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救度众生的主角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日】

尊敬的师父好!诸位同修好!

我万分感谢师尊连续五年为我们大陆大法弟子开创了书面心得交流盛会,使我再一次有机会向恩师汇报自己十年来部份修炼情况,并能与世界上所有大法弟子沟通,交流心得体会。我认为,不管文章能否被发表,我都应该认真负责的写出来,因为这是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尽的义务。

得法

我的身体素质一向还不错,修炼以前,未见有什么大病,但小病却不断“光顾”我,比如:每年春秋两季烧心呕吐,吐完了胃里的食物就吐红褐色的水,一发烧很长时间,痛苦不堪;右乳房里有肿块多年;右手大拇指腱鞘炎;两腿发沉,腿肚子象坠着重物一样;宫颈糜烂……这小病虽算不了什么,但也给我生活上带来诸多的烦恼与痛楚。

一九九八年秋末的一天,一个偶然的机会,使我得到了《转法轮》这本宝书,阅后感觉这本书简直太好了。心想:如果人人都按这本书上写的去做,这社会该多好啊!我惊叹在这人心不古、世风日下的污泥浊水中,竟然有人写出这么好的书来!于是心里萌发出想学法炼功的念头。正好有人在我村的集市上洪法,我向这些大法弟子们诉说了自己的心愿。过了两天,她们带来放像机,给我们放师尊讲法(当时我找了几个人一起听),并教我们动作,在我家成立了炼功点,从此,我便走上了修炼之路。

劫难

通过不断学法,我逐步认识到这是一部难得的高德大法,自己以前几种顽疾,在学法炼功提高自己心性中不知不觉的消失。炼功点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亲身体会,学法的人逐渐增多。

一九九九年七月,由于嫉妒心的驱使,江××不顾中央其他常委的反对,依仗手中的权力,一意孤行,在全国范围展开了对法轮功的血腥镇压,大法弟子出于对政府的信任,纷纷進京证实大法。当时由于学法不深,我没有认识到去北京证实法的重大意义,心里只是困惑不解:法轮功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使人身体健康,这么好的功法,政府应大力支持才对,怎么反而打压呢?一定是政府对法轮功有误解吧。

随着镇压逐步升级,形势日益严峻。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都是宣传工具污蔑法轮功、诽谤师父的声音和文章。我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炼功点上的人都不敢来了。我想:反正法轮功教人重德行善,做好人没有错,我师父是最正的,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坚持学下去,就是全村只剩下我一个,我也决不放弃。有的学员迫于家人的反对放弃了修炼,有的因自己害怕也失去了这万古机缘,有一部份仍坚持学法炼功。

二零零一年四月初六,我们一行七人来到天安门,从金水桥往西,先后将条幅挂出去。我心想:今天条幅挂的挺顺利,下午早早的就到家了。不料我们在公交车上被恶警截住,把我们拉到驻京办,用手铐铐上,当天夜里被本县接回带到县拘留所。

在那里,邪恶妄图利用亲情逼我写“三书”,背叛大法,但我凭着对师父对法的正信,坚守一念:决不做我不愿做的事,决不违心的写我不愿写的什么“保证”,并义正词严的向亲人表明:我决不会写什么保证书!邪恶的阴谋破产了。慈悲的师父看到了弟子这颗这坚定的心,两天后,在初九凌晨四时许,我终于闯出魔窟,步入流离失所、助师正法的艰苦历程。

证实法之路

回首自己走过的路,能一步步走到今天,深感师尊无时无刻不在呵护着我,使我一个业力满身、罪业深重的地狱之人,一次次的洗净身上的污垢。师父看着我得法,看着我在大法中修炼,逐渐成熟。如今我已做了六年多的协调。我能平稳的走到今天,恩师为我付出多少心血,我很难想象,如何报答师恩,我唯有在正法最后的征途中走好走正,做好三件事,时刻记着向内找,修好自己,多救度世人。

未修炼之前,认定自己是个只能做配角儿的料,做别人的帮手还行,担当主角能力不够,我从来没想到自己可以当什么协调人。自学法后,家里组织了学法点,热心于为学员们做点事,帮个忙,长此以往,成了自然的辅导员。流离失所后,看到协调人整天东奔西走,非常辛苦,学法时间很少。我想,我每天除了学法炼功发正念,每星期给某地送送资料外,没事可干,我为什么不各村走走,了解了解各村的情况,回来反映给协调人,省下她的时间让她多学学法,使她有精力更好的做好大法的其它工作呢?想到后就去做,而且要认真做好。从此,我只要有时间就骑着自行车到各村转一圈,有时一天几十里,有时甚至上百里,天长日久各村的情况,学员们的修炼状况,有什么问题,心中基本上能掌握,虽然自己辛苦点,但心情愉悦,每天过的有滋有味的。

二零零二年春天的一天,我们地区的协调人找到我,让我和同修甲接替原协调人的工作。我一听实感意外,当时想到,自己悟性差,法理不清晰,人的观念强,嘴又笨表达能力差,各方面的条件都不具备,自知不能胜任,便说:“我可干不了,我哪能做的了协调呢?”经协调人做工作,最后我答应先试试看(当时不是谦虚,也不是不想做大法的工作,自己确实觉的没那个能力,年岁又大了)。可做起来后,我们俩个老太太干的也挺起劲,当时正是邪恶最猖獗的时候,中午烈日炎炎,常人正午睡,我俩就趁中午出来干证实法的事,晒的我俩的脸油黑发亮,可心里觉的甜甜的。

我们负责供六、七个县的资料,装订、分发,由于当时没有电脑,每周我们都是到百里外的某某市取回来,自己折页、装订。资料多,人手少,经常累的腰酸胳膊疼的。大概在二零零三年下半年,大复印机出了问题,怎么也修不好。正好明慧又提出资料点遍地开花,我悟到:这次机子出问题修不好,也不是无缘无故的。于是我开始在我县考虑安置小复印机。但是买什么样的机子好,什么价位,到什么地方去买,怎么用,我是一窍不通。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不会就学,大法弟子无所不能!在同修的帮助下,我逐渐由不懂到学会,后来熟练了,然后再教给使用机子的同修。有些事看起来简单,真做起来,工程相当巨细。比如:一个县分几片,哪几个村为一片,机子放在谁家,这个同修的素质如何,有没有热心做,家人能否接受……这些都得经过深思熟虑,安置好了复印机,又安置电脑、刻录机,都正常运作了,为减轻小资料点的压力,在资金充足的前提下,在各片适当再加置复印机、电脑。这样有条不紊,分工协作,对我县的正法形势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修炼十年来,饱受了风风雨雨的洗礼,从中将我从什么也不懂的家庭老太太锤炼成一个令邪恶畏惧的大法徒。我之所以有能力做点证实法的事,都是师尊让我兑现自己当初的誓约而安排才做出来的,没有师尊的慈悲呵护,我不仅一件事也做不成,就连自己的人身安全都没有保障。想起以前我一直为自己在修炼路上没留下污点,没给邪恶写过背叛大法的东西,做协调六年来,虽比不上邻县做的好,但也算平平稳稳,自己整个身心放在了做大法的工作上而沾沾自喜(其实现在才察觉到,没有用法指导自己做三件事,是典型的做事心),后来看到身边有的同修默默无闻的做着讲真相、救度世人的事,真是惭愧的无地自容。

执著自己留下的痛悔

和我一起做协调的同修甲,对法十分坚定,只要是为法上的事,二话不说,不怕苦,不怕累的,叫我心里佩服。她的家庭经济条件很好,花钱大大咧咧。我们都流离失所,在一起生活,她经常买点诸如炸鱼之类的菜(她花自己钱买的),可我认为,流离失所不是享福来了,能填饱肚子就行,只要她买回来,我就得数落她一顿。

在租房的问题上,我俩也产生了分歧:我主张租便宜的,但她却嫌房子旧不愿住,而她看上的房子租金高,我觉的是一种浪费,不出钱,她要个人出一半租下,我都不同意。我当时没为同修着想:她家里吃的、住的都很优越,生活条件骤变,她一定是受不了,可我还觉的自己对,总是坚持我的。还有同修乙,是某公司的老板,事业有成,生活富足,她二零零四年得法,经常资助生活困难的同修(我是其中之一),而且每年拿出很多资金。她常说:“师父让我挣到这么多钱,是为了让我的钱为大法出力的,我的钱都是属于大法的。”我们在一起生活时,房子租金、生活费都是她出(她也流离失所),清淡的生活使她有时也熬不住,想买点好菜吃,也被我数落一番。其实同修平时做的比我好的多,讲真相时心态纯,没怕心,平时见到人就讲,每次亲朋好友或同修家办事,都是她讲真相劝三退的好机会,一个餐桌一个餐桌的讲,每次下来都是劝退几十人甚至上百人。这是多么好的俩位同修啊!她们都是以法为大而不顾自己的安危救度世人,只要是大法需要,真是义无反顾。同修有经济实力,生活条件要求高点也无可厚非,却遭到我的非议、指责,是我没站在她们的角度上去考虑她们,更没好好的体谅她们,都是自己的错啊。

现在俩同修先后被邪恶非法迫害,身陷囹圄,每当我想起由于执著自己而给同修造成的伤害,真是有一种难言的痛楚,后悔不已。

在生活中归正自己的言行

我流离失所四年半,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当时邪恶为找到我,绑架了我老伴做人质;强行停止女儿的工作,要她找到我才允许上班;劫走儿媳陪嫁的摩托车,至今未还,还三天两头的骚扰我的家人,威胁他们,给他们从精神上造成莫大的伤害。尤其是卧病在床的老母亲,见不到女儿,整天躺在床上大声呼唤着我的名字,最终在失望中痛苦离世,而我由于邪恶的迫害最终没能见上母亲最后一面。

所有这些,曾一度造成我家人对我的怨恨。其实我的家人都很好,老伴、儿子性情忠厚老实,儿媳能干,通情达理,只是当时对大法不了解,家里被邪恶迫害的骨肉分离,整天提心吊胆,不得安宁,错把一切罪过归咎到我身上。师尊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说:“大法弟子你只要自己做的正,你就会改变周围的环境,你就会改变人。” 在《各地讲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中又说:“你所接触的工作环境、家庭环境那都是你的修炼环境,都是你必须要走的路,必须面对的、必须正确面对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师尊的谆谆教导,使我认识到:大法弟子本身的修为就是证实大法,我必须在家庭中管好自己,注意平时的一言一行,遇到矛盾向内找,有错就承认,我要把大法弟子的风貌展现给家人,让家人通过我的作为认同大法,从而救度他们。并在不影响做大法工作的前提下,我尽量多做些家务,有机会就给他们讲真相,讲自己亲身的经历和修炼体会,引导他们看大法真相资料、光碟、师父讲法,并安装了“新唐人”。慢慢的,他们由反对、不理解,到理解、支持我,直到最后帮助我,全家人都做了三退。

我悟到:不管家庭环境多复杂,家务事有多少,关键在于修炼人自己的心里一定要把法放在第一位,这一条做到了,你什么事都顺,环境会越来越宽松,自己修的也越来越轻松,倘若本末倒置,把家务事或者利益放在首位,麻烦事就接踵而来,闹的自己焦头烂额,狼狈不堪,因为我们来到人世间不是过常人日子来了,我们的使命就是助师正法。修好自己的同时,还要救度世人。只要记住了自己是干什么来的,在家庭中,遇到矛盾心里过不去时,自己就想:我是修炼人,我只是借“家”这一弹丸之地修炼,达到返回自己真正的家为目地,只要能让我吃、住就行,我还奢求什么呢?有什么过不去的呢?这样一想,心里就平衡了,矛盾很快就化解了。

我认为圆容好家庭,首先大法弟子的心一定要正,要认识到自己才是家人的希望,家人都在指望着我们。在家里要做到堂堂正正非常关键,如果真相资料不敢往家拿,做什么也偷偷摸摸,做大法的事象小偷一样,不仅给自己带来诸多不便,连自己的家人都救不了,等于将他们再往下推了一把,我想这都是由于大法弟子心不正造成。大法弟子的家人与大法是多大的缘份呀!难道救不了他们反而毁了他们不是我们终身的遗憾吗?

我写出以上体悟,并不是说我做的有多好,我家人的改变其中不知包含着多少师尊的良苦用心,主要是师尊用各种形式让我家人亲身体验到大法的神奇与超常,让我的家人亲眼目睹令常人觉的不可思议的奇事,发生在我和我家人这一桩桩、一件件活生生的现实,使我家人从根本上改变了对大法的看法。一切都是师尊在做,从中我只做了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仅此而已。

十年的修炼之路,使我深深体会到:宇宙中的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握之中,我为自己能成为大法弟子而感到无比自豪,我的生活充满了光明与希望,天天过的很充实,很有意义,精力充沛,浑身有使不完的劲,我真的感到:修炼真好!

以上是自己在当前的修炼状态中所悟到的点滴,有不符合法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