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郑州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软硬手段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五日】此文是笔者根据自己的经历与见闻,揭露郑州监狱迫害法轮功的软硬两手。其实,细想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无论在哪里,也无非是软硬两手,只是邪性与疯狂的程度不同而已。

所谓的“软”的,就是企图利用学员的人心,从所谓的人情世故、喜好嫌恶、爱恨情仇下手,在恐怖的背景下,进行欺骗、引诱、迷惑。手段可能多种多样,但无论变换什么花样,目的都是要学员放弃信仰真善忍。只要放弃信仰了,哪怕你坑蒙拐骗、吃喝嫖赌,它也不管,它的目的就是要你放弃做好人的努力、不让你做好人。如果一个学员妥协了进而学会抽烟喝酒、打人骂人,那中共一定是哈哈大笑:终于又一个人屈服而与之同流合污了。这就是所谓的“软”。从内心瓦解学员修炼的意志,让你自己松懈、松懈,直至转化、妥协,还要认同它的理由或为自己找理由。

还有,对已经妥协者,那中共就要使其越走越远、越走越难回头。

所谓的“硬”的,那就是暴力、酷刑折磨,直接迫害肉体,目的是企图通过打击你的肉体来摧毁你的意志。

当然,软硬也不是绝对的,中共往往是有软有硬,忽软忽硬,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前些年监狱多用硬的,近些年用软的越来越多。硬的容易被察觉、曝光、揭露,容易被世人认识、谴责,可是,真正险恶的其实是那些软的,不知不觉中侵蚀着人的精神与灵魂。

先说硬的,最常见的就是打骂。专门找那些良心丧尽狂暴奸邪之徒做包夹,这些人往往以折磨人为乐事能事,对法轮功学员,天天非打即骂、折磨你,拿你当出气筒当笑料,让你感觉动辄得咎,无处容身,甚至对迫害产生麻木。在郑州监狱,说是哪个不愿意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没挨过打没挨过整,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有的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几年下来都是面对这种境况,受的罪那真是没法说了。升级一点就是群殴了,三四个或五六个围住打,打伤白打,极端的就是打死白打死了。

三姿训练是恶徒们专门迫害新来的学员和那些不妥协的学员的。所谓三姿,就是站、蹲、坐。站,就是要求以立正姿势长时间站立,或贴墙,几个包夹在一旁虎视眈眈,姿势稍有变化不是骂就是打;蹲,就是要求长时间保持半蹲的姿势,一蹲可能就是几小时,真是蹲不住或姿势不标准了,那就毒打;坐,就是给你一个小凳子,长时间端坐不动,动作有一点变形,板子就抡过来。有的学员被狱警几个月搞三姿训练,几乎天天都能听到从屋里传出来的打骂声。

长时间不让睡觉,也是郑州监狱迫害大法弟子很常用的酷刑。有的法轮功学员几个月都是每天只让睡两三个小时,不让休息的同时还搞三姿训练。有个学员六七天没让睡觉,被折磨时的凄厉惨叫声整个楼道都能听到。长时间不让睡觉一般还伴随着严密隔离,不允许与包夹外的任何人接触,往往是昼伏(关在屋里)夜出,阴森恐怖,企图从精神上击垮你。

强行灌食。针对绝食抗议的学员,采用野蛮的方法灌食,根本不管你的死活。有个学员绝食八十多日,天天灌食,瘦的皮包骨,最后肌肉都萎缩了,极度危险。幸亏是修炼人,停止绝食后又很快恢复过来。

其它酷刑还有电击、烟头烫身体、钳子拔脚趾甲、灌大小便、拉筋(四五个人用力往四周拉,严重时可能多日不能动弹)等等。

在郑州监狱,凡是坚定的法轮功修炼者,可以说人人都受过酷刑,有的是多年经受过多种酷刑。

再说软的。最普通的就是利用所谓老乡关系或能说会道的人,从人情上着手,说什么要考虑家人、为家人着想,上有老下有小,不能光想自己;早转化早减刑早回家,硬挺着,几年过去还不知道能不能回去;大丈夫能屈能伸,在人矮檐下不得不低头;表面应付应付,心里该咋的还咋的,那不过就是几张纸,能算个啥;在这只能受罪,早点回去才好,回去该炼还炼,该干啥还干啥;要是不转化就会怎么样,谁也抗不过去,何苦受那份罪,如此等等。不只是专门搞这事的人会这样说,普通接触的人也会这样说,很少碰到例外的。普通人就是用现在滑下来的道德标准来衡量一切,更何况监狱里大部分是道德下滑的人。

狱警常用来对付坚定学员的方法,就是要那些邪悟者轮流或同时上阵。这些邪悟者情况也不同,思路形形色色,有相当一部分思想迷糊、自以为是为对方好,还有的是已经彻底走向反面了,就是要千方百计把别人也拉下来、好去向邪恶邀功。操作程序一般是:开始往往把环境弄得比较宽松,生活上也比较照顾,让你产生一种错觉,觉的这些人真是为自己好。因为坚定的大法弟子往往是从非常邪恶严酷的环境过来的,环境一变,容易产生松一口气的想法。殊不知,这才是更险恶的。这些人,往往先从唠家常开始,套近乎,摸情况,寻执着点,炫耀自己过去曾如何如何坚定现在又如何如何认识、转化了环境如何就改变等。然后就贩卖自己那点黑货,无非就是从法中断章取义或钻牛角尖或肆意曲解篡改得出来的、为自己转化开脱的所谓理由,真正对照法一看,都是小儿科的东西。这些形形色色的垃圾堆放在那里,不断的散发着恶臭,也构成了一种环境。时间一长,理性容易被干扰而产生迷惑,就可能顺水推舟妥协。

邪恶最怕的就是发正念,所以它要持续占有你的时间,不让你有静心思考的机会。它不断的往你身上倾倒垃圾,却不让你去清理,最终目的就是让垃圾把你埋起来,让你也成为垃圾的一部分。这些犹大还到处乱窜,互相交流“经验”,不断的干坏事,也在不断的毁灭着自己。其实,这些人才是最可悲的。

“学习”和思想汇报。给中国人洗脑、灌输党文化那套邪说是中共的惯技,它们是相信“谣言说一千遍就成了真理”的,所以,反复的灌输,反复的欺骗,企图从内心截断传统文化的根脉,彻底毒化中国人。现在,它们更是假借传统文化的虚名,极力贩卖无神论、进化论、假恶斗的邪说。在监狱里也不例外,一直以来就有政治学习。而对于法轮功学员来说,恶警尤其重视这些。所谓学习,大体有两方面:一方面,就是赤裸裸的散布漏洞百出而又愚蠢荒唐的谣言,强制性的逼着你“学习”,就是要把这些垃圾灌入你的脑子里;另一方面,就是普通的所谓学习,看看电视、读读报纸,甚至更多的时间是娱乐。强制性学习,容易觉察其邪恶,故而普遍嫌恶、抵制,作用有限;普通的学习,不易觉察其险恶,容易使人懈怠麻木。郑州监狱还有一个特殊情况,就是所谓“天安门自焚案”的那几个演员王进东、刘云芳、薛红军。前些年,这几个演员一直很活跃,往往“现身说法”如何如何,确也骗了不少人。后来,随着真相逐渐广为人知,这几个演员基本不出台了。光学习还不算完,往往还要求谈谈体会、甚至写写感受,你要是陷在这里边,无论怎么做都是在浪费时间、配合迫害。

再一个就是思想汇报。中共自搞“延安整风”害人运动以来,发明了这个东西,被视为钳制思想控制党徒的法宝。如果搞一个中国人“思想汇报”展览,相信那也是五花八门的奇观。这一套东西同样被用在迫害法轮功学员身上,一直以来都强制性要求法轮功学员每月写什么思想汇报,新入监遭受迫害的甚至被要求每周写思想汇报。有的学员把思想汇报当成了讲真相的平台,有的则是纯粹的敷衍了事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也有极个别的要积极的表现表现自己。零八年汶川大地震发生,也要求学员谈感受写汇报。有人就写,迫害大法,天怒人怨,停止迫害,才是出路。后来,随着邪恶控制力的日渐衰减,“思想汇报”也基本报废了。

这里要特别说一说九监区(原十三监区)。这是郑州监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一个监区,通常非法关押着一百个左右的法轮功学员。其中一监区专门迫害新来的和那些坚定的大法弟子,二监区则绝大部分都是妥协的法轮功学员。这里着重说二监区。它们迫害的方法,就是尽可能的占用你的时间。平时干活,那是超长时间的苦役,几乎没有假期;一旦找不来活了,那就把各种活动搞的极其“丰富”,又是队列训练,又是日常学习,又是揭批会,又是各种比赛。尤其那个所谓的揭批会,是狱警最重视的,每月都要开,就是要让你不断的对大法犯罪,不断的泯灭自己的基本理智和良知。反正是不让你静下来,不让你真正去面对自己的内心,不让你反思自己走过的路。其险恶用心就是把你与大法隔断,让你在邪悟的路上惯性下滑。

以上仅是郑州监狱迫害法轮功的部分事实,都是笔者曾经身受和耳闻目睹的。无论如何的邪性和疯狂,假恶斗在真善忍面前注定是要失败的。而且在疯狂的迫害中,中共彻底的走向了自己的败亡和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