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泊头市金山被投入八里庄劳教所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二零零零年八月,河北省泊头市法轮功学员金山被骗到泊头公安局,遭受刑讯逼供,在零口供下,于九月十一日,泊头市公安局副局长王海涛亲自将金山押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

二零零零年八月,泊头国安大队长王海涛、黄春柱、张子海诱骗金山说要了解点情况,等金山到了公安局里,他们凶相暴露,逼他说出各地居民门口的法轮功真相传单是哪里来的,还用电棍电他,电棍没电了,王海涛就亲自用电话线绑了一个皮鞭,发疯似地抽打他,抽得他体无完肤才罢手。几天后,国保大队宗洪峰、张子海又到看守所提审,非法刑讯逼供,用板子毒打金山,结果是零口供,警察悻悻而去,然而,金山却被无辜投进保定八里庄劳教所,去劳教所的途中,押送金山的泊头市公安局副局长王海涛说了许多伪善的话,希望金山不要恨他,他也很无奈。

金山被非法关押的保定八里庄劳教所,这个劳教所被中共当局标榜为所谓部级文明单位,然而每当有来访检查时,劳教所就把干活的犯人藏在大菜窖里,每当有对法轮功学员的所谓“转化”(即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指标达不到要求时,狱警就把人弄到四楼,秘密实施酷刑迫害。

金山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在当地是一个公认的好人。二零零三年腊月,在104国道位于河北省泊头段,发生了一起车祸。车主是泊头市王五公社一个名叫彭连华的人,金山在车祸中严重受伤,他的鼻子掀开,泪腺扯断,嘴的上唇下颚扯开很大,缝了103针。昏迷五小时后,醒来他先安慰车主:别害怕,我是炼法轮功的,修真、善、忍,我不讹你,花多少钱我自己拿,后来金山把医疗费用四千一百一十七元全部归还给车主。车主感激地说,你都被毁容了,要赔,倾家荡产我也赔不起呀!您却一分钱也不用我花。两个人所在村的村民奔走相告:法轮功真是教人向善的好功法。

然而,像金山这样的好人,却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屡遭非法拘禁甚至是酷刑折磨。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堤口王乡派出所所长王向峰,警察刘世清害怕金山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把他又截至到派出所,直接问他;你可别去北京了。金山正义的说;我更得上北京问问?4;25以后,中央台播放过不禁指,让我们随便炼,我这里有录音,中央不能说了话不算数呀。警察不但不听却把他无故关押一个月。在看守所遭到非人的迫害。许多乡亲和法轮功学员见当地政府无故抓人、关押,感到自己的公民合法权益、信仰自由的权利都没有保障了,于是大家一起去进京上访,但被截访的便衣诱骗到天安门广场派出所,上吊铐、电棍电、用狼牙棒毒打。之后又送往当地看守所迫害,警察逼迫这些人光着脚在雪地里扫雪,又扒掉他们的棉衣,把他们关在没有玻璃的房内冷冻。当时孟庆忠任所长,他把一个外地的小伙子、名叫夏忠杰的法轮功学员几次折磨得奄奄一息,又把一个姓付的粮局职员绑在“死人床”上,在阳光下曝晒、蚊叮、灌屎尿汤子、逼迫他放弃信仰法轮大法。

二零零一年,中共制造“自焚”伪火来诬蔑法轮功,并强行给人们洗脑,当时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时,狱警把人们铐在暖气片上,一铐就是一天,之后不久,他们把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全逼上四楼。四楼一间屋内有上下十二个抻床(死人床),有震耳欲聋的音响。狱警把法轮功学员的四肢抻紧拴在床柱上,中间用细尼龙绳勒在床板上。两天后,就开始用半米长的电棍电脚心、手心、肚皮、一阵阵的肉糊味呛得人透不过气来。在电击的作用下,蹦又蹦不起来,五脏六腑全乱套了,每个部位都在剧烈的猛颤。劳教所就是这样使用酷刑迫使法轮功学员在承受到了极点时违心地在转化书上签字。随后又是精神迫害,写什么不修炼的保证书等“四书”、“五书”的。

劳教所就是这样的迫害着坚持正义善良的人们,呼吁正义之士能够帮助营救,制止这场对善良人的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