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紧救人 兑现承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三日】二零零八年八月我从黑窝出来之后,集中了几个月时间学习《转法轮》和师父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在世界各地的讲法,并背法。同年十月底,我发现家里抽水马桶漏水,阳台上水龙头也在漏水。但实际上水龙头并没有坏。我悟到了这是师父在点化我,是我修炼有漏,我不能老是关在家里学法、炼功,我应该走出去讲真相了。

我决心走出去。但走在大街上怎样跟一个陌生人搭话?刚开始我在街上转了七、八天也开不了口,心里总是扑通扑通的跳,后来鼓足勇气终于跟一个工人模样的人搭了话,劝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就这样迈出了第一步。我从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到二零零九年二月也就只劝退十二人。

刚刚出狱的几个月,我心中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自卑感与怕心,总认为自己是坐过牢的人,看到警车好象也是针对我来的,妻子也跟我说:“你是坐过牢的人,人家对你有戒心,不要跟人家(指本社区的)多讲话,以免找麻烦。”这种心理状态无形中限制了我劝三退的步伐。

随着我不断的学法、背法、背师父的经文,法理越来越清晰,胆子也越来越大。我悟到: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宇宙的根本大法,我们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是未来的佛、道、神,我们做着宇宙中最正的事,师父和我们在一起,我们“怕”什么?师父讲:“除了几个邪恶转生来的首恶之外,不把人当魔,人是被它绑架的。”(《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

常人(包括一些警察、“六一零”的人)对大法有不正确的认识是他们被邪党的谎言宣传毒害了,只要他对大法没犯罪,都是我们救度的对像,我不应该有仇恨心,而应以一个博大慈悲的心救度他们。

师父《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中说 :“相由心生还有这层意思,因为你把它摆高了,把自己摆小了。把那事情看的没什么了不起的,救人这么大一件事情,做你们该做的,心里踏实一点,碰到听到什么不太顺心的、不太如意的也别往心里去,堂堂正正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不被邪的干扰、不被它带动,那些不好的因素就不从自己这生,那邪恶就渺小,你们自己就高大,正念就足。”

由于自己正念足了,心态变了,我主动找社区邻居讲真相。今年“五﹒一”前派出所所长及片警要找我谈话,我想平时我想找你们讲真相还没有机会呢,这不是正好是我讲真相的好机会吗?那一天我与妻子配合,她发正念,我讲真相,我讲了法轮大法受迫害、天安门“自焚”的骗局,讲邪党历次整人运动,反右派、大跃進、文革、“六四”事件、藏字石,讲了天灭中共在即,“三退”保平安,最后把所长、片警及街道“六一零”的人都劝三退了。这两年时间里,通过我讲真相三退的有大学教授、党委书记、高级工程师、政府公务员、律师、警察、“六一零”人员、保安、大学生、中学生、工人、农民等,共计约四千二百多人。但是这四千二百人中绝大多数是工人、农民,其他阶层的人很少。我深深感到自己在讲真相的过程中,师父的法身与正神时时刻刻都在护佑着我,经常是师父的法身把有缘人引导到我身边来,我只是动动脚动动嘴而已。

师父讲:“任何一个地区的大法弟子啊,基本上你们就是那个地区众生得救的希望了,而且是唯一的希望。”(《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我虽然做了一些劝“三退”的事情,但对我们本地区需要救度的众生来讲,得救的人实在是太少、太少了。我深感作为一名大法弟子身上所承担的责任重大,我一定抓紧学法、精進实修,争取尽量多救人,用实际行动兑现弟子史前对师尊的承诺。

不对之处请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