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是做好一切的根本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五日】在荒郊野岭中,奇迹出现了:我感到法在我的脑子里象流水一样流出来,我边走边感受着,然后我找到了路,并找到了该发真相资料的地方!

二零零二年,我被非法劳教邪悟出来后,刚刚从新走回修炼来,并没有从根本上扭转学法为私的基点,但是在读师尊《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中,有一句法让我悟明白了,师尊说:“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相、去救度。”(《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当时我一下子悟到了,那就是警察来抓我,就应该给警察讲真相。于是我萌发了给单位领导讲真相的心愿,但一直突破不了心理障碍,没有行动。后来,我给同事递送真相资料,被那位不明真相的同事诬告给单位领导了。得知消息的那一瞬,我脑子嗡的一下,随即想到,我早就想跟领导讲真相了,只是一直找不到机会,既然这样就顺势给他们讲吧!(就是这一念,化解了一场迫在眉睫的迫害)

同修丈夫得知此事,非常紧张,因为我们刚从网上得知邪恶把孕妇迫害致死的真相,我当时已有七个月的身孕了。当天下午,校长、党委书记等领导陆续找我谈话,我一一给他们讲了真相。他们并不接受。第二天,居委会打电话到我家,说中秋前要来看我,他们已经开车出发了。我只是觉的奇怪,怎么那么巧!昨天校长找我,今天居委会就来了。我没有把两件事连在一起想,以为是偶然的。现在看来是师尊保护了我,如果我知道是校长诬告上去的话,凭我当时的心性,怕心那么重,很容易就被邪恶抓住借口迫害了。就是因为我不知道,所以我并没有害怕。我在电话里与居委会人员商定,在学校办公室见面。然后通知丈夫发正念清除邪恶。

居委会一行来了,校长叮嘱我:“不要乱说话!”我与居委会人员面对面,我感觉没把握给她讲真相,就没开口,对方也不说话。僵持中感觉时间过的特慢,最后对方憋出一句话:“你看起来好象没怎么变。”我理解为是指我怀孕后面相没怎么变,就说:“是啊。”随后居委会人员离开了,片警進来了,我刚想讲真相,一看他满脸乌云,我从没见过人的脸会那么黑。心想:怎么这么不友好。我就打消了讲真相的念头。双方僵持了一阵,最后他什么都没说,就出去了。出于礼貌,我送他们走,透过黑色的车窗玻璃,发现他们坐的那辆轿车上坐满了人。回来后,校长对我说:“不瞒你说,我们已经报告教委了,教委领导说立马送学习班(洗脑班)!我也知道那个学习班不是什么‘学习班’,就给你讲情了。以后你要好自为之!”后来,我仔细回想,邪恶连绑架我的人都带来了,但在正邪交战中,我有正念,再加上同修发正念,就这样在师尊的保护下,一场迫在眉睫的迫害被化解了。

由于学法基点不对,状态不好,也不懂向内找,一直以来我都觉的讲真相很困难,开口讲总觉的别人会不理解,发资料又觉的压力极大,走很远的路才发出去几份,最后还被邪恶跟踪迫害。经历数年牢狱之劫难,承受不住迫害,“转化”出来了。出来后,怕心更重了。家里在我们被非法关押期间历经魔难,婆婆突发脑血栓,两次投江自尽,为保全我们年幼的孩子,从江水中又走上了岸。丈夫在狱中受尽酷刑,被迫害的邪悟了,落下一身病痛,从昔日志同道合的恩爱夫妻,变成了充当邪恶的打手,对我给家里讲真相大打出手。我失去了经济来源,并失去了学法的环境。由于正念不足,也没有向内找归正自己,我被丈夫发动其家人赶出家门,流落在外租住。还没发了多少资料,就招来了邪恶数次查房,幸而在师尊的呵护下避过了。

东躲西藏的度日,感觉修炼是那么难。同修一篇文章鼓舞了我,我决心好好利用我能背书的优势,在学法上突破,我学着她的样子开始了背法。那天下午,我花了三个小时把《转法轮》第七讲背下来了,吃了饭,发过六点到七点一小时的正念,等天一黑,我就带上真相资料,背着“恒心举足万斤腿”,顶着无形的压力出发了。因怕心重,专找黑的路走,结果迷了路。在荒郊野岭中,奇迹出现了:我感到法在我的脑子里象流水一样流出来,我边走边感受着,然后我找到了路,并找到了该发真相资料的地方!给出租屋发资料,我最怕是别人突然开门,自己的心性无法应付。那晚却出现了奇迹:整层楼没亮灯,每家门口都放着一个垃圾篓,里面都装着垃圾。证明屋里没人,但又不是空房。我第一次没有了胆胆突突的感觉,坦然的把双面胶撕下来,稳稳当当的把真相资料贴到门上,感觉自己的动作是那么有条不紊,就象炼功一样缓、慢、圆,想急都急不起来。发完后,否定了完成任务的心,我带着仅剩的一份资料回家了,刚好赶上发九点钟的正念,清除本地邪恶。

之后,我能突破各种不好的状态,正念救度众生的时候,都是我突破各种干扰,花大力气去学法的时候。比如有一次,我觉的自己救度众生的能力太差了,住所周边的地区很多人还不知道真相,又顾虑重重不敢走出那一步,应该在学法上抓紧了。当晚我干完繁重的工作,已经接近十一点,学了会儿法发完十二点的正念,我就继续学。发完本区深夜一点的接力正念清除本地邪恶后,我没有象往常一样开始睡觉,而是继续读《九评共产党》,以清理自己空间场里邪党的因素。一直坚持到三点,才睡下。第二天我象往常一样给学生上课时,奇迹又出现了。我那两个学生分别意外的主动提起法轮功,我终于一咬牙突破了怕心,给他们讲了真相。当时邪恶恐吓我,使我冒出了“万一他们告诉家长怎么办?”的念头,我坚决的否定了它,并下定决心:如果他们向家长说,就顺便给家长讲真相,本来还愁找不到机会呢。后来学生们并没有向家长讲什么,成绩也上去了。

正念来自于法。我自己做的很差时,很多时候就是不能重视学法,不能花力气、用心去突破学法的状态,就这么拖了许多年。尤其是被迫害出来后,应该静心抓紧在法上提高上来,努力多发正念,清除自身空间场的邪恶。而不是急着弥补,带着常人心去完成任务讲真相。那样效果也不好,还容易成为被邪恶抓住迫害的借口。讲真相救人是神圣的事,并非表面看上去动动口,动动手那么简单,一定要在心性上提高上来,根据心性和能力来做。心性不到位不要盲目模仿,师尊从来没要我们强为。我悟到,只要在法上修,不同的心性师父会安排不同的环境让我们去讲真相。但也不是作为惰性的借口,精進是在法上,严格修自己的一思一念。“当然一下子断了这个东西还不容易,修炼是个漫长的过程,是一个慢慢去自己执著心的过程,但是你得自己严格要求自己。”(《转法轮》)

师尊在《再精進》中说:“我看这一切也都走在最后的尾声中了,只是很多人不敢承认这现实的一步步的展现,在最后的时刻到来之前要救度的众生还没有达到数量,大法弟子还有一部份没跟上来,这就是还不能够使最后这件事完成的关键所在。”我知道自己是那部份没跟上的大法弟子中的一员,写出来与那些同样没跟上的同修共勉,也是督促自己,只要用心学法,一定能跟上,快点跟上来吧!

个人所悟,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