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如何当好主角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五日】我们都说法轮大法弟子是主角,什么叫主角?就是:第一,角色要堂堂正正;第二,能做主。

要做到正,就必须用大法来审视自己的一思一念,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才能做到的。举个例子,恶警抓到发真相资料的大法弟子后,会问:这些资料从那里来的。有三种思路的答法。

答法一:是捡来的。答法二:不告诉你。答法三:这些资料是属于揭露对好人的迫害,或教人做好人的,或劝善救人的。是很珍贵的东西。如果你问的目地是为了保护这些资料,发给更多的人受益,我当告诉你。但显然,你是为了收集诬陷好人的所谓证据,你这是做坏事与犯罪,做坏事要遭恶报的;我若告诉你资料来源,我就是配合你做坏事,我也要遭报应的。我能做这种害他、害你、也害我的事情吗?所以必须停止你的发问。

这三种答法都没有错。但思想境界的层次就差别很大。

答法一是对邪恶的一种应付、招架、躲避手法,且涉嫌说话不真,没有体现出大法弟子的堂堂正正与智慧。

答法二比答法一好,直接拒绝对方的无理要求。

答法三揭发对方的邪恶用心,指出必须取消对方的发问权,拒绝回答问话已在此理之中了。因为对方连问都不该问的,就不存在答的问题了。这是从根本上彻底否定邪恶。而不是在承认邪恶存在的前提下,在枝节问题上去招架邪恶。而且说了善恶有报的道理,还有可能救了对方。真正体现出大法弟子的主角特色。

所谓能做主,就是能知己知彼掌握全局,把对方也统视在全局之中,用正念定住全局,绝不要被对方带动,而只能带动对方。我们经常讲要全盘否定旧势力,但一到具体事情上,特别是被迫害时,经常把自己摆在受控制、受审查、受问话的位置上,摆在应付与招架的位置上,就不能当主角,却叫旧势力当了主角。什么叫全盘否定旧势力?“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例如,我们经常讲要“零口供、零签名”,绝不要答邪恶的问话,绝不要在其所谓逮捕证、笔录、判决书等签字。不管邪恶说什么,可不开口,只管背法或发正念。要开口,就是揭露邪恶、讲善恶有报等向对方讲真相。我们是连旧势力本身的存在都是否定的,为什么还要配合他呢?最近,邪恶抄一对夫妻同修的家时,邪恶问:这电脑是谁的?妻子答:我的。于是,邪恶抓了妻子而没抓丈夫。人们会觉得,电脑是自己的,答声是我的合情合理。但邪恶的逻辑是,你有电脑就犯法。答什么都是口供,都是摆在受审问的角色上,就没有摆正自己的角色。都是中圈套。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不说或制止其发问。其实,用反问法、揭露迫害等反制邪恶是否定旧势力的最好办法。

许多人都怕“六一零”、警察等的所谓“回访”。原因是我们没有控制全局的主角意识,往往就是因为怕心,只等着如何被动的应付。往往认为回访是他问我答,其实我也要反问的,且问得比他还多;往往认为回访是让他来对我摸底排查的,但是我也要对他摸底排查的。所以,来访者还未進门或一進门,就要问,你是哪个单位的,什么名字,谁派你来的,有什么事情,目地是什么。这一问,就是要摸清来者的基本情况,做到胸有全局,以便有针对性的讲真相。

比如说:一次,六一零的人来访,我说,我跟你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因为我跟你们也不是上下级的关系,你们算哪个单位,凭什么来管我?因为六一零连其存在都不敢公布的,是个暗箱操作的黑社会组织。他们根本答不出是哪个单位的,这一问,使其觉的尴尬,说他们通过街道综治办才来的,这样我从心理上首先占了主动权。

当问到他们来访的目地时,他们也不敢说出来的,这时我就只好把它说穿了:你们来访的目地无非是搞什么摸底排查,看看法轮功的人有什么动向,还把我们分成ABC三类,以便更好的跟踪、监控,维护什么亚运会稳定等。我说,连总理温家宝都说司法不公与分配不公是社会不稳定的主要因素,究竟谁是不稳定因素,应该谁监督谁,你们不是弄颠倒了吗?当然,你们来访的目地也是为了你们的奖金,据说,你们监控的法轮功对像,失踪一个,整个单位与个人当年就不能评先進,也不能升职,也没奖金,叫一票否决。他们见我说的如此准确,都笑起来。既然我把他们的老底都说出来了,他们就没有什么说的了。

其实,当我们揭露邪恶时,并不是为了压倒他们,也不是与他们斗,刚好是为了救他们。其实,无论怎么恶的人都有听道理的一面,关键是我们能不能把道理说出来,且说到他们的心里去,所以,越能了解对方,就越能有针对性的说话。例如,我对来访的那个官说:你这么年轻就当上这个官,也算是少年得志,但你能当官是你前世积德的结果。这时,他自己说,我祖上积德的结果。这说明我说的正中其怀。我继续说,所以,你现在有权,要把握好啊,如果用来对付我这样的好人,你就失德;保护好人就积德。做坏人,不管你现在官多大,钱财多少,会得而复失;做好人,就会失而复得。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广东公安厅长陈绍基当年迫害了多少法轮功,现在被法院判了死缓。这就是报应。这些都是站在为他的位置上说的,就能听進去。最后,我祝他好运、幸福。他见我还祝他好运,有点感动。后来的日子,他对我就有点关照。所以对迫害单位的人讲真相一来可以救人,二来可改善修炼环境,一举两得。

当然,我们讲真相主要靠正念、靠慈悲、靠真、善、忍的广阔胸怀。大法弟子心中没有敌人。当我们没有敌意时,对方就会消除敌意;当我们用最大的慈悲对待对方时,就能把其善念调出来。当我们真正明白我们是在宇宙正法、大穹从组时期中,担负有救度众生的责任,才能摆正我们主角的位置。在平时讲真相中,在六一零的回访中,甚至遇到迫害中,都能做到慈悲与威严同在,当好把握全局,救度众生的角色。不辜负师父的嘱托,不辜负众生的期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