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小弟子 今日大法徒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六日】小时候,受家人影响,我喜欢学气功,也喜欢跟家人一起到寺庙里玩。九五年之后爸爸找到了法轮功,开始专心的炼,我喜欢跟爸爸一起参加晨炼和集体学法,还特别喜欢听师父的讲法录音。

去年在华盛顿DC我第一次参加了国际法会,也是九九年迫害开始以后第一次参加集体炼功,小时候的记忆慢慢恢复,很感慨,很难过,也觉得很委屈。当时我心想:终于又能站在外面跟大家一起炼功了。

从DC法会回来,尘封的记忆慢慢打开,我开始思考:十年过去了,小时候我所喜欢的功法,为什么经受这么多年的残酷迫害?法轮功到底是怎样的?我要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用自己的智慧去思考。重新拿起《转法轮》,我震惊了:“法轮大法好!”这些年里再熟悉不过的一句话,我才终于明白其中的分量。

师父讲法中教我们的道理是最正的。从古至今,佛家的善,道家的真,儒家的仁义礼智信,哪怕是老百姓讲的积德行善,都在教人走一条正路。而大法直接点到这条路的实质,我体会就是修心重德,为别人着想,无私无我,等等等等。这不是“好”是什么?这是最正的一条路。

相信师父的话

重新走入修炼对我来说并不容易。那时我想:对师父的相信与否,是个全或无的问题。比如说,如果我不相信师父,那我就去做一个彻彻底底的常人;如果我要相信师父,那师父讲的每句话,讲的每一段法,我都要百分之一百的坚信,并且要按师父说的做。

有一次我遇到一个书中讲到的问题想不通,产生了动摇,有一段时间又沉溺在熬夜上网看电视剧中。当时爸妈修炼状态好,他们看我这样干着急,我却问他们:“你们为什么这么信师父啊?”事实上,体会过修炼人的祥和跟喜悦之后,要我做回常人,是不可能的,做常人太苦了。所以我必须完全相信师父。于是,经过了那一段时间的挣扎,我决定跟师父走。

后来,我发现不懂的问题都能够在随后的学法中得到解答。我便把心放下,不怕遇到不懂的问题,只是平静的学法。只要有时间我就在网上看讲法。我想,我落了这么多年,得尽快看。我一点点的看,就在一点点的提高着心性。同时,我用走路和开车的时间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大法的神力涤荡着我的身心,听起来就不想停下;在学校里我抽空读《洪吟》,小时候也背过一些,可是这时才真的理解,感到非常震撼。

因为我落下的太多了,我就按照时间先后顺序学,我感到:只有在学了前些年的讲法,并且心性提高上来之后,再学后面的讲法,才能理解和接受。有的时候我甚至要有意的隔一段时间,等着自己提高上来一些,再继续看后面的讲法,才能接受。我花了将近半年,才把“大法经书”里师父的著作读完一遍。

就这样一点一点的,师父用法的威力把我带回来。对师父的信和悟并没有一个标准答案,是在学法中,在自身的升华中积累起来的。师父讲的法有一些是很难懂的,只有在慢慢的提高自己的过程中才能理解的越来越多。重新修炼以后,我才明白什么是修炼,怎么修炼,为什么师父给我们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师父要往高层次带我们,以及大法弟子的责任。我就是为众生而来到这世上的。

学法中纯净心灵

小时候我非常懂事听话,后来跌入常人中,脾气越来越不好。直到去年重新得法的时候,我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真是业力满身满脑子,我想:这怎么修啊,差的太远了。这次我有标准答案了:学法是净化心灵的唯一办法,大法的威力远远超出人类的想象。

十年的常人生活使我形成了非常不稳定的情绪,有的时候情绪低落如在地狱里煎熬。学法之初,一天夜里我因一件事心里非常难受,告诉自己要忍住,“难忍能忍”,我摒住呼吸,两手压着胸口忍着心里的痛。这时我突然想到,其实这样并不是忍,心里有一团火怎么是忍呢,要做到不动心,不觉得痛苦,才是真的忍。就这样一想,心立刻就不疼了,恢复了完全的平静甚至略带愉悦。以前这种情况我都要好多天才能平静下来。

还有一次觉得受到委屈,心在煎熬,眼泪横飞,难受得在床上打滚,努力想睡一会平静下来却越翻心越乱。后来翻身起来手捧《转法轮》,只读了一小会,就任何消极的情绪都没有了,瞬间消除业力。

前几天,我对一件事情的处理方法拿不定主意,不知道怎样做是对的,是师父要的。心有点乱了我就拿起书,大约只读了一小段,心就踏实下来,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了。学法的时候,师父用法力净化我并给予无穷的智慧。

全家一起修炼提高

我们家三个人性格都很急。我这个做孩子的也并没有对父母的敬畏和顺从。家里经常是刀光剑影,争来斗去,我常说,如果我们家不是在修炼大法,估计都过不到今天。现在大家遇到事情找自己,也不太执著于以前觉得很重要的常人中的事了。

平静的面对爸妈的“唠叨”是我的一个挑战。所以我总是努力的控制,告诉自己要忍,要善。集体学法跟大家在一起时很开心,从同修家出来开车的时候就又陷入这种控制情绪的状态中。我觉得这个状态不对:怎么这么点事总是要忍来忍去的,在同修家那种开心的状态多好啊。这样想过之后,慢慢的从消极忍受的状态里走了出来。

妈妈做事干净利落,要求完美,以前也总是要求别人完美,曾经因为一块肥皂跟爸爸大发雷霆。现在遇到不如意的事情也不那么执著了,能做到坦然不动心。我很佩服妈妈的正念足,她总是能斩钉截铁的告诉别人: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

爸爸以前是个火爆脾气,对自家人尤其不留情面。我做错事的时候他就满面怒容,长期不跟我说话。我开始很不高兴:哪怕我做的再错,你也应该善一点嘛。后来我悟到还是自己的问题。我首先对他就没什么善。后来我调整好自己,爸爸也恢复了平日的笑容。

救人很难,所以才需要大法弟子来做

有一阵子我总是研究讲真相要怎么讲才有效,用什么好招能救人。请教老学员,被告诉:向内找。当时完全不明白。现在明白了,修好自己,正念足,就能救人。我悟到讲真相不是人中的事,需要用神通,即正念,救人本来就是一件很难的事,不难就不需要大法弟子来做了,讲的时候心里要纯净有正念,我想这是修出来的。

师父为众生承受了那么多,给我们更多的时间救人,做不好怎么对得起师父。可是自己总是做不到位,人心还是乱七八糟的干扰。妈妈安慰我说:等你总能做好,就快修成了。我得快点修。

师父不愿落下任何一个弟子,总是安排机会给我参与救人的项目。所以只要我有任何机会,不管有条件没有条件,我都参加。神韵来了,协调人安排我到商场卖票,我没有正式服装,就跑到打折名牌店里找,结果很快找到一套几乎是为我量身定做的西服。第一次卖票的时候自己还没看过神韵,不知道怎么给人介绍,师父安排我跟老学员在一起卖票,跟她们一点点学习;后来看了神韵,我就更不知道怎么形容神韵有多好。我想现在是时候提升自己卖票的专业水平了。

既然来到世上就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做大法的事就一定义无反顾,没有商量的余地,只有考虑怎样做好。正念足才能做好,学好法才能保持正念,我决定要背法。其实师父早有点化:春假前我想着春假的时候多花些时间背法,这时妈妈从火锅里捞出个仙贝,对我说:“仙贝,仙贝”。我愣住了,“先背”。这是师父点化我先背,别等。

师父已经等象我这样的落下的弟子太久了,承受了太多太多。唯有精進、坚定正念才可以。

希望我的经历能给世人和昔日同修有所启示,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后记:

1.体会到功

去年刚开始炼功的时候,我几乎体会不到任何感觉,也看不到任何东西。我想,可能我是师父说的那种“然而上士可见可不见,凭悟而圆满。”(《精進要旨》<为何不得见>)不过很可惜,后来我看见了。今年DC法会,国会前炼功的时候,我刚一坐下就看到炫目的红光,还看到象是在砖头堆砌的世界中往前慢慢移动,看着有点晕。前几天在公园炼功静下来的时候也看到了些光亮。看来我之前的看不到不是因为根基太好,而是因为修的太差了。

“悟在先见在后”(《精進要旨》〈为何不得见〉)记得第一次体会到抱轮时两臂间大法轮的旋转是在我下决心信师父的一段时间之后发生的。现在炼功以及发正念的时候,如果状态好,能体会到很强的能量。

2.多看明慧文章

我觉得明慧网上学员的文章要常看,有很好的促進作用。现在没有九九年之前那种能够经常在一起集体学法和交流的环境,明慧网就是全世界大法弟子交流的平台,是在这个混沌世界中的净土,是个修炼的环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