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市六旬老人遭受的五次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王士林,今年六十三岁,家住黑龙江省大庆市龙凤区。一九九六年夏天开始修炼法轮功的,腰疼病,爱感冒,胃疼病,血脂高病,都不治而愈。喝酒抽烟等不良习惯都先后改掉啦。王士林按着真善忍的标准在要求自己,遇事找自己的毛病,谅解别人,宽容别人,思想在向高层次上升华、不断的升华着。

在中共邪党当局迫害法轮功的这十多年,王士林五次被非法抓捕,经历了中共邪党灭绝人性的迫害。王士林说:“我在佳木斯看守所绝食反迫害,给我钉了‘大字’型地环迫害,我整整被灭绝人性的钉了十五天的地环,那种痛苦的滋味,至今,我都不敢去回想,那真是太痛苦了!”

下面是王士林自述其所遭受的迫害:

一、在大庆龙凤区看守所被迫害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日,我和三十多个同修在大庆龙凤厂前的街心公园一块儿炼功。龙凤公安局有二十多个警察把我们这些手无寸铁的炼功人,围了起来。其中有一个邪恶警察叫李雪峰,是当时的政法委书记。他领着这些警察,将我们这些炼功人,全部非法抓捕。将我们绑架到厂西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并同时以各种借口向我们的家属勒索了五、六千元的押金。

很多人被勒索的钱,都不了了之了。我的家属为了尽快的把我要出来,给李雪峰送去了礼品和请他吃饭。我的家属去龙凤厂西看守所接见室看我时,顺手将装有七百元钱的钱包放在桌面上,走时忘拿了。三分钟后,返回来,钱包找不到了。接见室只有警察,没有别的杂人出入,一问警察却说没看见。我的家属气的哇哇大哭,她气愤地说:这些警察都是流氓和小偷。这就是在大庆市龙凤厂西看守所发生的事件。

我在看守所和死刑犯关在一个牢房里,在最炎热的夏季里,我们二十多人挤在一个大床铺上,人和人紧挨着,一颠一倒的睡,也就是我的头的两侧,对着别人的脚。因为地方太小了,睡觉根本躺不下,每个人都只能侧身睡。看守所把这样睡觉的姿势,起名叫“立鳞刀鱼”。地方小,人又多,挤不下怎么办?牢头们就用脚把我们踹下去,我们大家紧紧的挤在一起了。在最炎热的火一样的三伏天,热的我们都喘不上来气,呼吸困难。而有的罪犯和牢头的关系好,就可以睡在很宽敞的地方。

我要上厕所,必须要跟牢头请示、批准,如不批准只能憋着……。牢头心不顺不让去,顺心时为了耍你,也不让你去,反正就是找茬折腾你。有一次早上,他们都在排队洗脸刷牙。很混乱时,我一看厕所里无人,我就快速的进去,大便后又快速的出来。过一会,我就被一个二牢头打了三四拳,打的我眼睛直冒金星,并说:“老王我为什么打你,是因为你上厕所不请示。”

一个死刑犯对我说:“我是死刑犯,我打死你,我也是死;不打死你,也是一个死,反正就是个死。老王,你怕不怕我打死你?”我告诉他:“我不怕。为了法轮大法我可以付出生命,是我这个普通的生命的荣耀。”他被我这句坚定的话给震慑住了,再也不敢对我说吓唬我的话了。

二、在大庆龙凤区厂西拘留所被迫害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四日早晨,我给妹妹打电话,问她吃不吃八宝粥。三妹妹说吃,我就把粥送去。我的电话被公安局监控了,暗中公安局的便衣警察跟踪我。妹妹见到我时,把几天前我给她看的法轮功的真相传单,还给了我。这些被便衣警察看见。

当天的下午二时左右,片警闫成峰等四个警察,闯入我的家中如同土匪一样到处乱翻,把我家的东西扔的乱七八糟,一片狼藉。抢走我的大法书、录音带和师父法像,把我劫持到派出所。非法审问到半夜。当时的王姓局长,非法拘留我十五天。

我被劫持到大庆龙凤区厂西拘留所,当时是初春,乍暖还寒。一到晚间是异常的寒冷,我穿的是单衣,冻的瑟瑟发抖,不到一夜就被冻的感冒,头疼头晕。

拘留所里的警察都是脏字不离口,不骂人就不会说话。据说这次的非法抓捕,都是这个邪党组织上指下派的名额。我的这次被非法抓捕,是由于公安局使用了卑鄙无耻电话监控,邪党领导下的这些流氓警察,专门用这种下流的手段来迫害我们这些善良人。

三、在佳木斯看守所被惨无人道的野蛮灌食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一日,我和其他五名同修去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松江乡新民村,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到松江派出所,我们六人被绑架至松江派出所。

第二天早四点,所长闫宏斌用拳头恶狠狠的打我小腹部位,打了两拳后,我的眼前直冒金星,然后他象个恶魔一样,狠毒地骂我。

恶警刘笃军伙同其它三名警察,抢去我的钥匙,打开了我的家门,抢走了我的电子书和其它大法书等私有财产。善良的姑娘小陈,陪同我儿子上派出所要我,刘笃军三番五次的刁难她,因此小陈姑娘失去了好好的工作。两千元的工资收入没有了,从此以后小陈姑娘的生活是饥一顿饱一顿的。

我们六个同修被绑架在松江派出所,非法拘禁了二十四个多小时,没有吃的,也没有喝的,竟无人过问。邪党天天鼓吹,人民警察爱人民,我就是没有看出来,他们的爱是体现在哪里?“六一零”的陈万友、张东辉、刘衍等恶徒一脸横肉,他们的肚子很大,吃的脑袋和脖子一边粗,他们也在这里指手画脚的唆使这些恶警迫害我们。

十二月十二日夜,我们六人被非法劫持到看守所。一进看守所,我就开始绝食反迫害。第三天,张姓警察指示犯人给我钉地环。我在二十号房间,在大板铺上钉上了“大字型”地环迫害。我浑身象散了架子一样,又象脱了节一样痛苦极了,一分一秒都在这种生不如死的痛苦中煎熬。

有一次,给我强行野蛮灌食,灌了很多盐水。立即我嗓子干渴的象冒火一样,在恶警的指使下,泯灭良知的恶人以折磨法轮功学员为乐。有时,灌食把管子插进胃里,灌了半天,灌不进去,发现灌食的管子是堵死的。然后又把灌食管拔出来,弄通了后,再给你下进胃里。我的食管、胃翻江倒海的痛,那种痛苦的感觉真是无法用人的语言说出来。痛的我鼻涕一把、泪一把。他们就用这种方式折磨我。灌食管好象从来不刷,灌食管有一股大粪的臭气臭味,熏的我实在难以忍受。

我在看守所被迫害二十多天后,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和李振金、杜辉、王淑贤四人,又一同劫持到佳木斯劳教所继续迫害。我被关在一个小屋里和一个名叫王福的小偷在一起,小偷监控我的一切行为。小偷王福把同修送给我的好吃的东西全部吃掉等等。

有一次,姓韩的恶警,看见同修刘源长给我写的法轮大法经文,他象疯了一样,嘴里骂骂咧咧,要抢夺经文,刘源长迫不得已,把纸条吞下。我的外甥小维来营救我时,恶警张东辉和司机竟无耻的让小维给他的小车加油。这一次,我在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了六十多天。

四、在佳木斯看守所被钉地环十五天

二零零六年六月三日晚六点多钟,我去佳木斯市向阳公安局后院,我的住处取东西,被保卫派出所片警岳亚文抓住,立刻非法搜身,抢走了我随身携带的一本《明慧周刊》和一个电子书,我被劫持到看守所迫害。

岳亚文上报非法劳教我一年,陈万友又给改成劳教三年。我在佳木斯看守所绝食反迫害,给我钉了“大字”型地环迫害,我整整被灭绝人性的钉了十五天的地环,那种痛苦的滋味,至今,我都不敢去回想,那真是太痛苦了!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永远都无法想象那是有多么的痛苦!

那几日,整天阴雨连绵,我穿着一件单薄的衣服,天天一动不动的被钉着地环。寒风刺骨,冻的我痛不欲生,我感到我已承受到了极点。就在这种痛苦的煎熬中,我看见张姓的所长,我恳请他说把窗户关上。出乎意料的是,这个所长开口就骂我:“××妈的!……你都绝食了,命都不想要了……,你还怕什么冷呢?我叫你怕冷!我叫你怕冷!”说着,他穷凶极恶的把所有能打开的窗户,都打开了。瞬间,刺骨的寒风毫不留情的吹在我身上,我冻的不停的颤抖。

这地狱般的日子,整整十五天。现在,每当我回想起来,还不寒而栗。

我又被劫持至佳木斯劳教所,我一直绝食反迫害。教导员郭钢恶狠狠的威胁我,逼迫我吃饭。我对他的邪恶嚣张气焰,丝毫不动摇。他气愤地把门狠狠一摔,震耳欲聋的响声,全大队的人没有听不到的。我再次出现生命危险,五天后,他们只好把我放回家。

五、第五次在密山市受迫害的经历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六日,我在家乡密山市双胜乡新治村二队讲真相,被二队村民吴长顺儿子吴某诬告。当地派出所所长李长龙带领四五个边访部队的哨兵,把我绑架了。他们其中一人,出手一个猛拳,打在了我的嘴上。顿时,我嘴都肿了,牙和脸都火烧火燎的痛,满口的牙都活动了。

没几天,我的牙几乎都掉了,现在下牙只剩一颗,上牙只有五颗。他们对我是拳脚相加,人民子弟兵的形像一点也体现不出来,看到的只是一群土匪流氓的丑恶嘴脸。我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怎么能受的了他们这样打呀,打的我全身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满身都是伤疤。

密山市公安局的国保中队长李钢将我的mp3,一千多元的好记星电子书抢去,还有护身符一口袋、九评书一本、九评光盘一套、法轮功的真相资料几份。李钢说:“你要是说出来是谁给你的这些东西,我就放了你,拿他是问。”我当然没有理他这套骗人的鬼话了。

一进看守所,牢头把我的卫生纸,洗衣粉,都给我夺去。一个死刑犯的牢头说要统一保管,开始还给我点用。过一个星期就不给用了。我的东西全都被他们霸占了。我刚买的新被只盖了一夜,就被那个死刑犯的牢头给霸占为己有。第二天,我发现不是我新被了。从此后,我盖是个薄薄的被子。每天晚上冻的睡不着觉,冻的我剜心透骨的难受,天天都在寒冷中度过,我在看守所里整整冻了两个月。

在看守所里,每天晚上还要起来值班两个小时,犯人们胁迫我不停的走,我正在绝食中,一点力气也没有,根本走不动。我的身体由原来一百八十斤掉到一百二十斤的体重,生命发生了危险。我的形像完全变了,由六十多岁健康形像,变成了一个老态龙钟、一走一晃的八十多岁老人的形像。我的儿子几乎认不出我了。他看着我变成了这个样子,强忍住悲伤,眼眶一热,泪水流淌下来。他以为我活不了了。

江泽民,罗干邪恶集团在一九九九年挑起了针对法轮功学员的这场迫害。采用各种见不得人的鄙劣手段,对法轮功进行栽赃和陷害。导致十多年来无数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劫持、抄家、关押遭酷刑折磨、使无数法轮功学员致伤致残,我只是千千万万个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其中之一。这些为了一己之私给中共邪党卖命的党徒,泯灭良知的迫害手无寸铁,只为做好人的善良人。

然而,“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宇宙的真理,是任何生命都无法抗拒的。带人抓我的所长李长龙被免去所长的职务,遭到报应。从古至今,是凡迫害修炼人的人,都是没有好的下场。在此,奉劝那些仍助纣为虐、参与迫害法轮大法修炼者的人,为了自己生命的永远,立即停止行恶,挽回你造成的损失,也希望你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