这不是妒嫉心、争斗心都动了吗?其实这个时候也是人的状态,也在被邪灵钻空子。过去我没有站在圆容整体的角度看,没有站在新宇宙“为他”的基点思考问题,虽然也在向内找,也能找到一些妒嫉心、显示心的表现以及对待同修心态方面的问题,却没有考虑到对整体和对这个同修本人的影响。所以应该在不动心的同时向内找,对同修不带有任何自我的观念。不想他是什么样的人,他有什么执着,一动念就是慈悲宽容的善念,邪恶就无法钻空子了。由于最近才认识到,所以只能是从我做起,时时注意清除这些人心与观念,同时也给同修提个醒。

几天前一位同修讲过这样一件事:她给一个人讲真相时,这人不但不听还大喊大叫,同修默默的发正念清除其背后的邪党另外空间的因素并发出一念:这个世人一定能得救。当同修再讲时,这个人一愣,马上明白了并退了党。如果我们整体也能这样宽容、慈悲、冷静的对待被干扰的同修,不被表面假相所带动,同时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没有了邪恶因素的操控,再和他们交流,他们也容易明白了。

以上只是我看到自己和一些同修存在的问题,说出来与同修切磋,当然许多同修在讲真相等很多方面都做的非常好,我本人自愧不如。我只是想,这些学员处在极其危险的境地,我们能和他们计较吗?我们能只怨别人不好吗?如果我们不向内找,真的麻木对待,他们可能就真的没有机会了,可能永远的消失了,特别是那些曾经做的很好、为整体付出很多的同修,不可怜吗?

一点个人认识,层次所限,不当之处,恳请同修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