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 走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三十一日】我从小体弱多病,小学时又得了哮喘病,从此以后我就在病痛的煎熬中艰难的生活着,药物成了我的家常便饭。平时还要特别注意保护身体,别人能吃的我不能吃,别人能玩的我不能玩,甚至学校体育课都不能坚持上;病发时不能走路,坐着躺着都喘不上气来,常常觉的自己随时都可能一口气上不来会死去,可我还那么年轻,我不想死。

每每躺在病床上时我就在想:要是谁能治好我的病,我会倾尽我的所有去谢他。在绝望时也常想我为什么会来在这个世上,既然让我来在这里,又为什么让我承受那么多痛苦?我父亲信佛,我也信佛,不上学时每天早上我都要拜家里供的西方三圣,诵读佛经,虽然这样,我的病却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严重。

就在我对生活极度失望和恐惧时,在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里,我得到了大法,由于悟性差,似信非信的,先看的是《转法轮(卷二)》,后来才请到了《转法轮》。每天有空时看一节,一本书看了很久才看完,可是就是在这样一种漫不经心的状态下,突然有一天我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好了,没吃药,也没感冒也不喘了。我这才意识到是师父在我看书的过程中已经给我净化了身体,我已经是无病一身轻了,这是我多年没有的感觉了。我的眼泪已止不住哗哗流下来了,是师父给了我新的人生。我不再怀疑师父说的每一句话,我真正的知道了大法的珍贵!从此以后,谁也不能把我和大法分开了!

当时我住的地方还没有学法点,我也不认识当地的同修,我就一人学法,一人炼功。我每天都乐呵呵的,面对生活我不再叹气、不再彷徨,我知道了人生的真正意义。一有机会我就洪法,告诉同事、家人、朋友“法轮大法好”,了解我的人看到我身体和心理的变化,都惊叹大法的神奇。大法不但净化了我的身体,也净化了我的思想,我不再为名利活着。

在单位里,我不去争夺职称名利,工作任劳任怨,时时用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在家里主动抢做家务活,而修炼以前我的身体根本不允许我做多少家务活的,丈夫、公婆看到我的变化,都由衷的佩服大法。后来认识了相邻的同修,他们帮助到我住的地方洪法,建起了学法点,我当起了义务辅导员,从此我们更加精進,每天除了上班和家务,业余时间就是学法和洪法。

那段时间真幸福,我们个个精神饱满,连七十几岁的老太太都红光满面的,我们都溶在师尊的无限慈悲中,感到从未有过的幸福!

当我们沐浴在师尊的浩荡佛恩下享受着大法修炼的无穷美好时,突然一天乌云密布,邪恶压顶,我们还没反应过来,中共恶党就开始了疯狂的打压法轮功。一时之间媒体铺天盖地的诽谤诬陷大法和师父,我们失去了往日平和安静的学法炼功环境,一下子懵了: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人炼?这么好的师父为什么遭恶毒攻击?这个政府到底怎么了?我要用自己的亲身体会去告诉人们我的师父是最伟大的,大法是最正的!

1、逆境中讲真相

1999年7月20日晚上学法时,辅导站站长到我们点来告诉我们说,早上重庆很多站长被秘密绑架了,晚上他们要到重庆去,问我们去不去。我们一听,当下就表示要去。就这样,我们在7.20时怀着向政府讲清真相的愿望到了市里。到了那里才知道邪党并不听什么真相,并在7月22日变本加厉,取缔了大法研究会,开始开足了一切的邪恶机构迫害法轮功学员。

在那段时间里,我虽然没相信邪恶的谎言,可是由于一个人学法不精進,又得不到任何信息,我变得有些消沉,甚至感到非常痛苦。后来由于师父的慈悲安排,我在街上偶遇了一位同修,从她那儿我知道了,在那样艰难的环境下,那么多精進的同修都在证实着法,甚至有同修被迫害的失去了生命。我知道自己落下的太远了,于是我在同修的帮助下和别的同修联系上了,我从他们那里拿到了明慧周刊和一些很少的资料,我把这些都传给我那儿的同修,看完后我们就出去把资料发出去。

刚开始发资料时怕心很重,后来经过不断的学法以及参加法会交流,特别是学习师父2000年及以后的讲法和经文,逐渐的明白了旧势力是怎么回事,知道了讲真相是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再出去发资料就不那么怕了。

当时我们地区还没有资料点,资料奇缺,我就自己动手做资料,用手写信寄给常人,自己刻章印在白纸上,背后贴上双面胶做成不干胶,自己出去贴,也做给别的同修贴。有时到农村去发资料需要走很远的路,我就利用中午休息时出去,一边贴不干胶一边发资料,大白天也没想到有危险,心中只想怎么把资料多发点出去,多救人。在农村发资料不能走原路回来,所以往往出去就要走很远的路才能回来,一个人在路上走也不怕,有师尊的呵护,走多远也不累。

当时我还住在乡下,我就自己做好资料,在中午休息时到城里去贴不干胶和发资料。由于平时注重学法,所以做起事来怕心少,更由于师父的呵护,每次都安全回来。我还利用回老家的机会,多次和二姐在早上三、四点钟出去挂条幅、贴粘贴,我们想到哪个地方就去哪里,我们一边走一边背法、发正念,以前怕黑的我,在那样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出去一点也不害怕。那时候邪恶到处写着污蔑大法的标语,我就买了黑油漆,晚上出去把那些邪恶标语抹掉,抹之前先发正念,不让任何人看见,也不让车子在那时路过,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真的每次都没被人看见。

我是一名老师,师父让救度每一位有缘人,我想今生能成为我的学生,不就是等着我去救的吗?于是我利用课堂或课余时间尽量的给学生讲真相、劝三退。刚开始讲时,我有顾虑,害怕被学生检举,也怕学生不理解,就是好面子的心。

通过不断的学法,我明白了害怕的不是我而是邪恶,有师父在,谁也动不了我。怕学生不理解我学大法,不就是自己信师信法不够吗?自己从大法中得到了那么多,却不愿给大法一个正确的位置,我明白了自己思想中还有邪党宣传的无神论的因素。我把《九评》和《解体党文化》再从新看一遍,清除自己思想中的党文化因素,然后再给学生讲真相、劝三退,平时也有意识的给他们讲一些有神论的东西,讲邪党的邪恶。学生很单纯,很容易接受真相,而且对邪党的迫害行为很愤恨。

我还对学校的同事和校长讲真相,同事到我家玩,我就给她们放《风雨天地行》等真相光碟,到所谓的敏感日,校长找我谈话,我就给他讲我为什么要修大法以及天安门自焚等真相,所以这些年来,无论在任何形势下,校长从未在教师大会上提到过法轮功。

我还利用一切机会给亲属讲真相,先是循序渐進的给丈夫讲真相,丈夫由以前的听信邪恶的谎言反对我修炼,到现在支持我修炼,并做了三退。现在我家的亲戚基本上都做了三退。

2、建立家庭资料点

2004年以前,我们这没有资料点,资料和师父的经文都是到重庆去拿,协调人半个月或一个月去拿一次,所以资料很缺。师父的经文也很少,很多同修都得不到,我们一些同修就用手抄,抄着传,难免有传错的。我们都希望自己地区能建一个资料点,可是没人懂电脑。协调人也表示过希望我能做资料,可我不会电脑,也没想到自己能做,其实还是用心不够,不想承担责任,这也是求安逸心和依赖心,应该也必须去掉。

2004年9月,由于邪恶的干扰迫害,也是自己常人心太重,在调动工作时出了问题,一时不能上班,工资也停发了一年。我闲着无事就报名去学电脑,根本也没想要买电脑,十五天培训完后,觉得没学到什么,丈夫出人意料的要去给我买个电脑回来练习,以我家当时的经济条件来看,这是个多么出人意料的决定!电脑买回来后,在静下心来学法时,我才悟到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师父把我遇到的这一魔难转变成了一件大好事!我从中既悟到了自己的责任,提高了心性,又暂时部份解决了当地资料的问题。

我知道不能再推责任了,于是首先要解决上明慧网的问题,当时没有破网软件,也不知道明慧网址,怎么上呢?我记的资料上说有个网叫动态网,于是就在浏览器中输入“动态网”三个字,把搜出来的一个一个点开,可是都无法打开网页,才知道有封锁。我想我必须得上到明慧才行,于是就在心里求师父帮助,再随便点一个网址,动态网网页打开了;再点明慧网,也打开了。

看到网上师父的照片,眼泪控制不住的直流,是师父帮我打开了网页,心里不停的谢师父。想一想十几年的修炼路,哪一步不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才走过来的呀!终于看到明慧网了,终于和全球同修连系在了一起,那一刻真的是无法形容的激动!

就这样,我开始边学技术边做资料,开始时是只下载,然后拿到另一同修那去打印。刚开始不知道上网安全问题,所以也不害怕,也不知道要安装防火墙和杀毒软件,电脑上什么防护措施也没有,想什么时候上网就什么时候上,常人网站也上,大法网也上,有时下载师父讲法录音录像一上就几小时。后来慢慢的从网上学到一些技术,才知道那样上网有多危险,但是一直上了那么久却没出事,我知道又是慈悲的师父在保护我,师父太珍惜弟子的每一个机会了,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去做好呢?

就在我知道上网也存在不安全因素时,怕心起来了,我告诉协调人我暂时不能上网了,要停一段时间,协调人也很理解我,于是同意我两周上一次,我不上的那周他还去重庆拿。

看到协调人那么大年纪了,还让他跑重庆,我也心里过不去,可我的怕心又阻止我每周上明慧。每天学法也不入心,那段时间各种执着心都起来了,名利心、色欲心干扰我很厉害,简直有点混同常人了,心里很苦,学法成了只为解决问题而学,我知道自己正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可又摆脱不了,名利心和色欲心感到那么难舍、不想舍。

过了不久,一个同修在发资料时被绑架了,在她家搜到电脑和自己做的资料,因为她上网的软件是我前两天才给她的,我害怕她把我供出来,这下子怕心更重,随时都觉的自己会被抓。我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强迫自己静下心来学法,我把师父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的讲法全部系统的学了一遍,越学心里越明白,怕心、名利心、妒嫉心、色欲心一个个的暴露了出来,后来又一个个的变小了,直至它们无法再带动我了。

这以前我一直不明白什么才是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什么才是走师父安排的路,一直陷在具体的事情中不知怎么解决,认为走师父安排的路就是将事情扭转过来从新来过,但又从师父的法理中明白做错了事不是非得要将事情倒过来从新来过,就这样我在这个圈圈里打转,却无法跳出来。

就在我不断的学法的过程中,有一天学法时突然一下子明白了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的真正涵义,那就是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那么什么才是师父的要求呢?师父在每一次的讲法中都叫我们要做好三件事,哦,只有在任何时候都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那才是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那就是走了师父安排的路!我一下子豁然开朗,顿觉全身轻松,怕的物质一下子就解体了,是师父又一次的慈悲点悟,让我从迷茫中走了出来!

悟到了什么是走师父安排的路后,我又随时都能上明慧了,我们地区再也不用到别的地区去取资料了。后来我又不断的从网上学习打印技术和刻录技术,我买了打印机,既下载又打印;又从别的同修那拿来了刻录机,从网上下载真相光盘和神韵光盘,尽量抽时间刻一些光盘,减少其他同修的负担。后来真相资料的需求量越来越大,我就和外地同修一起教一些愿意学技术的同修,帮助他们建立资料点,现在我们地区资料点已开了几朵小花了,同修们走出来的也越来越多了。

和同修们比,我做的还很不好,用师父的大法来衡量,我还差的太远,我现在还有很重的执着心,这些心干扰了我做好三件事,在今后不多的修炼路上,我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赶快去掉这些人心,努力学法,救度更多的有缘人。

师尊的无限慈悲、伟大,无法用人间的语言表述其一,弟子唯有在修炼的路上奋起直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