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一路走来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日】我于二零零二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那时全国上下各大媒体、各大报纸、宣传机构都在全方位的污蔑法轮功和师父,而我却在那时喜得大法。当我第一次手捧《转法轮》翻看时,我看到了一张三维立体的师父照片(其实比三维立体画还要逼真),师父的法像从相片上凸出来,正慈悲的注视着我,我立刻明白了我得到了什么,当时那种喜悦激动之情真的是无以言表。我对送给我宝书的大姐说:“你相信吗?我的整个生命都比不上这本书里的一个字。”现在多少年过去了,第一次接触大法时的情景依然清晰的时时浮现在眼前,当我在最残酷的魔窟里遭受迫害时,每当我想起这一幕,都会热泪盈眶,师父慈悲又饱含期许的目光常常使我充满正念,鼓励着我闯过一个又一个魔难。

在修炼的初期,因我得法晚,学法少,很多法理不是很清楚。很多的执著和人心不去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二零零七年底我遭绑架被非法关押,后又被非法劳教二年。刚到劳教所时,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做。那里的恶警一上来就让其他的“普教”恶人拼命毒打大法弟子,目地就是逼迫这些大法弟子抄写所谓的放弃修炼的“四书”,从而达到他们罪恶的目地。如果碰到哪个坚定的大法弟子不妥协,那又一轮更为恶毒的迫害接踵而至。

“熬鹰”是劳教所恶警们惯用的手段,就是每天逼迫我们二十小时蹲在地上不准动,动一下就叫“普教”恶人毒打大法弟子或连续几天或一个多月不准睡觉,恐吓刚刚進劳教所、人心多、执著心多的大法弟子。如果这样大法弟子还不妥协,那电棍和电刑就开始上了。他们就是这样对待这些手无寸铁的善良的大法弟子的。我刚开始被他们严重迫害时,由于怕心重,没有想起自己是大法弟子,没有想起自己有师父保护,整天昏昏沉沉的,在主意识也不是太清醒的情况下,违心的向邪恶妥协了。转化之后,我痛苦万分,我清楚的知道我在自己的修炼道路上留下了永远也抹不掉的污点,虽是被迫的,可是事实存在。我感觉到自己好象变成了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并意识到自己放弃了自己真正的永恒的生命,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让我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在一段行尸走肉般的日子过后,突然有一天我醒悟了:我是大法弟子呀,我有师父保护的呀。我的生命是师父给的,我怎么能这么糟蹋我的生命呢?我不能再这样消极的承受迫害了,我要从新站起来,从新做大法弟子。于是我开始和其他大法弟子一起学法交流,并且很快意识到了自身存在的很多问题:

一、学法少,对法理认识不足。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我没有按照大法的要求无条件的主动的同化大法,从而修正自己,而是利用大法来满足自己在常人中的所谓幸福,这不是和旧势力的想法是一致的吗?这不是自己的根本执著没有去吗?二、信师信法不够。关键时刻想不到自己是大法弟子,忘记了师父和诸多正神就在自己的身边,正念正行时就能保护我。把这场迫害完全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因而一直在被动的承受迫害。三、恐惧心、怕心、各种人心重,平时对自己放松,经常被人的观念所左右,用人的方法去解决问题。四、修炼不精進,就象《西游记》中的猪八戒巡山似的,不但偷懒睡觉,还编故事安慰自己,自欺欺人。找到了这些问题之后,我想我就要从根本上改变自己的观念,从新调整心态,从新精進起来,从新做好,在哪里都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以弥补自己所造成的损失。在我清晰的发出这一念时,我明显的感觉到了师父对我的加持和以后的时时点化和呵护,在以后的反迫害中只要我想做好,师父就会点化我,大法就会告诉我。

接下来我意识到我不能再这样消极的承受迫害了,必须主动清除邪恶,反迫害。邪恶不就是想置我于死地吗?那我的生命是邪恶说了算的吗?不是,我的生命在我师父那里,我的一切都由我师父说了算!这些邪恶算什么,根本就不配来参与我的事。我开始学法、背法,并且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怕什么,修什么;放不下什么,修什么;执著什么,修什么。不再认为自己得法晚了,因为修炼的道路不是自己安排的了的;不再想自己还是不是大法弟子了,那是用人心去衡量大法,是对大法的亵渎。

于是我开始写严正声明,声明在邪恶的劳教所里所写所说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这一切言行都是在被邪恶毒打和威逼的情况下强迫写的,是这些恶警强加在我身上的,我一概否定,绝不承认。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只听师父的话,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恶警知道后,慌了手脚,开始体罚我不让我睡觉。我那时不再怕了,我就利用不让我睡觉的时间整天整夜的发正念,又给恶警们写劝善信,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在世界各地洪传的实际情况,法轮大法给全世界人民带来的美好和福报,以及全世界人民与各国政府对法轮大法的褒奖。(其实很多恶警也都知道,只是不敢承认这个事实)恶警们找我去所谓的“训话”时,我首先发正念清除其背后的邪恶因素,然后就直接和他们讲“三退保平安”“天灭中共”“善恶必报”等等。在监室里我开始对所有的人讲真相,无论是“普教”还是“恶警”。他们从刚开始对我体罚、打骂、咆哮、严管到最后不闻不问、不理不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全过程体现了在大法弟子正念正行下环境的改变和相由心生的深刻内涵。在魔窟里,我只有一颗想走正的心,做好的心,一切都是师父帮我在做,帮我在开创。我真正体悟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回家后,师父又为我安排了很多同修和我一起交流,对我的提高给予了很大帮助。同时,我也学会了上网,和更多的同修在一起分享修炼的心得。在看到明慧网上国内外大法弟子的修炼交流文章后,才知道自己修炼的差距。但是,我已经不去想那些了,我有师父的慈悲呵护还不够吗?我所有的一切、包括生命都是师父给予的,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就没有我现在的一切,这是千真万确的。虽然我还有许多人心、执著没有去掉,但我会更加严格要求自己,以法为师,正念正行,我要用我仅存的最后的所有时间做好我该做的事,兑现誓约,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最后,请允许我借用歌曲《来归行》中的一段歌词作为这篇文章的结束:

师恩浩荡师恩重,
寸草难报三春晖;
唯有精進再精進,
同化大法随师归。

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